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十章 发疯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小李将院门拉开,转身带着闫思弦往关押人质的屋里冲。两人都清楚,首要任务是保护人质。

    可那院子实在有点儿大,从院门到关押人质的屋门,少说也有20步远。

    两人刚跑了一半,就见那高个子侍者两手是水——大概是刚洗完碗——握着一把菜刀出了厨房。

    三人打了个照面,高个子一愣,旋即大喊道:“来人啊!快来!”

    喊声发出的同时,他已奔到了关着胖子的门口。

    好在,他虽离得近,门却是锁着的,他掏出钥匙去开门,门还没开,闫思弦已到了跟前,飞出一脚,先踢掉了他手里的刀,紧接着一个擒拿,高个子侍者就被制服了。

    其他刑警也已经赶到,一拥而上,大喊着“警察!”“不许动”“老实点”。

    瞬间制服了从门里往外冲的壮汉和矮子。

    闫思弦一把夺过高个侍者手中的钥匙,女警给他戴上手铐,并呵道:“老实点!蹲好了!”

    开门。

    屋里的胖子早就听到了动静,知道警察来救他了,巴巴地看着门外,无奈嘴里塞着一块旧抹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门一开,闫思弦拿掉胖子嘴里的抹布,他大喊:“警察救我!警察……闫?闫哥?”

    闫思弦一边给他松绑,一边问道:“怎么样?伤着没?”

    胖子那大脑袋就想往闫思弦怀里拱,以寻求安慰,却还嘴硬道:“我可没丢人,该吃吃,该喝喝,我就知道闫哥你不会不管我……”

    闫思弦想到胖子往女人怀里拱的赖劲儿,连退三步,跟他拉开距离。

    “人没事就好,别的以后再说,叔叔阿姨在家等你呢,赶紧跟我走。”

    “哎哎……”胖子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

    门外,壮汉等三人虽然被制服了,胖子却还有些忌惮,不大敢走出去,又不想在闫思弦面前跌份儿,一咬牙,终于走了出来。

    闫思弦看胖子这样怪可怜的,想安抚他两句。

    就在他停下脚步,打算等等胖子时,胖子也停了脚步。

    胖子突然弯腰,捡起高个侍者掉在地上的菜刀,一个箭步冲上前,照着高个侍者脖子就是一刀。

    咔嚓——

    变故来得太快,刑警们只见一道血柱喷涌而起,将胖子浇了个大红脸,紧接着一阵血雨兜头而下。

    高个侍者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倒在地上,四肢抽搐。

    众人心下骇然,下意识地去躲那血雨,闫思弦大喊了一声“胖子!”冲上前去,抱住了他的腰。

    胖子却红了眼,力大无比,纵然被抱住,还是一刀劈向了三名绑匪中的壮汉。

    咔——

    一刀正砍在面门上,壮汉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倒在地上打着滚。

    胖子抡刀欲再砍,被包含闫思弦在内的三名刑警齐齐按住,扑倒在地,菜刀也被踢飞,终于动弹不得,只能两眼发红地瞪着壮汉和矮子,口中叫嚣道:“老子弄死你!老子家有的是人!杀你白杀!”

    “你他娘的……”

    离高个侍者最近的女警伸手按压着他脖子上的伤口,可那断开的是条大动脉,哪儿按得住,血弄了女警满脸满身。

    高个侍者抽搐了最后一下,不动了。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看住他!铐上!把人质也铐上!”

    ……

    闫思弦怎么也没想到,他进墨城公安局的第一次独立外勤任务,竟以重大事故收场。

    他突然理解了李八月,致加害人伤亡闫思弦都巴不得抹掉记录从头来过,更何况李八月那样致同事死亡的情况。

    闫思弦无比懊恼,恰在这时耳麦里传来了吴端的声音。

    “怎么样?你们那边,还顺利吧?”

    显然,这边的动静他一直能听到,不想让闫思弦分心,就没说话。

    此刻听出他们已经收网,救出了人质,但似乎出了什么状况,实在是担心,才出声询问。

    刑警们显然都听到了吴端的询问,看着闫思弦。

    “人质安全,自己人都没受伤,”闫思弦先报了个喜,但他也不打算隐瞒,深吸一口气道:“吴队,出人命了,我这回……可能真要停职审查了。”

    ……

    市局,重案一组办公室。

    闫思弦和吴端相对而坐。

    “事情就是这样。”

    闫思弦又讲了一遍事发经过,比在耳麦里说的更详细,但此时他已恢复了淡定,主动将警官证放吴端桌上,继续道:

    “胖子绝对有问题,我的意思是,和那些被疯子杀死,或者莫名失踪的人一样,胖子一定有什么亏心事,而且八成是一旦东窗事发会要命的亏心事。”闫思弦攥着拳头道。

    “是有问题,之前咱们都疏忽了,”吴端道:“他坐过牢你知道吗?”

    “什么?”闫思弦不可置信。

    “因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判了7年,中间有一次减刑,所以实际在牢里是6年多。”

    “什么时候的事?”

    “2010年11月份,算下来,他出狱不过一年多。”

    “不可能!”闫思弦斩钉截铁道,“我寒暑假回国的时候——那是04年05年和06年,我绝不会记错——他还约着我到处……”

    闫思弦突然打住了话头。

    “所以,胖子真的有问题……”闫思弦颓然靠在椅背上。

    “你没事吧?”吴端想拍拍他的肩膀,无奈两人中间隔着个办公桌。

    闫思弦揉着眉心,苦笑一声,“你说我会不会是个扫把星?怎么跟我有关系的人都出事了呢?先是张雅兰,现在又是胖子。”

    吴端道:“为了打消你这个念头,我可得小心别出事儿。”

    “我没跟你看玩笑,说真的,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抢走了别人的运气,才会……”

    闫思弦没说完,吴端道:“才会又有钱又聪明是吧?啧啧啧,我要把今天记在小本本,想不到你也有不好意思自夸的时候。”

    “那你别忘了,把长得帅也记上。”

    吴端:“……”

    说笑两句,闫思弦心情似乎没那么沉重了,吴端郑重道:“既然你拥有的比别人多,条件比别人好,那你就证明给老天爷,它厚待你没有错,你值得。”

    “值得……”闫思弦对吴端一笑,“没想到,你做思想工作还挺有一套。”

    “我查案还有一套呢,胖子的事你放心,我会查清楚。”

    “我信你,不过我也有三点推论,我说出来,供你参考……如果你需要得话。”

    “当然,洗耳恭听。”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