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七章 暗流(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我还以为你不会把李八月写进来。”闫思弦道。

    “一码归一码。”

    闫思弦将本子还给吴端,“带笔了吗?”

    “随时带着呢。”

    “好,我说你写。”

    吴端有些费解,却还是照做了。

    “闫思弦。”

    “你让我吧你也写上去?”

    “我曾经去过亚圣书院,现在收留了张雅兰,收留期间李八月的孩子死在我家,难道这还算不上关系人?”

    吴端想了想,将闫思弦的名字写了下来,“行吧,我倒很想知道你怎么评价自己。”

    闫思弦挑挑眉。

    “张雅兰的高中同学、好友——加个括号——疑似男女朋友?。

    第一个发现亚圣书院可能存在向学生施虐的问题,报案,并要求警方介入调查。

    曾伪装成问题学生进入亚圣书院,寻找张雅兰,与其他学生一起,被前去查封亚圣书院的警察解救……”

    吴端忍不住道:“被解救,你可真够谦虚的。”

    闫思弦回击:“只能说明你自大,我可是以你的口吻来写的。”

    “可我不会这么写。”

    “你怎么写?”

    “我会写:有勇有谋,协助警方卧底,以极快的效率获得张雅兰死亡并被埋尸的信息,身陷险境,临危不乱……”

    闫思弦打断他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借钱?不然干嘛拍我马屁?”

    吴端摇头叹气,“某些人啊,小时候挺可爱,越长大越没人性,钱钱钱,俗不俗。”

    “所以你到底要干嘛?”

    吴端懒得搭理闫·疑心病患者·思弦,“你继续说吧。”

    闫思弦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继续道:

    “与张雅兰在一次聚会上重逢——加括号——疑似**聚会?

    后将张雅兰接到自己家中——括号——旧情复燃?还是借机调查张雅兰?

    4月29日,李八月的孩子被郭子爱送到闫思弦家中,交到张雅兰手上,根据小区监控拍下的抢夺孩子的画面,以及尸检结果,推断孩子送到闫思弦家之前,就在被抢夺的过程中受伤,肝脏破裂。后又因送医不及时,最终死在闫思弦家。

    张雅兰在4月30日凌晨,将孩子的尸体仍在附近的垃圾桶。

    事发的两天里闫思弦一直在加班,并表示孩子的事他并不知情——括号——存疑。

    目前,闫思弦被停职,接受组织调查,”

    “**……旧情复燃……你把这些词用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不会觉得别扭吗?”

    “不是我,是你,你用了这些词。”

    “好吧,既然你自己已经把内容写好了,那么,括号里的问题,你最好直接给我答案。”

    “这是停职调查的一部分?”

    “可以这么理解。”

    “我无所谓,绝对配合调查。”闫思弦耸耸肩,“但我保证,给你的回答跟之前不会有任何变化,你要是指望我给你开小灶,透露什么惊天秘密,那你真想多了。”

    吴端料到了这个答案,却还是略显失望。

    “我倒可以跟你分享几个看法。”

    “你说。”

    “得把两个组织区分来看,我们现在面临的,其一是一个利用疯子杀人的团伙,五年来作案19起。

    杜珍珠落网后,疯子团火渐渐浮出水面。想把他们连根挖起,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个团伙中,疯子只是被利用的工具,组织策划支援一系列杀人案件的,是一群正常人。

    比如,贿赂郭子爱的父母和主治医生,让他顺利出院,从而具备再次行凶条件的中年男人。还有郭子爱去抢孩子时,负责接应他的面包车司机。

    这些疯子的背后,究竟藏了多少正常人?他们组织疯子行凶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崇拜蝙蝠侠?

    还有郭子爱本人,他身上的疑点太多。他已经为疯子团伙效力,杀死了李建业。

    旧案尘埃落定,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把他从精神病院弄出来,让他去对付李八月?这样岂不是很容易暴露组织?难道不能重新找一个疯子?

    从以往的案宗来看,一个精神病患者只做一次案,并且,组织不会干预抓捕、审讯、审判,这些疯子能够脱罪,仅仅因为他们是疯子。

    19起案件,这种犯罪模式已经非常成熟,它保证了组织的隐秘性,那这次为什么要做出改变?而且是不好的改变。

    单单郭子爱重新出山这件事——背后一定有一个不得不用他的原因,可我现在还想不明白。

    而郭子爱重新出山,恰恰就被用在帮张雅兰复仇上,这让我隐隐觉得,张雅兰跟疯子团伙的关系没那么简单。”

    闫思弦靠在沙发上,揉着眉心,“没证据,张雅兰的经历全凭她自己讲述,真假难辨,我说不准……”

    不多时,他又摇了摇头,将这些疑问赶出脑海。

    他向来不愿钻牛角尖。

    “继续,”闫思弦道:“还有一个更隐秘的组织,一直藏在暗处,查无可查。唯一与这个组织有关的线索,竟然是指向许阳的。”

    “那副画像。”吴端道。

    “是啊,太像了,许阳右侧额头上有条伤疤,跟眉毛平行,其实不太明显,可就连那块伤疤都画出来了。

    正因此,我们才会怀疑许阳是把黑心救护车似乎陈强的项链、戒指、钱扔给受害者家属的疯子。

    可是,画像终究只能做为旁证,有参考意义,却不能定罪。

    单查许阳这个人,他太干净了,他好像……仅仅是一个天生的精神病,跟哪一方都没关系。

    而他之所以被卷进来,也仅仅出于偶然——他偶然跟杜珍珠被送进在同一家福利院,又偶然听到了点什么。

    他疯疯癫癫的话,好像是想跟我们暗示什么,却又……”

    闫思弦少有词穷的时候,更很少用“好像”“似乎”这一类词语,但他开始一段推理分析,他总是那么笃定。

    这次,闫思弦是真碰上难题了。

    “抱歉,我不大会安慰人,”吴端语气里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他伸手拍了拍闫思弦的肩膀,“尤其是安慰一个总在智商上碾压我,好不容易挫败一次的人。”

    闫思弦:“或许,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