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九章 断头饭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老伯看了一眼树荫,日头已到了正当中,树荫变得又短又小,只有蹲在树的正下方,才能乘上一点儿凉。

    那片平房不算太高的院墙,已经不足以让人乘凉了,可三个城里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不就摘一筐菜,咋还没完没了了?

    老伯百无聊赖地咬着嘴里的一根狗尾巴草,合计着中午大概回不了家,也不知家里的婆娘啥时能想起来给他送口吃的。

    老伯想着吃饭的事儿,平房里的人也一样。

    只见刚才出来过人的屋门又开了,许是因为被打扰过,壮汉先是探出了脑袋,见大门外已经没了人,这才出门,并冲屋里喊道:“你们他娘的也抬抬屁股,别光等着吃现成,再这样,老子也不弄饭了,都饿着!”

    屋里弱弱地应了一声,又出来两个男人,一高一矮,都少了种壮实劲儿,跟那壮汉一比,显得蔫头耷脑病殃殃的。

    “我……煮饭?”矮子不太确定地率先走进了——从屋顶上竖起的一根烟囱来看,那应该是厨房。

    高个子和壮汉紧跟其后,临进入厨房之前,壮汉照高个子的屁股踹了一脚。

    “你出去,搞点儿菜,那么没眼力见儿呢,厨房巴掌大点儿的地方,身都转不开,往里挤个什么劲儿?”

    壮汉显然是三人中的头头,高个子被踹了也不敢吱声,唯唯诺诺地应着,向院子外走去。

    看到那高个子的第一眼,蹲在地里摘菜的闫思弦不动声色地转了个身,背对着他,并冲女警使了个眼色。

    女警不大明白个中缘由,凑上前来,低声问道:“咋了?”

    “菜篮子,举起来,对对对,帮我挡着点。”

    女警连忙举起菜篮子,继续装做遮阳的样子,嘴上还道:“要不咱们回去吧,太晒了!”

    闫思弦作势瞪她一眼,“事儿真多,好好的假期,在家休息多好,你非往外跑,现在喊累喊热的也是你。”

    一边说,他还是一边“妻管严”地跟着女警往回走。

    两人走出二十多步去,女警低声问道:“什么情况啊?”

    闫思弦道:“我见过那人。”

    “啊?”

    “胖子失踪当晚,白天鹅酒店的服务生,就是他把胖子弄走的。”

    “好险好险。”女警低声感慨。

    “好在,我现在这形象,他认不出来。”吴端抬手擦了擦脖子上的汉,此刻他汗流浃背,灰头土脸,裤子上也沾满了灰尘,跟白天鹅酒店里的闫公子判若两人。

    “接下来怎么办?不能让小李一个人在房顶上啊。”女警道。

    小李就是爬上了平房房顶的年轻刑警。

    “别担心,机会快来了。”

    ……

    几分钟后,高个子随手在菜地里摘了两个茄子,三根黄瓜,两个西红柿。

    一边嚷嚷着“你们看这些够吗?”一边回了院子。

    “妈的,一点儿肉星没有。”壮汉从厨房里探出个脑袋,对那高个子道:“菜放这儿,你上村里弄点儿肉去,没油水身上哪儿来的劲儿。”

    “哎哎……”高个放下菜,唯唯诺诺沿着土路向附近的村子走去。

    高个一走,壮汉又骂骂咧咧地出来,从里面插上了院门。

    “心咋那么大,门也不锁,倒霉玩意儿,早晚死你们手里。”

    不多时,高个子真的提了一条五花肉回来,他进厨房,端出一个搪瓷盆来,从院子里的压井里接了一盆水,蹲在压井边,用一把菜刀刮着肉皮上的猪毛。

    过了约莫20分钟,远远的有饭香喂飘来。

    女警和闫思弦肚子也叫了起来,他们一边往那平房跟前凑,一边咽着口水,都被对方的馋猫样逗乐了,相视一笑。

    闫思弦道:“辛苦你了,出完这任务,请你吃饭。”

    女警笑笑,“怪不得大家都说你绅士。”

    “被美女这么夸,我很荣幸。”闫思弦从不吝啬对异性的溢美之词。

    不多时,厨房门开了,壮汉端了一个足有脸盆那么大的饭盆,蹲在院子里,呼噜呼噜地往嘴里扒拉饭菜,肉汤顺着他嘴和盆边之间的缝隙哩哩啦啦地滴在地上,不知谁家的狗没拴,闻着肉味儿跑来,凑在门缝前哼哼唧唧,同样蹲在院里吃饭的矮子照门上踹了一脚,发出一声巨响,狗吓了一跳,夹着尾巴跑走了。

    壮汉和矮子看着那狗大笑,高个儿不出声,面露难色。

    壮汉嘀咕道:“耷拉个脸,谁他娘的欠你钱了。”

    说是嘀咕,其实跟正常人说话声音差不多,高个子当然听得到,却没吱声。

    “我要打个盹儿,等会儿吃完了你俩洗碗。”

    壮汉把饭盆往地上一扔,抹了把嘴,进屋了。

    “那个……”矮子问道:“用不用给他弄点吃的?”

    他?!

    说的会是胖子吗?

    院墙外的两人屏住了呼吸。

    壮汉头也没回,只摆摆手,“弄个锤子!肥猪,饿一顿死不了。”

    停顿了两三秒,壮汉又道——这次语气变得十分郑重——“不,给他弄点吃的,来两块肉,怎么着也得吃饱了再上路。”

    接下来,壮汉也不知是对谁道:“等会儿你自己能搞定吗?别报仇不成,反把小命给……哈哈,还是我帮你……”

    “不用。”

    矮个子又道:“要不等拿到钱再下手吧?”

    “随便。”壮汉的态度十分随意。

    “不用你管。”能听出来,高个子有些迫不及待。

    ……

    几人的说话声绕过院墙传出来,虽然听上去有点失真,却还是能听清个七七八八。

    尤其那句“吃饱了上路”,惊得闫思弦出了一身冷汗。

    胖子八成就在院子里,而且,就要被撕票了。

    显然,一直潜伏在房顶上的小李也听到了几人的对话,给闫思弦发来消息。

    小李:咋办?

    闫思弦回了他八个字:按兵不动,继续观察。

    紧接着,闫思弦通过耳麦给面包车里待命的五人下达了指令:“悄悄摸过来,庄稼地里潜伏,随时准备行动。”

    “得嘞。”

    收到回复的同时,院子里也有了动静。

    闫思弦看不到,只能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猜想应该是有人打开了关押人质的房间,给胖子送去了“断头饭”。

    闫思弦抬头看看,房顶上,小李给出了一个ok的手势,看来是占据视野优势,看到了关押人质的房间。

    几分钟后,耳麦里传来消息:“副队,我们已经就位,20秒内就能冲到院门口。”

    “好,原地待命。”

    这还是闫思弦第一次单独指挥行动,箭在弦上,他深吸了一口气,给小李发去一条消息:等待时机,开院门。

    院门是从里面用一根螺纹钢拴上的,想打开不难,但想悄悄打开,有一定难度。

    好在小李胆大心细,不多时就将院门开了一道小缝,冲闫思弦招手。

    闫思弦果断道了一声“行动”,一马当先冲进了院子。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