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九章 暗流(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我想到了,”李八月迟疑着答道:“你们在查我吧?吴端也在查我,他不承认。”

    “那不重要,他尽他的职责而已,问题是……你有什么怕被他查到的事儿吗?”

    “我没有!”李八月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似的,“呵,你是故意来膈应我的吧?我的孩子死在你家,我还没问你,你倒先……你有什么立场怀疑我?!”

    “我……”闫思弦身子向前倾了倾,语气也轻柔缓慢下来,“我不是那个意思,老李你别激动,咱先别生气……好吧,你不怀疑我,我是感激,但你要是指望我投桃报李,抱歉,不行。

    我能做到的是,帮你证明你没问题——我真的希望如此。”

    李八月沉默了片刻,一开始他的胸口剧烈起伏,闫思弦真担心他有个三长两短,见他渐渐平复下来,才放下心。

    “好吧,你怎么帮我?”

    “七年前,就是你们警校毕业的那年,吴端去亚圣书院卧底,这件事你知道吗?”

    “不知道,”李八月看傻子似的看着闫思弦,“卧底任务都要签保密协议,这是常识。”

    “那时候你在干嘛?”

    “一大堆杂事,论文、实习面试、报考市局……对了,我……”李八月迟疑了一下,“我还回了一次老家。”

    “回老家?”

    “也是为面试的事儿,那会儿我还没想好去留……你应该看出来了,我不大有主见……”

    闫思弦点头,尽量委婉道:“你心软,心软的人的确更喜欢参考别人的观点。”

    “原本我跟吴端说好了,一块留在墨城,哪怕先下基层派出所,苦点也没关系。

    可他突然回老家了——他是这么跟我说的,但其实是去执行卧底任务了——可我不知道啊,人也联系不上,我哪儿知道他是不是回家找工作去了。

    再加上,我爸妈一直劝我回老家,毕竟家里比较安逸,我爸原先在检察系统工作,托关系帮我在老家找了个很不错的实习岗位,我就回了趟家,去试试。”

    “试试?意思是……你到岗实习了?”

    “对,大学离家四年,我想陪陪父母,而且,实习地域对最终的工作单位留人虽然有影响,但影响不是特别大,我就回家实习了。”

    “你的履历上可没提过这段实习经历。”

    “因为……因为……”李八月的手攥紧了长出一截的病号服袖子,“出事了。”

    闫思弦:“?”

    “我在老家实习的时候,一个案子出了差错——要命的差错——而且,可以说是因为我的原因出了事……在那之后,我爸求爷爷告奶奶,托了不少关系,花了不少钱,才消掉了我那段时间的实习记录……

    污点被抹去,我回墨城,跟吴端一块找了工作,假装墨城才是我的起点。

    那件事,我连吴端都没告诉,如果有人要报复我,一定是因为那件事。”

    “我能理解你不想旧事重提,所以……咱们先说说时间吧,你在老家实习,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我需要具体的时间。”

    “这……一时半会儿我想不起来啊……对了,订票时间!我来回都是从网上订的车票,在我手机……”李八月打住话头,讪笑了一下,“家里老人怕我老躺床上玩手机,就没收了……”

    这可难不倒闫思弦,他道:“你不介意冯笑香查查你的订票记录吧?”

    “随便查。”李八月答应得十分爽快。

    闫思弦当着他的面给冯笑香打了电话,并让她跟李八月说通了话。

    说清楚状况的同时,冯笑香已经将李八月2010年的两次订票记录截图发到了闫思弦手机上。

    7月14号出发去宛城老家,8月26号从宛城出发回到墨城。

    看到这两个日期,闫思弦暗暗松了口气。

    他细细看了当年的案宗,几乎能够背下来了。

    2010年8月19日,亚圣书院被查封,校长李建业及相关涉案人员悉数被警方控制,经过一轮审讯后,8月21日警方搜查了李建业名下的所有住宅,其中一处就与张雅兰所描述的房屋户型一模一样。

    这说明,张雅兰被打昏并送到淫秽场所,就在8月19日至21日之间。

    如果能证明在这期间李八月一直在宛城,根本没回过墨城,那张雅兰的谎话就不攻自破了。

    好消息是,至少李八月的车票信息是这么显示的。

    “这期间你一直在宛城?”闫思弦问道。

    “嗯。”

    “吴端会去查。”

    “随便吧。”

    他的反应也很自然,这令闫思弦很满意。

    同样是被朋友背叛,好像吴端会更难过些,闫思弦想着:李八月,你小子可千万别有什么事儿。

    至于张雅兰,闫思弦仔细想了想,他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在意这个女人。重逢时的情难自已,更多因为当年的案子终于有了转机,张雅兰个人带给他的欣喜有多少,他也有点说不准。

    人心难测,有时候,人连自己的心思都未必能琢磨清楚。闫思弦暗暗感慨了一下。

    “理论上来说,我已经不用问你当年的事了,但吴端一定会去你的老家调查,以他钻牛角尖的劲头,迟早会知道,好好想想吧,你是自己告诉他,还是等他去查。”

    “我……”

    “他就在门外,提心吊胆着呢,我们这次谈话,他可吓得够呛,我出去换他,你们聊吧。”闫思弦决定推李八月一把。

    “哎,你先别……”

    闫思弦已经出了门。

    不知两人在门外说了几句什么,几秒种后,吴端大步进了病房。

    “你没事吧?……你们……没事吧?”吴端紧张地问道。

    李八月露出一个微笑,示意他坐下。

    吴端局促地解释道:“你还不知道他吗,纨绔子弟都那样儿,拿自个儿当天王老子,一点不顾及别人感受,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你怎么跟哄小孩而似的?”

    “病号都是小孩。”

    “你这两天一见我,就是帮他说好话。”

    “我……”这吴端真没法反驳,他叹了口气,“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不然我能怎么办?让你俩掐架?我也不瞒你,你俩现在都是这个案子的关系人,一个负伤,一个停职避嫌,最对不起你的还是……哎……孩子太可怜了……”

    一提起孩子,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变得十分压抑,李八月失了一会儿神,吴端便沉默陪着他。

    “我跟你说件事吧,”李八月终于回了神,道:“一件很不光彩的事,你知道了一定会鄙视我。”

    “我不……”

    “别急着下结论,你先听我说。”

    李八月靠在枕头上,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开始了讲述。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