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三章 逆水行舟(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喝完第二杯免费的白开水,闫思弦看了看表,“差不多了,走吧。”

    吴端不多话,只是跟着。

    顶楼,如果单看装饰风格,绝对透着大气沉稳,可此时的画面称得上群魔乱舞。

    胖子一手夹着烟,一手端着一杯鸡尾酒,大脸正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怀里钻,女子笑得花枝和身上某处一起乱颤,吴端出于生理性的想闭眼。

    辣眼!妈的怎么会这么辣眼!闫思弦都交的什么朋友?!

    闫思弦倒是视若无睹,一边径直走向胖子,一边低声对吴端道:“快点,这家伙八成已经喝高了。”

    胖子的确喝高了,以致于一看见闫思弦,他一把抓住对方,迷迷糊糊地笑道:“闫哥来了?……哈哈,闫哥真赏脸……都闭嘴!都别嚷嚷!我给你们介绍个大……握草闫哥!……”

    胖子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屁股跌进沙发里。

    闫思弦淡定道:“你不是要介绍我吗?我等着呢。”

    他在胖子身边坐下,并示意吴端也坐。

    看不出此刻闫思弦的情绪,但胖子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刚才喝的那点儿黄汤,瞬间都从脑门儿上蒸发出来了。

    “闫思弦,闫少,都听说过吧?没机会见着真人吧?都他娘的长长见识,今天你们算是来着了!”

    胖子故意夸张地大喊,颇有拍闫思弦马屁的意思。

    在场众人哪个不是贼精贼精的,看胖子神色变化,就知道这俩人有事儿,自觉地不往跟前凑,胖子怀里的妖娆女子以已去卫生间为缘由开溜,偶有一两个不太长眼色的小妖精想往跟前凑,被胖子一瞪眼,吓得落荒而逃。

    胖子堆出一脸谄媚的笑,“闫哥,上回的事儿对不住,我真不知道那小子设了个套搞我,牵连到你,真不好意思……”

    闫思弦嗯了一声,意思是客道的话差不多了。

    胖子继续道:“我是要收拾那小子的,那种人,不能轻饶,对吧?可闫哥你抢了先,今儿兄弟我敬你一杯,谢谢闫哥收拾烂摊子,以后有什么事儿……”

    闫思弦端起桌上的酒,跟胖子碰了一下,又将酒杯放回桌上,“还真有个事儿用得着你。”

    “尽管吩咐。”胖子点头如捣蒜。

    “上次你给我介绍那个妞儿,从哪儿找的?”

    胖子一愣,喜上眉梢,“我就说嘛!肯定合闫哥口味……”

    闫思弦咳了一声,“少废话。”

    “好好好,人……人是别人给我介绍的……”

    “谁?”

    “呃……”胖子晃着那颗灌满了酒精的大脑袋,“是……是一个……好像聚会认识的人……”

    吴端投给闫思弦“你们真不靠谱”的目光。

    闫思弦则回之以“不包括我”。

    闫思弦干脆一把按住胖子的后脖领,让他停止摇晃脑袋,“你好好想想,那人是男是女,长什么样?”

    “男的……男的……嘿嘿……嘿嘿嘿嘿……”

    闫思弦猛然把胖子的脑袋掰向自己这边,“靠!”

    胖子一脸傻笑,目光涣散,流着哈喇子,不知坠入了怎样的幻象中。

    吴端有火没处撒,指着闫思弦道:“嗑药!这你也敢带着我看!你!你胆子真大!”

    “不是!他从来不……”闫思弦飞快地扫视了一圈,“别人都没事儿,他被人下药了!”

    “先救人!凉水!催吐!”

    两人一左一右架起胖子,往卫生间走,边走,吴端边喊到:“谁都不准走!”

    众人哪儿肯听他的,眼看场面已开始变得混乱,闫思弦一把拽过一名男性侍者,塞了几张钱给他。

    “看住出口!”闫思弦道:“一个都不准放走!”

    那侍者一愣,一边朝电梯口跑,一边不知通过对讲机跟上级经理讲着什么。

    三百多近的胖子,加上他还不老实,嗨起来了又要扭又要蹦,真是够呛。

    闫思弦和吴端抬了几步,便知道这办法不行,干脆把他往地上一扔。

    吴端拿起一旁桌上的冰桶,哗啦啦朝着胖子兜头浇了下去。

    瞬间的冰冷,让胖子打了个激灵,人也安静了,愣愣地坐在原地。

    闫思弦骂道:“不会成脑残了吧?!”

    要是一语成谶,他还真没法跟胖子家交代,毕竟对方和他一样,也是根独苗。

    吴端又浇下了一桶冰水,胖子终于有了反应。

    他一跃而起,大叫道:“别浇了!凉死了!闫哥我错了!”

    还行,恢复神智了,两人松了口气。

    刚刚被闫思弦塞了钱的侍者,此刻已拿上来三瓶冰水,还有一张毛毯,看起来对处理此类问题颇有经验。

    吴端接过冰水,拧开,递给胖子。

    “喝。”

    胖子看看闫思弦,闫思弦点头,他便咕咚咕咚将一瓶冰水灌下了肚。

    吴端又递给他一瓶,等到第三瓶时,胖子苦着脸道:“真不行了,闫哥……”

    闫思弦皱着眉,用最后一点耐心道:“自己去洗手间吐。”

    “哎哎……”

    胖子跌跌撞撞奔向洗手间,那侍者不太放心,赶上前去扶住了他。

    顶层有一半是露台,卫生间在另一半有大片落地窗的屋子里,电梯入口也在屋里。

    胖子一走,两人有心观察滞留在顶楼的红男绿女们。

    吴端问道:“你们平时……不会这么开玩笑吧?”

    “绝对不会!”闫思弦道:“胖子是好色,爱玩,但毕竟以家族接班人自居,底线在哪儿心里有数。他不乐意,没人敢这么跟他开玩笑。”

    “他喝过的东西……”吴端想去找胖子用过的酒杯,可那家伙也不知喝了多少,面前桌上摆了两排鸡尾酒杯子,两排方形酒盅,林林总总将近三十杯,全是空的。

    究竟是哪一杯出了问题?

    进屋一看,吧台上足有数百杯已经倒好的各色酒水。

    都有谁给胖子拿过酒?

    顶层露台没有监控,要搞清楚这两个问题,无疑需要时间,吴端已经找到陪过胖子的妖艳女子,展开了询问,闫思弦紧随其后。

    半小时后,询问没有任何进展,闫思弦道:“怎么还不出来?胖子死卫生间了?”

    “你去看看吧。”吴端不愿停止手边进行了一半的询问。

    又过了三分钟,闫思弦阴着脸回来了。

    “那小子……他娘的不见了!”闫思弦少有地爆了句粗口。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