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四章 逆水行舟(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犹豫了一下,理论上来说,富二代聚会里的低俗情节不在重案一支队管辖范围内,况且,嫖娼被抓的事,闫思弦收拾了背后搞鬼的人,却不跟他细说,也不透露对方身份。

    显然,闫思弦有心瞒他,这让吴端起了消极怠工的心思。

    闫思弦却黑着脸,冲守在电梯口的侍者道:“我说了,一个人都不准走。”

    “可是……不是您说的送那位先生下楼,找个房间休息吗?”闫思弦锐利的目光让那侍者垂下了目光,“我这就帮您找人去!”

    可是,询问了前台及其他侍者,哪儿还有胖子的影儿?

    与胖子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个收了小费的侍者。

    几分钟后,闫思弦在保安室里看着监控画面,只见那侍者扶着胖子穿过酒店大堂,出了门,之后两人便消失了。

    酒店经理得体地解释道:“说不定您朋友想回家,我们的人代驾,这种事经常有的。”

    “那就把人叫回来。”

    说话时,闫思弦第6次拨打胖子的电话,关机。

    经理也拨打着那名侍者的电话,同样是关机。

    经理知道,诸如“他们的手机碰巧都没电了”这样的解释,不必说给闫思弦,站在一旁,礼貌地沉默着,等待闫思弦的下一步指示。

    闫思弦一边踱步一边道:“胖子奇懒无比,又爱享受,真是他自己要走,一定不会回家——他怕我急眼了上家堵他去……

    也不会住高级酒店,墨城高级酒店就那么几家,我熟……

    他会选……附近的中档酒店——带会所的那种……

    附近的……”他转向白天鹅酒店经理,“那你们的人应该已经回来了!为什么还不露面?”

    他当然不指望经理给出答案。

    一名侍者下楼,在经理耳边低语几句,经理面色有些凝重,道:“两位,楼上的客人……要是还扣着不让走,恐怕不合适,我们毕竟是开门做生意。”

    吴端心中莫名烦躁,就因为一时疏忽,同意了闫思弦的提议,此刻被卷入这无聊的闹剧中,实在是令他懊恼。

    闫思弦似乎看出了吴端的心思,解释道:“以前我也帮胖子收拾过烂摊子,好几次,他是会躲着我,可我了解他那德行……他心宽体胖的,躲也就是做做样子,见了面,打个哈哈就过去了,今天……他明显是想瞒我张雅兰的事,必须找到他。”

    末了,闫思弦又道:“不会花太长时间,要不你先回去?有进展了我电话跟你汇报。”

    ……

    第二天清晨。

    竹林四合院小区,16号。

    一对穿着考究的夫妇坐在客厅的红木沙发上,女人哭红了眼睛,男人搂着妻子的手不住地发着抖。

    “警官,他们要多少钱我都给,无论如何,要保证我儿子的安全啊。”男人道。

    女人哭得说不出话,只能附和地点着头。

    吴端手中拿着照片,心里百感交集。

    胖子找到了,绑匪来电话要钱,才找到的。

    确切来说,还不算找到。

    吴端给闫思弦去了消息,对方很快赶到。

    一进屋,喊了一声“叔叔阿姨”,女主人一把拽住闫思弦的手。

    “小闫你来啦,可怎么办啊……就属你跟我们家凯凯关系最好……阿姨就这一个孩子,怎么办啊……”

    他们还不知道闫思弦已经当了警察,闫思弦和吴端也默契地没提昨晚给胖子“接风”的事。

    “要钱,500万,还要求不让报警。跟绑匪说没那么多钱,绑匪给了12小时,让筹钱,扬言到时候筹不到钱就撕票。”两人来到屋外的车里,吴端简要介绍了情况。

    “那看来只是为了钱?”闫思弦道。

    “你觉得呢?有可能是因为矛盾过节绑架吗?”

    “他们家的事儿我也不大清楚,我们平时不聊生意上的事儿,你没做背景调查吗?胖子家有没有仇人什么的。”

    “说是没有,向来与人为善。”

    闫思弦不置可否,“我只知道,昨天白天鹅那个服务生也失踪了。”

    闫思弦将手机递给吴端,“我让笑笑帮忙查了他的资料。

    贾文虹,25岁,半个月前刚刚应聘进入白天鹅酒店,没有读书、社保、医疗、银行信息,这是个劣质的空壳身份……他很可能参与了这次绑架。”

    “照片比对过了吗?”

    “画像出来了,跟咱们数据库的有前科犯的照片做过对比,没找到他。”

    吴端问道:“胖子经常去白天鹅酒店吗?”

    “算是比较经常吧,毕竟……我家在白天鹅也有一部分投资,算是比较熟的地盘吧。”

    “那是不是说明,绑匪的目标一开始就是胖子,而不是在有钱人出没的白天鹅随便绑架一个人敲诈勒索。”吴端道。

    “反正绑匪早有准备,昨晚给胖子下药就是证明。”闫思弦皱眉思索了一会儿,“你不觉得绑架我能要到更多钱吗?”

    吴端瞪了他一眼,“我倒希望被绑架的是你。那我就不用操心了,你总有办法自己脱险吧。”

    “嚯——”闫思弦长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吴端似乎觉得玩笑开得有点过,纠正道:“你有什么危险,我会救你的。”

    “我知道。”闫思弦又问道:“绑匪来电话的时候,叔叔阿姨有没有要求跟胖子通话?”

    吴端遗憾地摇头,“没有,当时是她妈接的电话,吓蒙了,绑匪说什么就答应什么。

    好在,她还知道以准备现金为由拖延一点儿时间。”

    “那也就是说,没法确定胖子的死活?”

    “是啊,只能寄希望于下次通话,我已经把思路和话术都写下来了,让阿姨和叔叔背会,下次无论如何得要求跟胖子通话。”

    就在这时,车后座上始终没说话的冯笑香道:“有发现。”

    “什么?”

    “绑匪对路况很熟悉,开车出白天鹅酒店后,很快就在交通监控里消失了,不过……他们开的是胖子的车,而胖子的车……因为那车很贵,配套很齐全……”

    “他车上有定位!”闫思弦道。

    “没错,”冯笑香道:“我查到他的车昨晚七拐八绕,最后停在了清水河滩附近……不出意外的话,车应该是被推河里去了,绑匪希望以此摆脱警方的追踪。”

    “换车了?”吴端道。

    “没错,所以我调取了昨晚胖子失踪1小时候,靠近弃车地点的所有监控探头,然后……你们看我发现什么了。”

    冯笑香将平板电脑递给两人。

    电脑上显示着一张交通监控画面截图,其上所拍的是一辆白色面包车。

    车玻璃上的贴膜奇黑无比,前挡风玻璃上的交强险标志、年审标志——闫思弦眯起眼睛,看得十分仔细……

    “那辆面包车!抢走李八月孩子的面包车!车牌号换了,但绝对错不了!就是那辆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