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五章 建筑越高,道德底线越低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是个不错的问题,你想好怎么找答案了吗?”

    “四医院,我发觉太多人都跟四医院有关系,杜珍珠、许阳,还有两次犯案的郭子爱,包括当年因为亚圣书院的折磨而精神失常的楚梅,都在四医院住过,而’组织’帮侯顺的母亲复仇,让朱萍消失,也是在四医院向主治医生透露了病史之后。

    还有一点令我在意,侯顺三次接到指挥官的电话,都是在四医院。有没有可能,他接电话的时候正好受到监视?

    所以,无论指挥官是谁,他很可能在四医院安置了耳目,甚至,指挥官本人就在四医院。

    所以,我打算以四医院为切入点,仔细调查……”

    “别查了,直接引蛇出洞吧。”

    “你的意思……”

    闫思弦挑了挑眉,“你擅长装疯吗?”

    吴端沉默思忖片刻,“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那我还有一个建议。”

    “什么?”

    “该联络媒体了。”

    “媒体?”

    “胖子能偷梁换柱,他家必然在系统内有关系,我估计,很快就会有来自上层的压力,尽早曝光胖子上次服刑的黑幕,让媒体帮你顶住压力。”

    “那我这就……”

    “你就别操心了,我已经让公关部门写好稿子了,你看一下,没问题得话,现在就能发给跟我家有合作关系的媒体,今晚新闻就能发出去。”闫思弦起身,将桌上的ipad解锁,打开新闻稿,递给吴端。

    乍一看,吴端就发现这新闻稿竟然有商业版、娱乐版、司法专业版、精简140字版等近10个版本,甚至其中还有一篇英文稿。

    “你这……还要发给外媒?”

    “我怕国内的新闻没两天就被封了,那岂不是白忙活?不用太惊讶,毕竟,胖子家在纽约挂的牌,而外媒最喜欢戳富豪的道德底线,找人顶罪的事,如果胖子一家不拿出道歉认错站好挨打的态度,外媒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吴端看看新闻,又看看闫思弦,“我怎么闻到了一股报复的味道,胖子害你停职,你还是很生气的吧?”

    “你也太小看爸爸了,我有那么狭隘吗?我是看不上那一家子践踏法律的德行。”

    吴端举了举拳头,“小子,跟爹说话注意点。”

    有猫腻,总觉得有猫腻。

    但吴端一时又想不明白,只能细细看一遍新闻稿。

    直到大餐送上门来,他也没发现什么问题。

    “发吧。”吴端终于做出了决定。

    “嘚嘞。”

    处理完工作上的事,闻着食物香味,吴端真觉得奇饿无比。

    他首先注意到食品袋上印着一只天鹅。

    “这是……”

    “白天鹅的海鲜和黑松露真的不错,可惜上次出岔子,没带你尝尝,这就算补上遗憾吧。”

    “你还真执着。”

    闫思弦开了瓶红酒,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奇怪的习惯,他放弃了那巨大考究的餐桌,而是将吃喝一股脑都堆在了落地窗前的地板上,很随意地席地而坐。

    吴端客随主便,坐在了他旁边。

    开动。

    闫思弦泯了一口红酒,看着窗外。

    吴端随着他的视线看了一会儿,突然噗嗤一声乐了。

    闫思弦挑挑眉。

    “我听说过一句话,”吴端道:“建筑越高,道德底线越低。”

    “哦?看来你更喜欢茹毛饮血的时代,住山洞穿树叶,野兽严寒食物短缺分分钟要你的命,人类寿命三十年都不到……

    哦,也有个好处,你可以随时随地跟女野人叉叉圈圈。”

    “噗……”吴端一口红酒差点喷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再也不敢说那种屁话了?”

    “这就是你的反驳?——关于趁机做空胖子家股票的反驳。”

    闫思弦噎了一下。

    “你……连这也知道?”

    “可惜刚刚才想明白,你新闻已经发出去了吧?美国时间现在是什么时候?胖子家的股票已经开始狂跌了吧?你的手下在干嘛?买入?你要买到什么程度?直接变大股东?”

    闫思弦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人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吴端摆摆手,“别用那眼光看我,怎么?瞧不起人啊?没玩过资本,烂大街的商战片我还没看过啊?”

    “原来如此。”闫思弦一摊手,“有何指教?”

    “哪儿来的指教。”吴端也泯了一口酒,“我擦真难喝。”

    闫思弦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底,“我也听说过一句话:越贵的红酒越难喝。这才叫真理。”

    “那你还喝?”

    “装逼呗。”

    两人大笑。

    “对了,我刚才不小心看见……”闫思弦指了一下吴端的手机,“你在买房子?”

    吴端没追究他偷看自己的聊天记录。

    “嗯,单位有一批集资房,我的住房公积金也有好几年了,全取出来,再添点,首付应该够了,早点买了,早点把爸妈接来。”

    “我认识几个楼盘,你要不要……”

    吴端摆手,“你休想以任何形式经济贿赂我,单位集资房就挺好。”

    “你随便,我就随口一说,”闫思弦耸耸肩,又看了看表,“太晚了,疲劳驾驶不安全,要不你今儿就在我家凑合一夜。”

    吴端看了看奢侈的大房子,可是丝毫没觉得“凑合”。

    “要不还是算了吧……”

    “不像你啊,假惺惺客气。”

    “我只是感觉,”吴端挠挠头,“张雅兰做为主要嫌疑人,被关进局里,你好像松了一口气……”

    “我不否认。”闫思弦道:“我忘了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姑娘,经历了那么多,她最熟悉的技能就是照顾自己,她并不需要我,而我跟一个已经全然不熟悉的人在一起,的确别扭。”

    “所以喽,你好喜欢被人打扰,就算一时头脑发热留了人,之后也会后悔。而我也不想给你造成麻烦。”

    “你们,一支队的人,小小、貂芳、你,还有八月,你们不是麻烦。再说,想想出门办案和蹲点时候风餐露宿的状况吧,我哪儿就那么矫情了,”闫思弦将自己的盘子放地上,端着酒杯已经走到了通往上一层的楼梯,“盘子放那儿就行了,明天钟点工会来洗,我带你看看客房。”

    吴端愣了一下,跟上。

    自从两人开始着手调查疯子团伙,吴端已经很久没在2年前睡过了,睡眠严重不足,他决定不再扭捏。

    反正就借住一晚,闫思弦总不会小肚鸡肠到半夜醒来后悔吧?吴端想道。

    “对了,停职这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

    “去公司上班喽,宅家看书打游戏也不错,或者……拜访长辈?”

    “长辈?”

    “去看看胖子父母,也算是拜访相熟的长辈吧。”

    “你抄了人家的底,落井下石,还敢上门拜访?”

    “就是因为这一仗打得漂亮,才要去看看对方脸上的表情嘛。”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