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五章 分崩离析(8)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我没太明白你的意思。”张雅兰抬手撩了一下头发。

    “就是字面意思,谁来接你的?”

    “谁会接我啊?没……”

    吴端将手边的笔记本电脑转向张雅兰,“我们调了监控,当晚你从大湾分局出来,到了这个路段就不见了。

    好在这里前后的路口都有监控,我们查询问了那个时间段过往的每个出租车司机,他们都表示没载过你。所以,接走你的,是哪辆车?”

    张雅兰愣了会儿神,一笑,“你都查到那时候了?闫思弦查的我?”

    “谁查的不重要,闫思弦一直很维护你,你心里应该有数。”

    “是啊。”张雅兰看了一会儿电脑上的监控画面,“没人接我,那天晚上我打了辆黑车。”

    “黑车?”

    “就是私家车载客收钱的那种……”

    “我当然知道黑车是什么,可是……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打黑车?而且……从监控来看,短短几十秒,那路段至少有5辆空出租车过往……打黑车,不太合理吧?”

    张雅兰道:“我知道,警察的孩子经我的手,死了,我还把闫思弦牵扯进来,你们对我有气,你们都觉得我是扫把星,是惹麻烦的。

    可我想这样吗?我想跟老男人睡吗?我想死孩子吗?我叫人帮我报仇了吗?

    你们……呵呵,你们就会逮着软柿子捏!

    我打什么车你也管?警官,我跟人睡觉用什么姿势你等下是不是也要问一问?”

    吴端面不改色,“你说完了?”

    张雅兰一愣,吴端继续道:“我希望你明白,带你来市局,是正式的讯问,一个出生不到半个月的孩子死了,你有害死孩子的嫌疑。

    跟上次在你家的询问不同,上次你只是当年亚圣书院案的受害者。

    你是闫思弦的朋友,我已经尽量体面地跟你交谈了,所以,如果你抱怨完了,就好好回答问题,看看这段监控,找出来你当时搭乘的那辆黑车。”

    张雅兰咬着下嘴唇,眼里满是委屈。

    但不知是不是吴端的严肃震慑到她了,她真的在看监控画面——至少目光定在电脑显示屏上了。

    “我记不起来了,黑天,再说都过了这么多天……”张雅兰给出了结果。

    “好吧,讯问先到这里。”

    出了审讯室,吴端对两名刑警道:“24小时盯紧她。”

    另一间审讯室里,闫思弦和局长赵正面对面而坐。

    出于赵正的要求,这次询问没有旁听,只在审讯室里放了一台刑侦记录仪。

    闫思弦自诩心理素质不错,可是对上赵正的眼睛,心中免不了打着小心。

    多年的刑警生涯让赵正的眼神十分犀利,像一双鹰眼,除了犀利,还有老年人特有的睿智祥和。

    祥和里揉着犀利,才最叫人害怕。

    看着那双眼睛,你就知道自己骗不过他,谎言将无处遁形。

    “我记得你,七年在,你在市局闹,让我们查亚圣书院,你还和小吴一起,把自己锁电疗室里。”

    赵正的语速偏慢,一句话里停顿也颇多,他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经过思考的,有一言九鼎的意思。

    “我的荣幸,无论是当年能被您记住,还是现在在您手底下工作。”闫思弦道。

    “那时候我就想,这是个好苗子,我还查了你的资料,发现你是有钱人家的独子。

    我以为你不会来干这行,还挺可惜,结果,你来了。”

    闫思弦笑笑,“您是不是对有钱人家的独子有什么偏见?”

    赵正也笑,“偏见吗?没有,倒看出你有一个先天优势。”

    “哦?”

    “至少,你不好被钱收买,毕竟吃过见过。”

    “倒是。”闫思弦耸耸肩,“看来您对纨绔子弟的要求不高,不过,可惜啊,我还是没做好。”

    闫思弦想将话题往张雅兰身上引,赵正却不接他的茬,继续道:“你来了之后,好几个案子都破得又快又漂亮。能看出来,小吴很看中你的。”

    “他会用人,那是他的本事。”

    赵正伸手关了刑侦记录仪,闫思弦知道这是有私话跟他说,却也不想表现出很期待的样子。

    “原本我还能多帮帮你们,可自从中了一次风——老了,不服不行,我得考虑退休了,”赵正道:“小吴有能力,只是太年轻,所以才一直把他放刑侦一线,积累经验和资历,我是把他当接班人来看的。”

    闫思弦没想到赵正突然跟他说这个,一时不知接什么话好。

    赵正又道:“他不能有污点,他破的案子不能有污点,手下带出来的人也不行。”

    老爷子终于进入正题了。

    闫思弦一摊手,“我人就在这儿,跑不了,您随便查,查到什么污点,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赵正伸手指了指闫思弦,“年轻人,冲动。”

    “我是有提醒你的意思,但我更想跟你聊聊这个案子。”

    “您是说,疯子杀人,还有那些欠了’良心债’的失踪者?”

    “对。”

    “洗耳恭听。”

    赵正摆摆手,“刑侦是你们的工作,我不跟你聊细节,就问一句:这案子你们有把握吗?”

    “没有。”闫思弦实话实说。

    “那就别查了,至少现在别查,没有报案人,你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现。”赵正脸上看不出表情。

    闫思弦诧异于,竟然从他脸上看不出表情。

    “一百多条人命,建国以来这么大的案子都少见。

    一旦案发,而你们没抓住凶手,那就是个天大的窟窿,’无能’这个标签会一直跟着你们,跟着整个墨城刑侦系统,到时候,你,小吴,我们所有人都得倒霉。”

    “那到什么时候可以查?您退休以后?”闫思弦并不指望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继续道:“况且,这话您应该跟吴端说,他才是支队长。”

    “你当我不知道?是你追着亚圣书院的案子不放,也是你去把张雅兰找回来的,现在,就连李八月的孩子都死在你家!”

    “我还真是惹了一身骚。”闫思弦无奈地靠在椅背上,“您劝不住吴端,让他放着那么多失踪者不管,不可能。这点您很清楚,否则您就不用跟我费口舌了。

    您还应该清楚,我给吴端帮忙,这案子能破的可能性会大很多。”

    “你已经停职了,这不合规矩。”

    “据我所知,您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可不是靠循规蹈矩。”

    “你这么跟我说话,胆子不小。”

    “您都跟我推心置腹了,我也说几句实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一定要查下去?”

    “这取决于吴端,更取决于——说这个可能有点虚,但……是真的,管它虚不虚——更取决于做一个刑警的良心。”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