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章 分崩离析(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市局,会议室。

    每个人都是面色铁青,紧咬着后槽牙。

    局长赵正亲自主持会议,老人中过风,半边身子不大灵便,说起话来嘴有点歪,却一点看不出滑稽,反倒给人一种坚毅之感。

    貂芳道:“八月今早上醒了一下,医生说各项生命体征正常,就是……伤得太重,而且切除了部分脾脏,至少还要在icu住一个礼拜。

    他问孩子……我没敢跟他说,只说还没找到。”

    “保住命比什么都重要,不能让他情绪波动,严格封锁消息,任何人不得向他的家属透露。”赵正道。

    网监科主任道:“网上的消息也需要封锁,现在已经有谣传……说……”

    “说什么?”

    “说我们没本事破案,就抓疯子顶罪,杜珍珠和许阳被抓的事,也不知道怎么泄露出去了。”

    “无耻!”赵正道:“哪些媒体散布这种谣言?通知他们删!立马删!谁不删就整改谁!”

    “是是,通知已经发下去了……就是网民的舆论一时半会儿……”

    “那是你的工作职责,你想办法解决!”

    “是是是。”

    网监科主任戴着厚厚的眼镜,一看就是个技术宅,被赵正强硬的态度一吓唬,满头瀑布汗,怪可怜的。

    赵正转向吴端,“说说案子进展吧。”

    “已经在机场、车站、公路设卡,也在墨城展开通缉,郭子爱逃不出去……可……也找不到这个人,地毯式的搜捕需要时间。

    我走访了郭子爱的父母,他们一听说儿子又犯案,就什么都交代了。

    据他们说,原本他们已经不认这个儿子了,可是一个月前,有一家福利院找到他们,希望他们把儿子从精神病院接出来,送到福利院里。

    原因——大家可能不太清楚,国家对一些符合资质的福利院是有补贴的,按照他们收留的无劳动能力人的数量补贴,多收容一个人,就多一份钱。

    不过,对无劳动能力人的鉴定,过程十分繁琐,其中还牵扯到吃回扣等诸多问题,我就不细说了,总之,福利院非常喜欢郭子爱这种在精神病院里已经经过了鉴定的人,收容这种人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郭子爱的父母当时也说明了,自己的儿子杀过人,精神病院可能不会放人,但对方让他们放宽心,说是医院方面已经打点好了。

    还承诺给他们一笔钱,这老两口就同意了。

    后来,就如我们查到的,郭子爱出院了。

    顺着这条线,我们又查了郭子爱在省精神康复中的主治医生。高压询问下,医生很快承认,他给郭子爱出院开绿灯,的确收了钱。

    但是,我们去查给郭子爱的父母和主治医生送钱的人,两边却又都说不清那人的身份,只说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去男人提起的福利院里查,根本没有这么个人——他假借了福利院的名头。

    对那个男人……没有监控资料,画像也失败了,一个月前的事,双方都记不清那人的长相了。

    ……

    孩子……尸检显示孩子昨天下午4点钟死亡,死因是肝脏破裂导致的多器官衰竭。

    孩子死前不久被喂过奶粉……同一个垃圾桶里发现了一整罐刚刚拆封,几乎还没有喝过的奶粉,还有奶瓶,应该是跟孩子一起扔掉的,可惜这些东西上没提取到指纹。

    弃尸时间应该是在深夜,凶手对弃尸区域的监控分布很熟悉,再加上……高档社区的业主比较注重**,监控探头大都分布在社区周围,而社区内几乎没有监控……

    只有一处监控在凌晨4点45分远远拍到了一个人影向垃圾桶的方向走,那人好像抱了个东西,但画面实在是太模糊了,根本无从分辨那人是男是女,更别说是不是弃尸的人……”

    “过往车辆呢?”赵正言简意赅地问道。

    “查过了,没发现可疑车辆。”

    结果令每个人气结,难道只能大海捞针般地找一个疯子?难道要成悬案?难道……李八月的孩子就要白死了?

    散会之后,赵正将吴端单独留了下来。

    老人问道:“我看了你整理的案宗,胡志明和李建业的死,也跟疯子有关,这件事跟当年亚圣书院的案子扯上关系了?”

    “看来是。”

    “你要小心。”

    “我?”

    “你。你毕竟是我手把手带出来的人。”老人的身体向前倾了倾,似是有悄悄话要说,吴端赶紧将耳朵凑上前去。

    老人道:“这几年你的工作我看在眼里,冲在最前线的从来都是你……虽然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选李八月下手……但你还是小心些。”

    “我知道,”吴端低着头,“八月出这种事,是我无能……”

    “你不用有压力,警察嘛,有几个能真正走到罪犯前头去,不都是追着罪犯跑,尽力就是了了……我老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一展身手的时候,我只能做做后勤,给你们打打下手了。”

    赵正越这么说,吴端越是压力山大。

    他这位上司就是太懂得御人之道,你跟他越亲近,他对你越好,微风和煦,但你要细细品他的话,又总能觉出另一种锋利的味道。

    “我一定抓住凶手,给您和八月一个交代。”

    赵正挥挥手,“忙去吧。”

    出了会议室,吴端直接被闫思弦拽到地下停车场,拖进了车里。

    “这是要上哪儿去?”吴端问道。

    “你相信我吗?”

    “怎么突然……”

    闫思弦打断他道:“你以前说,关键时刻不会把后背交给我,现在呢?”

    “老子现在焦头烂额,你能不能别作妖?”吴端没好气,“有这个时间你不如去……”

    闫思弦依然坚持道:“你到底相不相信我?”

    “我信!信你!行了吧?”

    “那你看好了。”闫思弦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吴端,“小区里的监控没拍到,我家的拍到了。”

    “你家……这……”

    只看了一眼,吴端突然转头,瞪着闫思弦,一副“三秒钟内没个解释老子锤死你”的样子。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监控拍到什么,就是什么。

    有人敲门,张雅兰开了一下门,出去,在走廊停留了一会儿——这段时间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有没有见过什么人,总之她抱了个孩子回来。

    在屋里徘徊了一会儿,看起来她有些手无足措……然后她就给我打了电话——就是案发当天我接到的那通电话。

    我说呢,为什么那天她莫名其妙……

    ……然后她出门,应该是去附近超市买了奶瓶奶粉之类的东西……从监控来看,她一直在照顾孩子,直到昨天深夜……她起来看孩子——被吓得坐在地上,之后就是收拾东西,抱着孩子还有她买的奶瓶奶粉,出了一趟门,空手回来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