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六章 暗流(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这是吴端第一次去闫思弦家。

    屋子里出乎意料的简洁。

    大量的白色、原木色,简洁到除了能一眼看出主人是个单身汉,还会联想到诸如“空旷”“禁欲系”之类的词汇。

    最吸引人眼球的,大概就是书柜,每面墙都是满满的一柜书。

    吴端粗略扫了一眼,主要国家的法律、法理研究,心理学、社会学、法医学、痕迹鉴定学相关著作、书籍、论文,国学、历史、哲学类书籍。还有一个书柜,专放些杂七杂八的书,吴端在其中看到了几套漫画,竟还有一本教人如何泡妞儿的书。

    “你还看这个。”

    “嗯。”闫思弦拉开冰箱,“你喝什么?”

    “热水。”

    闫思弦给自己拿了一瓶橙汁,又将水壶接满,烧上。

    “用不用给你来点枸杞?中年人。”

    吴端回怼道:“喝那么甜,小心得糖尿病。”

    闫思弦笑笑。

    吴端又道:“你停职避嫌,但老赵没说不让我找你,你给他下什么药了?”

    “如果可以,我倒希望给他来点……”

    看吴端皱了皱眉,似乎不喜别人拿他的导师开玩笑,闫思弦识趣地没将后面的话说完。

    “你怎么看张雅兰?”闫思弦道,有岔开话题的嫌疑。

    吴端没追究他,答道:“她有问题,我今天故意一诈,她就露馅了。”

    “哦?”

    “我说查过所有过往的出租车,其实就没查,但她心虚了,她说从大湾分局放出来那天,是打黑车走的。

    已经是后半夜了,出来拉活的黑车很少了,再说,那路段打车并不难,她为什么撒这个谎?因为有人来接应她,并且,她不想这个人暴露。”

    闫思弦摩挲着手中的饮料瓶,“所以,进一步的推论是:她跟我重逢,接近我,其实有预谋。”

    “恐怕是。”

    吴端看不出闫思弦的情绪,试探地安慰道:“也不一定啊,兴许……她不想你知道以前的事儿,所以向你隐瞒。”

    “以前的事儿?你不会是想说……她隐瞒的是正包养她的人?”

    吴端笑得人畜无害,“我觉得吧,别说一头绿毛,就算变成绿巨人,你也一样帅。”

    “滚!”

    闫思弦恶狠狠地给吴端倒了一杯水。

    吴端拿出一个笔记本,道:“我把目前进入我们视线的关键人物梳理了一遍,你看看?”

    “好啊。”

    笔记本上的内容如下:

    张雅兰:

    亚圣书院最直接最隐秘的受害者,曾被折磨至死亡状态(假死?),并被当做尸体偷偷掩埋,与楚梅有过命的交情。

    后亚圣书院被查封,校长李建业因涉嫌非法拘谨,虐待,被判处3年2个月。

    疯子团伙帮助当年的受害者,尤其是张雅兰复仇(将李八月的孩子),先后杀死李建业,胡志明,试图杀死李八月,抢走并致李八月的孩子死亡。

    照片筛选中,张雅兰试图掩盖她认得许阳,并试图隐瞒某个曾经在大湾分局附近接走她的人。

    杜珍珠:

    2012年5月4日,其女儿樊庄庄于4月19日被传销团伙折磨,并最终坠楼死亡,罪魁祸首系樊庄庄的网恋对象徐龙,徐龙被判刑4年3个月。

    徐龙出狱后,被疯子当街砍死(死法与李建业、胡志明一致),但行凶的疯子至今没有抓到(有接应?),疑似是疯子团伙为杜珍珠复仇。

    女儿死后,杜珍珠精神失常,入市第四医院,也就是精神病院治疗,并与许阳同一批转入福利院。

    2018年4月19日,杜珍珠当街砍伤胡志明,至其抢救无效死亡(疑似加入了疯子团伙?又或者是偿还疯子团伙?)

    最近一次的精神鉴定,杜珍珠为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人(之前的多起类似案件,伤人者均系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人,并都成功因此脱罪)。

    许阳:

    曾与杜珍珠同在市第四医院治疗,并一同转至福利院,两人似乎关系要好(杜珍珠赠送许阳一盆心爱的含羞草为证),许阳曾经说出“亚圣书院”,据他后来陈述,他曾听到过疯子团伙成员要挟杜珍珠(信?不信?)。

    在照片筛选中,他认出了张雅兰(见过?)。

    郭子爱:

    重度被害妄想症患者,曾当街刺死李建业。

    后被送往省精神康复中心进行强制治疗,之后被一个神秘的中年男人买通其父母和主治医生,办理了出院手续。

    楚梅:

    亚圣书院受害者,和张雅兰一样,曾遭性侵(虽然没有证据)和电击虐待,导致精神失常,其母亲是当年唯一一个要求警方彻查,希望给女儿讨一个说法的家长。经核对,其母亲于前年去世,楚梅现在本市一家疗养院。

    李八月:

    刑侦一支队成员,据张雅兰指认,是当年将她送进卖淫场所的坏警察(当年李八月22岁,是警校大四实习期间)(存疑!!!),与4月29日被郭子爱入室抢走孩子,并在小区门口被郭子爱捅伤。

    曾与杜珍珠同在市第四医院治疗,并一同转至福利院,两人似乎关系要好(杜珍珠赠送许阳一盆心爱的含羞草为证),许阳曾经说出“亚圣书院”,据他后来陈述,他曾听到过疯子团伙成员要挟杜珍珠(信?不信?)。

    在照片筛选中,他认出了张雅兰(见过?)。

    郭子爱:

    重度被害妄想症患者,曾当街刺死李建业。

    后被送往省精神康复中心进行强制治疗,之后被一个神秘的中年男人买通其父母和主治医生,办理了出院手续。

    楚梅:

    亚圣书院受害者,和张雅兰一样,曾遭性侵(虽然没有证据)和电击虐待,导致精神失常,其母亲是当年唯一一个要求警方彻查,希望给女儿讨一个说法的家长。经核对,其母亲于前年去世,楚梅现在本市一家疗养院。

    李八月:

    刑侦一支队成员,据张雅兰指认,是当年将她送进卖淫场所的坏警察(当年李八月22岁,是警校大四实习期间)(存疑!!!),与4月29日被郭子爱入室抢走孩子,并在小区门口被郭子爱捅伤。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