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二章 分崩离析(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市公安局,审讯室。

    吴端打量着对面的女人。

    她是那种天生丽质的女人,高额头,高鼻梁,坚毅的微微向外翘着的下巴。

    她有一双杏眼,据说这种眼睛瞪起人来不仅不会叫人觉得你生气,反倒很是俏皮。这样一双眼睛,撒起娇来事半功倍。

    可她的眼中看不出一丝俏皮,只有沧桑过后的老练沉稳。

    她试图用惊慌掩盖这种老练沉稳,使自己看起来符合年纪。

    真是个懂得自我保护的女人,吴端有理由相信,即便不依靠任何人,她也能将自己照顾得很好。

    那她留在闫思弦身边的原因是什么呢?仅仅是喜欢吗?

    见吴端不说话,张雅兰率先开口,怯怯地问道:“闫思弦呢?”

    她一提起闫思弦,不仅吴端,单面玻璃外旁听审讯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

    丑闻!简直是丑闻!

    一名刑警伙同一个拎不清关系的女人,谋害了另一名刑警的孩子,并致他重伤。

    这可不就是个天大的丑闻?!

    吴端如实道:“他在另外一间审讯室,也被抓起来了,你应该知道他为什么被抓。”

    张雅兰低下头,抽了抽鼻子,再抬起头时,她眼中满是坚毅。

    “跟他没关系,是我连累他了。”

    “那说说吧,你是怎么连累他的?”

    “我……我收留了一个小孩,我有过一个孩子的,可是没了,我真的很想……可——我发誓,我好好照顾他了,没日没夜,真的,可他死了……不知道怎么的,就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趁半夜把他……把他……”

    “你把他扔到了垃圾桶里。”

    “我……嗯……”

    “你刚刚说收留,怎么收留的?孩子怎么到你手上的?”

    “是他们!他们送我的!”张雅兰环视着四周,似乎她所说的“他们”正无处不在地监视着她。

    吴端敲了敲桌子,让她集中注意力。

    “说具体点!”

    张雅兰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组织语言。

    “我很早以前就见过他们,那应该是李建业死了以后,有人守在我家门口,在我出门的时候,冲我扔了个钱包。

    扔给我钱包的男人,一看就精神不太正常……”

    “你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吗?”吴端问道。

    “记不太清了……不过,他除了扔东西,还说了一句话,大高意思就是说’已经帮我报仇了’。

    当时不懂,我害怕他有什么过激行为,毕竟精神病杀人都不犯法的,我只顾着赶紧关门。

    我在屋里打开钱包看了看,那里面有钱,还有一些证件,是李建业的证件,所以我知道那是李建业的钱包。

    可那时候……我孩子已经死了,港商为了封口,赔给我一大笔钱,够我挥霍好几年的。

    我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什么都不在乎,思考?呵呵,最好别让我用大脑……我好像还因此混进了富二代的圈子,你可以说我是外围女……无所谓,都不重要。

    那个状态,我哪儿有心思在意什么钱包,完全不记得钱包最后被我扔哪儿去了。

    包括李建业死了,我其实一直不知道……直到我遇见闫思弦,有一次说起当年亚圣书院的事儿,我才知道李建业和胡志明都死了。”

    “胡志明死了,没人找过你?”

    “有……可……我不知道算不算。”

    “什么意思?”

    “算上给我孩子,他们总过找过我四次……胡志明……那是第二次……那时候我刚搬到闫思弦家,出门逛街,买点儿生活用品,就在大街上,有个流浪汉跟我擦肩而过,说了一句话,他说’胡教官死了,报仇了!’

    就是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说完这句话,流浪汉就疯疯癫癫地跑走了。”

    “你没深究?”

    “我当时心里的确咯噔了一下,也想起来了亚圣书院的那个胡教官,可我连李建业都不打算关注,何况那个胡教官呢?而且……当街的一个疯子,我怎么深究?我连他究竟是在跟我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都不知道。”

    “所以这件事你也没告诉闫思弦?”

    “没……我……我怕给他添麻烦。”

    “那第三次呢?他们第三次找你又是什么时候?”

    “你应该也知道吧,闫思弦找人问我过去的经历,是两个女警去他家问的。”

    “我知道。”

    “就在那之后没过两天,我天晚上去社区诊所买药,帮闫思弦买的,那天晚上他胃疼,中学时候就那样,老毛病了。

    买完药从诊所出来,有个疯子一下冲上来,大晚上的,我还以为碰上抢劫的了,结果,他冲上来只说了一句话。

    他说’离警察远点!这是警告!离警察远点!’

    我觉得不对劲,可我那时候还是没往亚圣书院去想,我只是担心……会不会是闫思弦得罪了什么人,毕竟,警察这个职业……

    我怕他被报复,趁他有空的时候跟他说了几句,无非提醒他小心。

    结果,就是那次他跟我聊起亚圣书院,我才知道胡志明和李建业都死了。可我当时只顾着诧异和……说实话,我心里挺爽的,毕竟仇人死了。

    后来想了想,我才想起那些莫名其妙的疯子,那些细节。

    而且——我这么说肯定是自作多情了——我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闫思弦在帮我报复那些人。”

    吴端将一只拳头挡在嘴巴前,咳嗽了一声。

    他真的无语,这女人为什么这么说?她不知道这样是在把闫思弦往火坑里推吗?

    吴端甚至都能透过单面玻璃,感受到来自旁听者的怨恨。

    他必须承认,凭生第一次,他有了诱供,骗供,或者暴力逼供的想法,总之,只要能让这女人改口就行了。

    “话不能乱说,”吴端道:“你这么怀疑,有理由吗?”

    “当年他主动进亚圣书院找过我啊。”

    “那是七年前了,”吴端道:“他那会儿才多大?一个毛头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能一样吗?”

    “可他还帮我找到了那个警察!那个把我送到蛇窝子里的警察!”张雅兰的情绪激动起来,“我有那警察的照片!就在我手机里!”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