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十三章 梅兰(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不是两个组织,是一个组织,内讧了。”闫思弦懒洋洋地歪在自家沙发上,因为刚从游戏里被揪出来,他有些不满地皱着眉。

    扫了一眼铺满了茶几的案宗,顺便看到了分布在茶几四角的美女,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可作案手法明明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闫思弦打断吴端道:“因为疯子开始杀疯子了。”

    这话有些拗口,却很快得到了貂芳的响应。

    貂芳道:“我在想,孙吉成的牙齿被事先打磨过,他杀死乔丽的时候有准备有预谋——或者说,有人替他打点准备了一切,他只是被选中在那一刻动手。”

    潘小宁附和道:“没错,他应该是被人灌输过杀人流程,我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正好听见他在那儿念叨,说的就是咬脖子什么的,感觉就像是……动手之前复习一遍老师教的理论。”

    “一个疯子杀人不需要原因,可是一个疯子被安排预谋杀人,一定有原因,看看疯子们以往的下手对象,全是些欠了良心债的,说他们罪大恶极也不为过。

    可乔丽不属于这个范畴,她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精神病患者,笑笑刚不是查过乔丽了吗?为什么要杀她?她有什么可值得人惦记的?”貂芳道。

    众人看向被点了名的冯笑香,沉默的无表情少女把头低了低,用刘海隔绝了众人的目光,才开口道:“乔丽背景干净,话剧团女演员,曾经的天之骄女,一心想着得奖,进军演艺圈,当大明星。

    但她23岁时经历了一次比较严重的车祸,差点高位截瘫,治疗了一年多。

    就是这一年多,团里别的女演员很快上位,等乔丽回去的时候,能保住工作就不错了。

    从前众星捧月的公主、女王,变成了不被人重视的配角,落差对她来说太大,可以说,乔丽的精神疾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自己心理失衡。”

    吴端问道:“是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心窄,遇事想不开,这样的人很容易跟别人闹矛盾吧?”

    闫思弦摇头,“理论上正好相反。”

    “哦?”

    “闹矛盾的首要条件是闹,闹本身就是一种情绪宣泄,容易跟人闹矛盾,反倒说明擅长寻找情绪出口,这种人患精神疾病的概率要小得多。

    而乔丽这样的,往往表面上待人温和,与周围家人、同事、朋友关系融洽,但内心长期煎熬压抑。”

    闫思弦解释完,冲冯笑香道:“你继续。”

    冯笑香:“乔丽一直没结婚,不到30岁就办了病退,好在她所在的话剧团是国家重要文化单位,即便话剧最不景气的时候,也有国家出钱养着,没倒闭,她才能一直领着病退工资勉强度日。”

    “她的家人呢?没人在经济上帮衬吗?”

    “她一直没成家,父母去世了,有个哥哥,哥哥只是个普通工人,有两个孩子,家里负担重……从通话记录来看,兄妹俩已经至少三年没联系过了,哥哥不大可能在经济上支援她。”

    “明白了,所以……乔丽一直独居吗?”

    “是,她住在父母留下的老房子……嗯?不对……”冯笑香突然伸了一下脖子,几乎将眼睛贴在平板电脑上,仔细去看,“她……把房子租出去了,我查到了租房合同,乔丽好像一直住在医院里。”

    “你是说,从她病退以后,就一直住在医院?”

    冯笑香翻看着乔丽的住院记录,摇头,“差不多,反正她是医院的常客,不仅医院,还有疗养院,特别是最近五年,基本就在这些地方辗转。”

    闫思弦直了直身子,似乎对这个细节很感兴趣。

    “最近5年,”他砸了砸嘴,“疯子杀人事件就陆续发生在最近5年。”

    “你觉得两者之间有关联?”

    “还不好说。”闫思弦又缩回了沙发靠背里,一脸的“你们聊你们聊,我就是个停职旁听打酱油的”。

    吴端也不理他,对冯笑香道:“查一下乔丽的银行进账和住院花销。”

    他话音刚落,冯笑香就把平板电脑递到了吴端手上。

    吴端低头看看表格最后的两个数字,“入不敷出!严重入不敷出!就凭她那点病退工资,就算再加上房租,也不够住院花销的!疗养院就更贵了,她哪儿来的钱?”

    冯笑香皱眉又在平板电脑的虚拟键盘上敲了一阵子,摇头道:“我这里查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了,乔丽的所有电子记录都是干净的,连邻里纠纷调解都从没发生过。”

    然而吴端最明白人能把坏事藏有多深,尤其在得知了李八月的经历之后。

    黑客式的调查纵然效率奇高,但毕竟不是万能的。

    吴端掏出手机就要给局里打电话,却被闫思弦按住了手。

    “你想调人手细查乔丽的生平?”闫思弦问道。

    吴端没答话,只丢给他一个“掘地三尺,鞠躬尽瘁”的凶狠表情。

    “我有个完全相反的想法,或许能帮你少走点弯路。”

    “你说。”

    “乔丽本人就是组织成员,不是‘士兵’,而是‘指挥官’,至少是一个更接近于指挥官的角色。”

    四名女警有点傻眼,吴端更傻——他被闫思弦的这一想法雷到了。

    飞快地给众人科普了一下士兵和指挥官的指代意思,吴端冲闫思弦道:“指挥官?不可能!难道她下令叫人杀死自己?”

    “可如果像我刚开始说的那样,组织起内讧了,自相残杀起来,那就解释得通了。”

    闫思弦站起身来,踱步走到落地窗前,他的手随意地插在居家裤的口袋里,因为没打理,头发有点蓬松,近一米九的身高将阳光扎扎实实地挡住一小片。

    吴端正好被笼在闫思弦的影子里,没有了刺眼的阳光,他清晰地看到,闫思弦居家t恤的后襟在裤子后腰的位置堆叠,打了两道褶,恰好勾勒出宽肩窄腰的线条。

    也没见这小子怎么下功夫锻炼,哪儿就来了这等身材。吴端有点愤愤不平,看到四名警花投向闫思弦的目光里毫不掩饰的欣赏,吴端更是愤愤不平到有点心不在焉。

    “吴警官,先恭喜了,还有什么比坏人窝里斗更好的消息吗?”闫思弦面对几人,笑得像个窥探到大人秘密的小孩儿。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