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章 暗流(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我老家,我跟你讲过吧?”

    “嗯,宛城,你说那儿的臭豆腐很好吃。”

    李八月苦笑一下,“警校毕业那年,你去做卧底,我回了趟老家,还差点留在宛城工作。”

    “也是在警局?”

    “对,但跟墨城不一样,小地方没那么多案子,恶性案件三五年也未必碰上一件,大多都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东家丢个猫西家跑只狗啊,摩托车抢劫已经算是大案重案。

    不过,像宛城那样治安良好警备松懈的地方,正适合逃犯藏身。”

    “追逃任务?”吴端问道,显然他已经提起了兴趣。

    李八月道:“务必别对我抱什么希望,我把任务搞砸了。”

    吴端思忖了几秒道:“即便你实习的时候犯了什么错,这些年你破的案子,难道还不够弥补?我保证,无论你做了什么,我不会对你失望。”

    “如果是杀人呢——我的意思是,致人死亡。”

    “这些年来,你想起过那件事吗?”

    “经常想,备受煎熬。”

    “这就是惩罚,与之相比,外界的苛责恐怕不值一提吧?所以我没必要鄙视你。”

    “你这么说,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吴端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

    “的确是追逃。

    那是个男性逃犯,45岁,年轻时候在老家村里跟村民发生口角,晚上偷偷拿着镰刀潜到人家家里,砍死了一家四口,之后逃逸,一逃就是20多年。

    逃到宛城后定居,他先是在工地干活儿,有前科嘛,怕被发现,不敢跟人起矛盾,夹着尾巴做人,见人让三分,干活儿也不敢偷懒耍滑,倒是给自己赢了‘老实本分’‘诚实守信’的名声。

    后来倒腾些工地上用的材料,自己当个小老板,也赚了点钱。

    在宛城娶了老婆,还生了孩子。

    那会儿正赶上全国范围人口普查,户籍部门的民警发现,这男人在当地没有父母、亲戚,而且,他跟他老婆一块生活了十几年,都没领结婚证——有追逃经验的民警都知道,这种人应该格外留意。

    户籍民警也的确发现,他跟网上的一条追逃信息比较吻合。

    我们立即联系了追逃地的派出所,当天那边的人就出发,来我们这儿确认情况——毕竟是四条人命的案子啊!

    经过观察辨认,嫌疑人很可能就是当年的逃犯,大家制定了抓捕计划。

    那时候是三伏天,特别热,嫌疑人家住的是平房,有个小院儿,院门白天都不关的,空闲的时候——通常是傍晚吃完饭——嫌疑人就坐在院里的树荫底下乘凉。

    我们决定趁这时候直接冲进院子展开抓捕。

    可是,侦查工作疏忽了,谁也没发现,嫌疑人在躺椅下藏了把砍刀——后来据嫌疑人交代,这20多年他心里一直不踏实,不仅躺椅下头,屋里枕头下面也有把刀,他平时还随身带一把弹簧刀。

    四条人命,抓进去就是个死,他已经打定主意,与其被抓,不如拼一把。

    所以,我们冲进去的时候,他反应特别快,像是……就像受过专业训练一样——警察抓捕他的情景,他一定在脑海里演练了成百上千遍了吧……”

    “等等,”吴端道:“我记得,你从墨城回来的时候受伤了,我问你怎么伤的,你说碰见打群架的,上去制止……”

    “我骗你了,就是那次抓捕任务受的伤。”

    吴端点点头,李八月继续道:“我刚刚冲到院子门口,还没进去呢,就看见嫌疑人已经从躺椅上一跃而起,还把砍刀抽出来了。

    我是第三个往里冲的,前面两个,一个是我师傅——特别沉稳的老刑警,一个是追逃地赶过来的带队刑警,张得挺壮。

    他俩很有经验,反应也快,看到这情况,赶紧停下脚步掏枪,两人一左一右闪开了,正好把后头的我露出来。

    而我……我反应就慢了一步……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嫌疑人劫持了。”

    “你?被劫持了?”吴端深吸了一口气,“这些事你都没跟我说过。”

    “我……丢人啊!我当时被吓得——一点儿不夸张,就差尿裤子了。

    嫌疑人一只胳膊勒住我脖子,只留一点儿呼吸的余地,砍刀架在我肩膀上,离脖子上的动脉1厘米都不到。面前是两个警察黑洞洞的枪口。

    我当时……真的特别怂,直接开口求我师傅,让他救我,我还求嫌疑人,千万别伤我。

    我应该还说了类似‘放你走’‘保证你安全’‘他们不会追查你了’这样的话……”

    吴端张了张嘴。

    李八月摆摆手,示意他别插话。

    一旦被打断,李八月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是有勇气说出真相。

    “当时,我师傅看我实在太害怕了,怕出什么意外,就跟嫌疑人谈判,他们收了枪,让出了门口的路,甚至,还听从要求为嫌疑人准备了一辆车。

    只有一个条件,我师傅要求换我——他去当人质,把我换下来。

    我真不是东西,当时满心里想的都是赶紧换,我一秒钟都受不了了,巴不得赶紧逃回家大哭一场去。

    现在想想,我师傅都五十多岁了,一辈子不知抓了多少坏人,原本再干几年就该退休了,可是……就因为我,我胆小懦弱,他……他就……牺牲……

    他是替我去死的啊!你说,我是不是最差劲的人?”

    吴端问道:“怎么就牺牲了?”

    他只希望这讲述能快点结束,好让李八月少受些折磨。

    “我师傅想趁换人的时候把他制服,可是……毕竟年纪大了,身手没那么快了。

    而我……我当时吓得站都站不住,别说跟师傅配合了……

    最后,嫌疑人是抓住了,师傅也受了伤,腹部被捅了两刀。

    送医院的时候,师傅还跟我说没事儿,以前受过更重的伤。

    我真以为不会有事儿,可谁能想到……他在抢救室里,没挺过来……可能……可能是我们那小地方医疗条件差吧。

    我真的……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老婆半瘫,好多年了,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凭着那点死工资,照顾老婆,拉扯孩子,好不容易——他儿子跟我一样大,大学刚毕业——好不容易熬出头,总算能享一享后辈的福了,却被我害得……”

    明白了大致经过,吴端道:“你的履历里没有这件事,家里花钱了?”

    李八月点点头,“赔了钱,又托关系把我的实习记录给消了,我回墨城,假装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跟你一块儿找工作。”

    李八月肩膀剧烈颤抖着,他抬手捂着脸,似乎是无法面对,眼泪从指缝里往外淌。

    吴端给他递上纸巾,“想听听我的看法吗?”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