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二章 谁死谁背锅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差不多十年前吧,他哥走丢了,全家人都找,可那么多人上哪儿找去?

    父母为此还病倒了,没两年就先后死了。

    那时候孙坚成还小,你就想吧,十几岁的小孩儿,没了父母,得遭多少罪?

    后来他哥又找着了,而且,据他哥哥说,自己坐牢了,一关就是6年多啊。

    回来的时候,他哥身上只有一张刑满释放证明,而那张证明上,名字就是陈天凯。

    这事儿不难想,对吧?肯定是有个叫陈天凯的犯了事儿,自己不愿坐牢,找孙坚成他哥顶罪。反正他哥精神不正常,胆小,连话都说不清楚,顶罪找这种人当然最好了。

    就因为他哥被弄去顶罪,害得孙建成家破人亡,你说他恨不恨?”

    侯顺的讲述不过三言两语,却听得吴端起了一身冷汗。

    他所讲述的事件,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吴端不敢相信,在刑侦、司法、监狱体制逐渐健全的今天,竟会岀现罪犯冒名顶替的荒唐事。

    可是,陈天凯的犯罪和服刑记录又是的确存在的,闫思弦又否定了他本人曾经服过刑。

    这从侧面印证,侯顺的说法纵然离谱,但绝对大有可能。

    “孙坚成的哥哥现在在哪儿,他跟你们说过吗?”

    “这就不不清楚了,他只说已经把他哥安顿好了。”

    吴端继续问道:“孙坚成跟陈天凯有仇,绑架、撕票都说得过去,你呢?你为什么参与?”

    “为了钱呗。”侯顺道。

    “多少钱?”

    “说是分我10万。”

    “你们三个怎么凑到一块的?”

    “孙坚成找到我的,他说我只要帮忙把人看住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管,杀人……杀人的事儿我可一点都没参与……还有绑人,其实绑人的事儿我也没参与,我就只是……在那儿而已……”

    吴端已摸清了侯顺的套路,反正孙坚成死了,死无对证,干脆把所有的事儿都推他身上。

    这是在审讯团伙犯罪的程中常常出现的情况,谁死谁背锅。

    现在要是审讯医院里那被胖子砍了一刀的壮汉,八成说法也差不多。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额……我们……喝酒认识的……”

    “具体点。”

    “就是……去酒吧里玩,就……认识了……”

    谎言的最大特点就是缺乏细节,打破谎言的最好办法,就是追问细节。而侯顺,他真的不擅长撒谎。

    “酒吧?还能找个更烂的理由吗?你不去认识妹子,认识了一个……男的?接下来你不会要说自己喜欢同性吧?”

    侯顺夹了夹腿,“不是,我们有共同的朋友……对,是朋友撺掇一块儿玩儿,然后才认识的。”

    “哪个朋友?”

    “忘了……嗯……挺早以前了。”

    不会撒谎的人硬撒,实在是叫吴端难受。

    “我们会查到那个朋友,以及,究竟有没有你所说的朋友。”

    话音落下时,吴端拿中指关节敲了下桌子,有点一锤定音的意思。

    他越淡定,侯顺就越局促——局促地沉默着。

    吴端终于又开口,结束了这令侯顺不安到手都不知该怎么放的沉默。

    “别扯淡了,今天你也累够呛吧?早点审完,咱们都早点休息。

    我先说说我知道的。

    陈天凯的确有犯罪记录,孙坚成也的确有个哥哥,但是不是他哥顶替了凯坐牢,我们需要进一步核实。

    你,侯顺,我们也查到了一点关于你的事儿。

    你们家也有个精神病患者,是妈妈吧?病因是什么?”

    侯顺低头不语。

    吴端继续道:“我们查到了一份很早的病历记录,上面说你们家有遗传性的精神病史,外公也有精神病对吧?”

    侯顺叹了口气,点点头。

    “你两个月前将母亲接到墨城第四医院——也就是精神病院治疗过,治疗期间发生了一件事,你们老家的一个邻居,叫朱萍的妇女,失踪了。

    我们还了解到,因为你母亲的精神问题,你们家在村里一直很受欺负排挤,其中就以朱萍的行为最过分,她曾经骗你母亲当街脱衣服,让你们家成了全村的笑柄,还多次言语上羞辱你母亲。”

    吴端紧盯着侯顺,几乎是一字一顿道:“要是晚找到你们一天,陈天凯是不是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朱萍一样?”

    瘦子大惊,整个人像触了电一般抖了一下。

    吴端盯着他。

    瘦子知道,这次对面的刑警不会再主动打破沉默了。

    终于,瘦子没头没尾道:“我没见过他!”

    “没见过谁?”

    “那个……主动联系我,帮我报仇,要求我回报的人……朱萍的事跟我没关系,真的警官,我都不知道她失踪了,那个人联系我,我才知道……”

    吴端用力握紧了桌子下的拳头,黑暗就快要被撕开一道口子了,他即将看到某个组织的——或许只是看到冰山一角,那也足够他激动的了——他唯有握紧拳头,握到指关节发痛,才能坚持住表面上的不动声色。

    他突然十分渴望闫思弦能在这里,这是两人共同追查的结果,闫思弦理应享受第一颗胜利果实。

    吴端打定了主意,等下出了审讯室,他就要第一时间把一切告诉闫思弦——不,他要偷偷给闫思弦听一听完整的审讯录音。

    吴端组织了一下语言,打断了侯顺颠三倒四的叙述,“你的意思是,有一个你从没见过的人,他帮你家’复仇’——也就是他杀死了朱萍,至少是致朱萍失踪。”

    “没错!”

    “他是男是女?”

    “听不出来,他电话里变声了。”

    “我需要你仔细回忆一下,你们的第一次通话,然后复述一遍,包括你接电话的时的场景,当时你在干什么?是在你母亲的病房吗?。”

    吴端放慢了语速,声音也轻缓了很多,收敛起了严肃之感。

    能看出来,在他的影响下,侯顺的紧张激动正逐渐平缓。

    “我……我尽量吧。”侯顺低下头仔细思索着。

    吴端想最大限度减少他的压力,出门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待吴端回来,将水放在侯顺身前的小桌板上,侯顺道:“我想起来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