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八章 外援(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主治医生又问了一些问题,女人一一回答。等到询问病史环节结束,已经是20分钟后。

    他交代一名实习医生帮忙安排具体的住院事宜,然后抱歉地在吴端旁边的位置坐下。

    那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大夫了,头发花白,或许是经常皱眉的原因,鼻梁山根处的川字纹十分明显,这使得他的面相看起来有些凶狠,平添了权威之感,反倒会令患者感到可以信赖。

    也不知这位主治医生是已经习惯了大办公室乱哄哄的工作环境,还是神经大条到忽视了警方办案的私密性,直接道:“实在不好意思,警察同志,您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一定配合。”

    吴端感觉道,在主治医生公开了他的警察身份后,医生办公室里的声音明显减少,似乎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想要窥探一下为什么这里会有警察。

    你们是出于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吴端环视一圈,不动声色。

    “那我就问了,首先,您对许阳这个病人还有印象吗?”

    “许阳啊,他可是我们医院的名人,多重人格障碍,有脑组织病变的那种,小小年纪就来了,我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才这么高一点吧……”医生伸手比划了一个比两人坐下高点有限的高度,“还是个小孩儿呢。我尝试了很多种治疗方法,可他的情况实在特殊。

    按说多重人格障碍的病人通常会有一个主人格,主人格还是比较容易分辨的,可在他身上,每个人格都有一整套独立健全的思想,而且,所有人格几乎是平分了他的时间,仅仅判定主人格,就花费了两年时间。

    我这么说还不严谨,应该说,即便花费了两年时间,我还是不能完全确定哪个是他的主人格,所以他的治疗才格外艰难。

    后来,他的病又突然痊愈,这就更难解释了——因为从许阳入院以来的种种表现来看,他智商明显高于常人,我到现在都在怀疑,他用某种方法骗了我,而且,我分不清究竟他生病是假的,还是痊愈是假的……”

    说到此处,医生情绪略显激动,能看出他真的非常热爱本职工作,对许阳这个特殊的病例也很感兴趣。

    办公室里,其他人的声音更小了,医生的讲述明显勾起了大家的兴趣,一些见过或者了解过许阳的医生、护士相互传递着眼神,吴端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果然那小子不一般,警察都来了”的意思。

    吴端又道:“按您的意思,许阳出院的时候,其实病情是存疑的。”

    “可以这么说——是这样,我跟你解释一下,精神类的疾病和其它病不一样,它毕竟与人的心理有关,病人出院的首要考量当然是病情有好转,同时我们会进行一些列测试,确定病人的社会危害性小。

    但这些都不是绝对的,病情存疑出院很正常,拿许阳来说,他就出院了很多次,又入院了很多次,反反复复。”

    “明白了,您不必紧张,我这么问,并没有追究医院责任的意思,只是单纯跟您了解许阳的情况。”

    医生笑笑——不是真笑,而是为了显示自己不紧张的笑。

    吴端继续问道:“我发现,四医院里男病区和女病区是严格隔离的。”

    “是。”

    “那在住院期间,许阳有可能认识别的女病人吗?”

    “可能啊,你看。”医生起身来到窗前,吴端随他一起透过窗户向外看去。

    那是一片供病人活动的绿地。

    “只是病区隔离,对于病情不严重,没有躁狂等伤害性症状的病人,还是可以在院子里自由活动的——当然,我们会有专门的护士、护工进行看护。

    自由活动时间不分男女,所以他有可能认识女性病人。”

    “那许阳有没有跟您提起过某个女病人?或者男病人也成,他跟您聊过其他病人吗?”

    医生沉默了片刻,看样子是在仔细回忆。

    “肯定是提到过,但具体的内容我记不清了,毕竟我的其中一项工作就是与病人聊天,尤其人格分裂的病人,许阳又格外特殊……聊了太多,所以记不清了。”

    “应该有录音吧?”

    “倒是有,就是……”医生犹豫了一下,“太多了,你愿意听得话,我可以拷给你。”

    “那就多谢了。”

    吴端本来还想问问许阳住院治疗期间有没有什么反常,可转念一想,对一个精神病人来说,你很难界定他的哪些行为相对正常,哪些又是反常的。

    算了,还是直接听录音吧。

    直到看到医生电脑里名叫许阳谈话录音的文件夹有足足60个g,比吴端硬盘里的***可多多了,他瞬间有点崩溃。

    吴端粗劣看了一眼,其内的音频文件按照日期和治疗阶段排了序,从十几年前许阳第一次入院起,直到两年前出院,甚至,许阳出院进入福利院以后,医生还去回访过他的病情,时间线还是比较清晰的。

    ……

    从医院出来,吴端开车在街上饶了几圈,确定没被跟踪,直奔一家茶馆。

    茶馆里,刚刚扮演病人家属的女人坐在卡座,冲吴端招了下手。

    吴端一扬下巴,算是打招呼。

    他在女人对面坐下,坐得有些四仰八叉,可见两人十分熟稔。

    吴端道:“咱们有多久没见过面了?张明辉。”

    名叫张明辉的女人道:“毕业再没见过吧?”

    “可不是,你留帝都,还是重案组组长,那儿更忙吧?……不对,咱们见过一次,我去过你婚礼。”

    “对对对,嗨,最近忙得记忆力严重衰退,再这么下去,迟早也得进精神病院……对了,八月的伤怎么样?我执行卧底任务,也不好去探望他,等任务结束再去吧……还有他的孩子……太可怜了……”

    “别提了,他就是跟眼下这个大案有了牵扯,是真的大案,要不也不能从帝都把你抽调过来帮忙。”

    “案宗我看过了,疯子团伙,上百条人命,是够大的,正好我那同事——潘小宁,就是现在在四医院扮演家暴受害者的——前段时间执行任务受伤,有旧伤,扮演这角色还挺合适。”

    “替我谢谢她,让她受委屈了。”

    “没啥可谢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反正精神病院也是医院,一样养伤。”

    “啧啧,你跟刚毕业那会儿可是一点没变……不对,还是有点变化的,越来越爷们儿了,看你手底下带出来的妹子就知道。”吴端熟稔地跟张明辉打起了趣。

    张明辉翻了个白眼,“爷们儿?那是跟你比。”

    “是是是,您身高一米六,气场5米。”吴端正色道:“鱼饵已经放好了,就看鱼要不要勾了。”

    “放心,卖惨难不住我们,不过,这次卧底并不难,你干嘛不用自己组里的人?”

    吴端向前凑了凑,低声道:“我们内部,可能有问题——我希望怀疑错了,最好没有。”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