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六章 金钱游戏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竹林四合院,16号。

    闫思弦以前从未注意到,胖子家的装修风格竟如此压抑,那些深色的木质家具似乎都在昭示:这家里发生了不幸。

    此刻,胖子的父母,闫思弦,以及一位在墨城小有名气的刑法辩护律师就坐在客厅里。

    闫思弦此行,原本是想跟胖子的父母套套话,赶得不巧,律师也在场——律师一定会提醒金主,不要说出任何对胖子不利的信息,尤其是警方还未查证的。

    只跟胖子老爹的眼神碰了一下,闫思弦就知道,对方清楚自己的资产缩水是闫思弦一手操持的结果。

    但怎么说也是个老江湖了,对方只是冲闫思弦点了点头,看不出情绪。

    胖子老妈从来不管公司的事儿——又或者,是胖子老爹不想让她操心,没告诉她。

    毕竟,这可是商界的模范夫妇,他们的爱情故事是媒体每年必炒的冷饭。

    两人结婚时胖子老爹一穷二白,女方父母并不同意这门婚事,是胖子老妈执意要嫁他,甚至刚结婚那几年还跟娘家断绝了关系。

    后来男方从回收倒卖电子器件的小本生意做起,赶上了下海经商的浪潮,几年就办起了电子器件生产工厂,成了“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又在一轮轮的大浪淘沙中几经沉浮,据说一家子最困难的时候,曾经想过开煤气一起自杀。

    后来,企业获得了救命的贷款,缓了过来,发展壮大,现在已经是世界排名前三的元器件供应商、电子产品集成组装工厂。这对夫妇跻身真正的富豪行列,重要场合两人从来都是出双入对。

    一个陪男人吃苦创业的女人,以及一个发达了以后对糟糠之妻不离不弃的男人。

    传统故事,没什么稀奇的。

    这就是胖子父母对外塑造的形象,和谐,顾家,宠妻狂魔。

    要说这个三口之家还有什么不圆满的,那大概就是胖子太不争气,只知道吃喝玩乐,但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富家出生的孩子当然要长成纨绔子弟的样子,所以纵然胖子作天作地,偶尔还被曝出些丑闻,却都还在公众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这次不同,犯罪,犯罪之后竟然找个疯子顶替坐牢,这显然超出了公众的底线。

    网上已经炒翻了天,以胖子为主题的段子层出不穷。

    胖子家也遭受了各路记者围堵。幸好小区保安还算尽职尽责,已进入戒备状态,将一众记者、狗仔拦在门口,闫思弦进小区时又是检查又是登记,幸好他的车足够拉风,以前跟胖子一起进出过几次,保安有印象,才将他放了进去。

    女主人先开了口。

    “小闫,我家凯凯最多也就是防卫过当,他不会有事吧?啊?……你是警察,你什么时候当上警察的?阿姨以前就说,你有出息,让凯凯多跟着你学……哎!你跟阿姨说说,这事怎么办……”

    闫思弦突然想到,这个女人对待包括自己在内的胖子的狐朋狗友,总是那样温和,他吃过她亲手做的点心,喝过她泡的柠檬茶。

    这突然令闫思弦有些伤感,伤感到他觉得眼睛一热,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他总是很难不对女性表达善意。

    但他忍住了。

    他很擅长控制情绪。

    不就是父母无底线的宠溺、包庇,导致了今天的结果吗?

    “我已经停职了。营救他的行动是我带队,本来人都救出来了,歹徒也控制住了,可我一眼没看住,他就把人砍了,一死一伤。”闫思弦低头道:“我是来道歉的,要是我当时……我反应快点,或许就不是这种结果。

    我知道现在道歉没用,所以,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叔叔阿姨尽管使唤。”

    “孩子,不是你的错……”

    男人伸手搂住妻子,打断了她的话,“小闫,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你身份特殊,你是我家凯凯的朋友,救命恩人,再说你也因为他受了牵连,所以我不瞒你。”

    “陈总……”律师要插话,男人摆摆手,示意他自己有分寸。

    律师闭了嘴,紧张地推了推金边眼镜,生怕金主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你应该了解我家那个兔崽子,他没吃过苦,真坐了牢,我都怀疑他能不能活着出来。”男人摇摇头,坚决道:“所以,我绝不能让他进去。”

    “那您需要我做什么?”闫思弦道。

    “我听说,他是在你们制服了绑匪之后动的手,按这个情况,他最少也是防卫过当,要判的,可如果是正当防卫就不一样了……”

    男人没把话说完,他只是看着闫思弦。

    闫思弦当然瞬间领会了精神,点头表示明白了。

    “您是想让我改一改说法,如果歹徒当时没被制服,意图伤害胖子——抱歉,意图伤害陈天凯——那陈天凯的行为就是正当防卫了。”

    男人十分谨慎地答道:“也可以。”

    “可我一个人的案情陈述恐怕起不了作用,当时在场的总共8名刑警,他们都清楚状况。”

    “这个我会再想办法,当然了,小闫,如果你愿意帮叔叔牵线搭桥,我保证不会亏待他们——还有你。”

    闫思弦未置可否,“即便我们8个人都更改了说法,可是第一轮调查已经结束,我们已经做过一次案情陈述——是实话实说的。

    现在突然改说法,太奇怪了,上面……恐怕没那么容易过关。”

    “这你不用操心……”

    闫思弦打断了对方道:“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要搁几年前,想掩盖事实,只要把人搞定,花钱就行了,钱总能帮您开道。

    可现在除了人,还有仪器设备。

    执法记录仪清晰记录了案发时的情况,三名歹徒究竟有没有被制服,究竟有没有伤害陈天凯的行为,都拍得清清楚楚。

    还有媒体介入——顶罪的事曝光,已经正式立案了,您能堵住8名警察的嘴,可怎么赌那悠悠众口?

    恕我直言,改个说法对我来说无足轻重,我现在就可以答应您,大不了警察我不干了,可是别人总要考虑风险。

    我相信,以您在商场这么多年的人脉,想走高层路线轻而易举,可您今天竟然让我这个被停职的小刑警帮忙——我真没想到您会开这个口——我猜,高层路线没走通吧,有钱送不出去了?

    那些人不是傻子,有命赚没命花的钱,他们不会要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