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九章 分崩离析(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的手机再次响起,是貂芳打来的。

    他拿着手机的手不住地发着抖。不敢接,怕听到什么坏消息。

    闫思弦一把拽过他的手机,按了接听键。

    “什么情况?”他的声音沉稳冷静。

    “不好,”貂芳道:“多处内脏受损,失血性休克,正在抢救,是最好的外科大夫……伤得挺重,但是凭心来说,能不能挺过来要看伤者的意志力,一念之间……家里人都来了,老婆刚生完孩子,哪儿受得了这个刺激,昏过去两次,哎……你们那边有没有好消息?”

    “没,嫌疑车辆没找到。”

    貂芳叹了口气,“那还是别说了,赶紧找吧,我就在医院盯着,放心。”

    “好。”

    警察遇袭孩子被抢的消息,很快传扬开来,但凡在公安口子上工作的人,都在打听这一消息,出于某种兔死狐悲的同理心,和不想警察威严受到践踏的自尊心,大家多少都希望出些力,能出动的警察,全部上街寻找孩子,市公安局局长亲自主持工作。

    “小区监控拍到嫌疑人的脸了,很清楚,”冯笑香这边终于有了一个好消息,但她又道:“监控拍到的画面很……奇怪,你们自己看吧。”

    的确很奇怪,那个抢走孩子的人,一边奔跑,一边咧着嘴,看样子是在大笑。

    “这是……嗑药了?”吴端道。

    “不像,”闫思弦摇头,“你看这里,他把孩子仍上车,接连捅了李八月六刀,自己上车,又踹了李八月一脚……这些动作精准度很高,一气呵成,可不像是磕了药。”

    “那……”

    冯笑香处理过的高清截图发到了两人手机上。

    “这人……”

    “是他……”

    闫思弦和吴端同时一愣,一个从车后座上拽出一本案宗,另一个则翻看起手机里的资料。

    “这人……当街捅死李建业的疯子……就是他啊……那怎么会……怎么……”

    就俩闫思弦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吴端道:“他叫郭子爱,男,29岁,感情受挫期间经历了一次车祸,因此患上重度被害妄想症,曾经送医治疗,但效果不好,被父母接回家看护。

    因为看护疏忽,导致他拿刀当街刺伤亚圣书院的前校长李建业,当时他就被抓住了——那案子后来转我手上,绝对不会错!就是他!我对他很熟!——当时的精神鉴定结果,郭子爱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所以法院只能判他强制治疗,人被送到省精神康复中心去了。

    算下来,已经三年了,可现在……怎么会……”

    闫思弦对电话那头的冯笑香道:“我要知道郭子爱什么时候离开精神康复中心的,能查到记录吗?”

    “查到了,”冯笑香道:“一个月前他的监护人——也就是父母,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他的主治医生给出的意见是:病情大幅度好转,情绪稳定,可以出院由家人看护。

    不过,有一点比较可疑……我调取了郭子爱的探病记录,自从他被送到精神康复中心,他的家人就再也没去看望过他……”

    “有他家地址吗?我要去见见他的父母和主治医生,现在!”

    “有,我发你手机上。”

    几人终于开始正儿八经地分析起问题,吴端被这氛围影响着,很快冷静下来。

    赶往郭子爱家的途中,吴端又联系了交通部门,查询面包车的车主信息,很快便有了结果。

    “被盗车辆!又是被盗车辆!”吴端道。

    两人还记得,杜珍珠从福利院走丢,正是因为福利院的车子和一辆被盗桑塔纳发生刮蹭。

    “又是被盗车辆。”闫思弦皱着眉重复了一遍。

    李八月的孩子被抢,似乎跟那群惩罚犯罪的疯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这案子就是那群人做的。

    可是闫思弦想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那群惩罚犯罪的人突然将枪口对准了警察,而且是一个已经转到文职岗位的警察。

    闫思弦掂量这吴端跟李八月的关系,斟酌了一会儿道:“有没有可能——我只是说一个假设——李八月他会不会……”

    “你想说他和那些被报复的对象一样,欠过某种’良心债’?”?“是。”

    “不可能!我们大学四年同学,一起参加工作七年,11年了,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

    “没有可是!你不了解他!”

    闫思弦没再接话,只在心里叹了一句:是啊,我不了解他,所以我才能保持中立。

    车里的沉默让两人都有些烦躁,好在,闫思弦的手机响了,看来电显示,是张雅兰打来的。

    在闫思弦的印象中,张雅兰很懂事,懂事到没什么存在感,就像他家里的一件家具。

    她从不会在闫思弦工作的时候打电话来,今天倒是破了例。

    “怎么了?”闫思弦问道。

    “你忙吗?”

    “忙,不过现在有点空闲,你说。”

    “那……算了……你今天能早点回来吗?”

    “恐怕不行,有案子,这两天可能都回不去。”

    “那……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家里。”

    虽然闫思弦不明白那套空房子有什么好照顾的,但他还是道了谢,并嘱咐张雅兰好好吃饭,给她的卡不必舍不得花。

    “礼貌有余真情不足啊。”吴端道。

    闫思弦耸耸肩,“有时候真是……搞不懂女人。”

    闫思弦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这通他不太上心的电话,为以后的一系列变故,埋下了祸根。

    ……

    一天后。

    天刚蒙蒙亮,环卫工人老李就赶到了自己负责清扫的路段。

    那是墨城的“富人区”,出了名的环境优雅治安一流。分配到了这样的路段,简直就是环卫工人中的王者段位。

    老李像往常一样扫干净了整条街,空余时间他便去翻一翻垃圾桶。

    倾倒垃圾桶并不是他的工作,可垃圾桶里总有惊喜。

    今天,他真的遇到了“惊喜”。

    那是一小团被子,从大小和形状来看,应该是个婴儿的襁褓——老李有这方面的经验。

    老李一边感慨“有钱人真浪费,九成新的东西就扔了”,一边盘算着捡回去可以给孙子做一个小褥子。

    当他将那襁褓反过来……

    “啊啊啊啊——”

    僵硬苍白的小脸儿,空洞的眼睛……

    “死小孩啊啊啊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