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四章 梅兰(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在陈述推理前,闫思弦少有地沉默整理了一下语言,其余几人表示充分理解,毕竟是多案件串连,相关人物错综复杂。

    他们只是安静地等待着。

    闫思弦终于开口道:

    “大约六年前的某天,有个复仇团伙悄悄在市第四医院——也就是墨城精神病院成立了。

    它是怎么成立的目前无从推测,或许仅仅因为几个病友之间关于’为什么受折磨的是我们’’为什么坏人没得到报应’’要是能报仇就好了’’反正疯子杀人不用坐牢’的交谈。

    乔丽正是复仇团伙最初的成员之一。

    我知道你们要反驳我了,她没什么苦大仇深的仇人,压根称不上’复仇者’,但请注意,乔丽是典型的表演型人格障碍,表演型人格障碍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时刻求关注,在她心目中自己就是世界的焦点。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放弃做英雄的机会?无从推断她用了什么办法——或许她编造了一个可以以假乱真的仇人,又或者组织初期的筛选并不严格——总之,乔丽在五年前就加入了这个组织。

    从我们现在了解到的情况,组织内部有分工明确——一开始分工或许不那么细致,但随着每次作案经验的积累,组织的分工开始越来越……”闫思弦斟酌了一下用词,最后选择了“专业化。”

    “组织内有负责杀人的士兵,有负责策划调度的指挥官,有负责接应的后勤,还有负责寻找和吸纳帮助对象的——我们暂且称之为新兵选拔官吧。

    乔丽就是个新兵选拔官,她帮组织寻找有复仇需求的人,以病友的身份接近他们,影响他们,简言之就是洗脑。

    一个受尽了委屈、欺凌,甚至压抑到精神都出了问题的人,突然有人主动伸出橄榄枝,不仅帮其复仇,还有家人一般的组织成员——这点很重要哦,因为精神病患者是与社会严重脱节的,正常人往往无法理解他们,视他们为异类,对他们敬而远之,最后可能只剩下个别亲属,出于血缘上的道义为他们支付精神病院的住院费用而已。

    这种环境下,有一群家人一般的病友,就特别容易掏心掏肺,甚至相互为彼此复仇。”

    “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特别像传销组织?”吴端道。

    “我倒觉得不像,”闫思弦十指交握,左右活动了一下颈椎,“这群疯子可比传销组织走心得多。

    我认为乔丽是新兵选拔官,有一些侧面的根据,比如入不敷出的花销,还有频繁的住院、进疗养院的记录——你们看乔丽的住院记录,五年来多处辗转,病人可不会这么干。”

    貂芳点头道:“的确,通常情况下,病人就医要么选择离家近的医院,要么直奔口碑最好的三甲医院,要么就是比较有针对性的专科医院,像乔丽这样把所有医院都尝试一遍的,比较少见……可这终究没有直接证据。”

    吴端思忖片刻,对冯笑香道:“调取所有作案的精神病患者,跟乔丽的住院时间进行交叉比对,看他们有没有交集。”

    “好。”冯笑香答应一声,解锁了平板电脑。

    闫思弦转向貂芳道:“具体的证据嘛,就需要专业法医了。”

    他在桌上的案宗里挑挑选选,最后找出了一沓尸检报告,递给貂芳:“你看看,这些被疯子当街捅死的人,有什么共同特点。”

    出于职业习惯,貂芳先是麻利地用手腕上的黑色皮筋将一头乱发束了个丸子,才接过那些尸检报告。”

    貂芳和冯笑香都忙碌起来,闫思弦十分绅士地起身,往几人面前精致的珐琅手工茶杯里续上热茶,为了招待几位美女,闫思弦拿出了一块包装纸上写着1947字样的茶饼,吴端看那茶饼包装破旧——其实是有年代感——偷偷用手机查了一下价格,发现小小一块黑不溜秋的玩意,身价竟然挨千刀的有六位数,顿时烫了舌头。

    至于闫思弦,他始终砸吧着橙汁,一口茶都没喝。

    喜欢吃甜食的特点,还真跟他的大个子背道而驰。

    一点都不爷们儿!吴端吸溜了一口贵比黄金的茶,在心里疯狂吐槽骄奢淫逸的资产阶级。

    ……

    “交叉比对结果出来了。”冯笑香道:“乔丽和16个杀人的疯子全做过病友,而且,就在她与这些人做过病友……我看一下,大概是2个月以内……最多不超过3个月……这些人要么大仇得报,要么就是去杀人作案了。”

    “对上了!”

    “就是她!”

    闫思弦和吴端同时轻呼了一声。

    闫思弦开始续第三轮茶水的时候,貂芳也轻轻地“哦——”了一声。

    “怎么样?”

    貂芳点点头,“乍一看,受害者身上的刺伤没什么规律,每个人都是被乱捅一气,可如果放在一起综合比较,就会发现,16名死者中,有13人死于肝脏受损引起的失血性休克,肝脏是人体储存血液的器官,其上血管丰富,一旦受伤,送医止血不及时得话,很容易出人命。

    其余3人,一个因为心脏被刺穿,当场死亡,一个是颈动脉被割破,也是当场死亡,还有一个——这个发生了意外,受害者奔逃过程中碰倒了一处水果摊的遮阳伞,是那种饮料厂商送给商家使用的大号遮阳伞,受害者摔倒,遮阳伞的伞柄尖端通过眼窝刺进了脑袋……”

    “穿糖葫芦了……”吴端道。

    “吴队,你这形容真是……”法医貂芳斟酌了一下用词,“嗯,很精辟。”

    “真够玄乎的,好像是……老天爷非让他死,那话怎么说来着……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潘小宁伸着脖子也去看尸检报告:“这家伙干什么坏事了?”

    明辉将具体的案宗递给潘小宁,并道:“小学老师,猥亵幼女,小女孩后来精神不正常了,可惜没采集到直接证据,不能抓了他判刑。”

    “丫活该!扎头太人道了,应该扎丫菊花!”

    众人低头喝茶的喝茶,喝橙汁的喝橙汁。

    “咳咳,”唯有貂芳正襟危坐,看着尸检报告,“跑题了,我要说的重点是……”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