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七章 外援(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总有办法,我不会让他进去的。”

    闫思弦不想评判一个父亲保护儿子的心情,只淡淡道了一句:“前段时间我试着接管了一些公司业务,突然发现,无论赚多少钱,有些事还是难以逾越,您经商时间比我长,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事在人为。”

    “哪怕要把一家子都搭进去?您不是个喜欢冒险的商人,您喜欢稳扎稳打,我了解过。

    您应该清楚,对那些见风使舵的人抱希望,根本不现实。

    陈天凯脱罪的事很快就会板上钉钉,不说别的,就证据,服刑期间他年年出国去玩,晒一大堆照片儿,到处都是能证明他没有正常服刑的证据。

    认罪伏法争取减刑是最稳妥的做法,找人顶罪,加上这次防卫过当,你们该有心理准备,判的年数不会短。

    但好处是你们有钱,想让他在牢里过得舒坦,还是能做到的。”

    律师不甘心地反驳道:“只要不是关键证据,都可以推翻,我入行以来还没败诉过。”

    闫思弦压根儿不看他,“因为你没碰到吴端。”

    律师抿嘴不语,向金主使着眼色,示意不该继续透露信息。

    不等对方送客,闫思弦主动起身,对胖子老爸道:“您的钱我不白赚,陈天凯在局里不会受罪,我保证,他进去以后,我也会想法照应。

    还有——如果您还能听得进去建议——换个律师吧,或者,至少多听几个律师的建议,您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拿刑期为某人的无知买单吧?”

    “小闫——”

    闫思弦向胖子老妈道了一声“阿姨保重”,转身离开。

    ——————————

    “所以,你觉得你说动他们了吗?”电话那头,吴端问道。

    “不知道,那可是只老狐狸,我道行浅,看不透啊……胖子那边什么情况?”

    “什么都不说,要求见爹妈,见律师,还有……见你。”

    “胖子没什么主见,但基本常识他有,老爹没拍板,他一个字都不会吐的。”

    “你的意思是,还要从他家那边下手?”

    “是,商人难免要面临割肉止损的局面,只不过这次要割的是他儿子数年人生,谁也没法瞬间就下好决心做出判断,犹豫是正常的,但我觉得还能争取。

    关键是,他找的律师可能要坏事。”

    “律师?”

    “这你别管了,我来想办法,我现在能帮的忙,也就这些了。”

    “知道了,那你自己注意点安全,毕竟有疯子往你家送过小孩。”

    “好。”

    “没事儿的话我就先……”

    “喂。”闫思弦突然道:“谢了。”

    “谢?”

    “照顾胖子,”闫思弦笑了一下,“那小子吓够呛吧?真惭愧,我身边儿的人怎么总惹麻烦。”

    “交友不慎呗。”吴端不会放弃嘲笑他的机会,“不过你还会惭愧?我怎么觉得这话一点儿都不诚恳。”

    “我随便客气一下,你还当真了?怎么,最近要走傻白甜路线?”

    吴端想喷血。

    ——————————

    市四医院,男病区一部住院医师办公室。

    吴端跟许阳曾经的主治医师约好了下午3点见面,聊聊许阳的病情,可到了约定时间,来了新病人,主治医师抱歉地请吴端先坐在办公室里等等,自己在一旁询问病史。

    病人为大,吴端从善如流。

    这样倒也好,让他有机会观察一下这里。

    此时,吴端就注意到了那个陈述病史的家属。

    30岁所有的女人,规矩地挽着发髻,职业套装——是那种有点廉价的职业套装,像保险公司统一配发的那种,提着一只旧旧的公文包,开始说话之前,先看了看手表,似乎在赶时间。

    “遗传病史?没有,我们家没人得这个病,我姐绝对是后天受刺激……是我那个姐夫,家暴,动不动就打人。

    我姐一跟他提离婚,他就扬言要杀我全家,所以家暴的事我姐一直不敢跟我们说,直到……直到精神出了问题,我们才问出来点情况……

    之前在别的医院看……对,不是专门的精神病医院……没错,就是感觉看来看去没什么成效,就转过来,咱们这儿不是专业吗,就像想好好治一治。

    以前好好的,现在连话都说不清楚,可怎么办……

    病情……具体病情得话……您看这儿有之前的病例,都在这儿了……她有幻觉,就比方说,我有一次仔细听她说话,发现她是在跟我妈聊天呢……真真儿的,有表情,还带比划的,说激动了还在屋里……可是,我妈都去世三年了,怪瘆人的,我吓得那天晚上都不敢睡觉。

    除了幻觉得话……逻辑也混乱,就是说话没个重点,东一句西一句的,别人跟不上她的思路,她也不理会别人都说了些啥……交流?不行啊,根本没法交流!也就自己家人有耐心。

    还有……那叫什么来着,被害妄想症!总觉得有人要害她,先是觉得她老公随时会冲出来打她,然后是……看见个男的,就觉得对方要伤害她。

    现在更严重了,天天给妇联、国务院信访办写信,还要练习联合国,还有一些我都叫不上名字的科研组织,说是男人有什么阴谋,他们要占领地球,消灭女人,再不想办法就完蛋了……哎!我姐是真被欺负怕了……

    对了,她还去过墨城市政府,想找市长,幸亏我们拦得及时,不然说不定都抓监狱里去了吧……哎!现在搞得都不敢让她出门,出门家里人必须跟着……

    医生……你说我姐的病能治疗好吗?”

    女人描述病情的同时,“无意”看了吴端两眼,吴端冲她点点头,意思是“精神分裂症状记得挺熟练啊”。

    女人眨眨眼,示意自己收到了夸奖。两人显然认识,心照不宣。

    听完女人的讲述,医生道:“你所说的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显性症状,先入院观察吧,既然没有家族病史,那发病的主要诱因还是家庭暴力。”

    “肯定是啊。”

    “请你具体描述一下,你姐姐都遭受过怎样的暴力虐待,这对我们制定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很有用,还有就是,他们现在的婚姻状况,离婚了吗?”

    “离了,自从我姐病了,没法工作,也就不能出去赚钱了,那男的麻溜儿就离婚了……哎!他就是个衣冠禽兽,太会装了,貌似忠良就是形容他的。

    平时待人挺有礼貌的,甚至可以说是彬彬有礼,谁见了他都说他脾气好,我也一直以为我姐嫁得好,找对象还以他为榜样呢,结果……谁能想到单独跟我姐在一起的时候,他整个就变了,简直没人性啊,我姐有一只耳朵听力不好,就是被他打的了……”说到这里,女人还低头开始抹眼泪。

    吴端简直想给她发一尊奥斯卡小金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