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五章 逆水行舟(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和闫思弦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这辆幽灵一般的面包车怎么会出现在附近?它跟绑架案有关吗?

    不会……吧?

    闫思弦狠狠拍了几下方向盘,“先是李八月,现在又是胖子,这些混蛋究竟想干嘛?!”

    令几人最焦虑的,还是胖子的安全。

    如果是为了谋财的普通绑匪,在拿到赎金之前,他们通常会保证人质安全,可如果是那群疯子……此刻胖子还活着吗?几人压根不敢想象。

    吴端问冯笑香道:“能查到面包车的行驶轨迹吗?”

    “正在查,好消息是,面包车虽然也在躲避摄像头,但不像之前那么小心了,沿路有些探头拍到了它,我正在追踪它的行驶路线,需要点时间。”

    “好。”

    “不是疯子。”闫思弦自语了一句。

    “不是疯子。”吴端重复一遍,明白了他的意思。

    无论是把胖子带走的那名侍者,还是打来索要赎金电话的人,都行为正常逻辑清晰,这些人绝不是疯子。

    难道真是巧合?

    闫思弦烦躁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今早7点多接到索要赎金的电话,还有8个小时,难道就干等着?”

    “不,我们还有别的任务,”吴端道:“昨晚文件终于下来了——你知道,抓香港人有点麻烦——我抓了那个港商,就是保养过张雅兰,害死她孩子的那个,还没来得及审这边就出事了,你或许有兴趣跟他聊聊。

    毕竟他是张雅兰的讲述中,最后一个跟她有稳定关系的人,或许能告诉我们一些线索。”

    “可是……”闫思弦朝着16号四合院的方向看了一眼。

    吴端立即道:“当然,眼下的第一任务是营救胖子,你我都不能走,以防绑匪突然打电话,不过……我能扣押他的时间有限……我叫协警帮忙把那他押过来了,咱们就在这儿审问,现在……”

    吴端伸着脖子,向小区门口的方向看。

    “来了来了!”他伸手指着一辆便衣警车。

    那港商是半夜突然被抓回来的,身上穿着睡袍,脚上套着棉拖鞋,稀疏的头发十分油腻凌乱,见了吴端,港商有些木讷地说道:“我要求请律师,除非我的律师在场,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

    显然,这句话他昨晚已经重复了许多遍。

    “找律师,可以啊,”吴端将对方的手机递出去,“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委托律师,但你要是指望律师来审讯现场,当着我的面儿教你怎么避罪,那不可能,法律可没给律师这个权利,至少中国的法律现在还没给。”

    吴端指了指自己胸前的执法记录仪,“也别想倒打一耙,从抓你的那一刻起,每一秒都有记录,你可以选择就这么耗着,对我们来说绝对是好事,无非准备几张拘留延长说明,就能多出大把时间,搜集更多你的犯罪证据。

    证据链完整的情况下,不需要口供也能判刑,这你应该知道吧?”

    对方原本已经接过了手机,听两人如此一说,又犹豫了。

    终于,港商试探性地问道:“什么事儿?”

    闫思弦亮出张雅兰的照片,“还记得她吧?”

    见那港商谨小慎微瞻前顾后,生怕暴露什么警方还不知道的罪行,闫思弦干脆继续道:“据她说,你跟她存在包养关系,有一年多。”

    港商犹豫着点了点头,“怎么了吗?”

    “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

    “没,好几年前就断了。”这次对方的回答十分干脆。

    “为什么断了?”

    “这……”港商又陷入了纠结,沉默了一会儿,意识到这问题没那么容易糊弄过去,便又试探性地答道:“就是……腻了嘛。”

    “哦。”

    见两名警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港商松了口气,暂时放下心来。

    “不过,据她说,你送了她一套房子,还有15万存款,我们还查到你先后包养过的其她5个情人,可都没这个待遇,怎么?情有独钟?”

    港商刚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他毕竟已年近六十,受不了这个刺激,下意识地抬手揉了一下心口位置。他心里当然清楚给张雅兰送这些钱物的原因。

    他害死了张雅兰的孩子,那些钱物是他给张雅兰的封口费,反正那孩子没上户口,消失了也没人注意,只要张雅兰不往外说。

    问题是,张雅兰说了没?

    细密的汗珠冒了出来,很快占领了港商的脑门。

    吴端将一张犯罪记录展示给对方,并道:“你曾因为参与聚众吸毒,在一家ktv被捕,跟张雅兰在一起的时候,你也在吸毒吧?”

    对方的屁股不自在地扭了扭,辩解道:“我吸的那个……不厉害,没瘾的,那不算吸毒,在国外是不算的……”

    “可能吧,你吸了问题不大,”闫思弦顿了一下,继续道:“要是给一个两岁的孩子吸呢?我们查到,张雅兰曾经有一个2岁的儿子。

    孩子虽然没上户口,但给她接生的诊所医生、她一起工作过的姐妹、她租过房子的房东……这些人都能证明孩子的确存在。

    直到被你包养,又跟你断了关系以后,再没有人见过她的孩子。

    你能解释一下吗?那孩子哪儿去了?”

    能感觉到,港商浑身每个细胞都打着激灵。

    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张雅兰所说不假,孩子的死的确跟他有关。

    “我要求请律师!”

    对他来说,这要求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吴端指指他手里的手机,“随时。”

    闫思弦补充道:“据张雅兰说,是你害死了她的孩子,你自己嗑药后——或许是出于神志不清,你给孩子喂食了毒品。”

    “胡说!我没有!明明是她自己把孩子弄死的!她恨死孩子了!我亲眼见过,她虐待孩子!”

    吴端和闫思弦对视一眼,故事的走向似乎要发生变化了,从前只有张雅兰的一面之词,可现在,就孩子的死,要出现不同版本了。

    “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吴端不动声色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