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七章 八月!八月!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许阳打量着周围。

    一路上,他的眼睛始终透过车窗向外看,对他来说,似乎一切都是新鲜的。

    闫思弦和吴端也在用目光交流。

    吴端:你看他的样子,应该很长时间没离开过福利院了吧?

    闫思弦:不好说。

    直到进了市局的小会议室,许阳还在四处张望,眼睛都不够用了。

    吴端敲敲桌子,让他集中注意力。

    “可以说说你的事了吧?他们为什么害你?”

    “因为……我听到……他们要杀人!”

    “谁要杀人?”

    “就是……他们……他们让疯子去杀人,疯子要是不听话,就要被秘密处死……我不想杜珍珠死……”

    “所以,杜珍珠杀人,是有人逼迫的?”

    “嗯。”

    “是谁逼她的,你知道吗?”

    “一个……女的。”

    吴端追问道:“是福利院的院长吗?”

    “院长……院长……她只是个小丑。”许阳狡黠地一笑:“和你一样。”

    吴端当然不会被他的一句挑衅激怒,继续问道:“你在哪儿听到这些消息的?”

    “喔……在鸡冠花旁边……阳光下面……”

    算了,不能对疯子要求太高。吴端暗暗摇摇头。

    闫思弦却拿出一沓照片,递给许阳,“你看看,逼迫杜珍珠杀人的女人,在这些人里面吗?”

    吴端注意到,张雅兰的照片也在里面。而且许阳似乎对张亚兰的照片很感兴趣。

    许阳把其余的照片一把全扔了,天女散花一般,他挥舞着张雅兰的照片,看着飘落的“花瓣”傻笑。

    闫思弦努力克制着想揪住许阳领子问个清楚的冲动,吴端赶紧替他问道:“是她吗?你为什么拿着她的照片?”

    许阳突然尖叫着将手中的照片撕得七零八落。

    “她来了!她来报仇了!……都得死!你们都得死!……”

    他的声音尖利,刺得人耳膜生痛。

    在这凄厉的声音之下,吴端“老司机带带我”的手机铃声,甚至都有了种雅致之感。

    李八月打来的。

    自从那天在医院错过见面,两人各自忙着,一直没联系过。

    吴端捂住左耳,用右耳接听了电话。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电话那头的呼喊声并不比吴端这边的情况更好。

    那种喊叫声吴端并不陌生,几乎每个受害者的女性家属都会那么喊叫——有时候,她们甚至都没了眼泪,只剩下嘶哑的喊叫。

    吴端已经听出,发出喊叫的正是李八月的老婆,这让吴端的心骤然缩紧。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

    “怎么了?孩子怎么了?”吴端焦灼地大声问道。

    “孩子……被抢……了”电话那头突然换了李八月的声音,“灰色……面包车,往江北……路……车牌号……703……”

    “八月!八月啊!……你不能死啊……孩子!孩子啊……”又换上了女人的哭喊。

    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吴端只觉得头皮发麻,拿着手机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

    ……

    半小时前,李八月家。

    这十天来,李八月学会的东西,比以往半个月还要多。

    从面对一个柔软新生命时的手无足措,到能熟练地抱着孩子,响应这个小生命的一切需要。

    他不仅要忙着照顾妻儿,还要想方设法协调因为突如其来的大家庭生活,而时不时发生的摩擦——为了照顾产妇和孩子,李八月的母亲、丈母娘、老丈人都搬了过来。

    他的父亲也想来的,可是……每天早晨大家排队用卫生间都成了家里的一个难题,老爷子忍住了。

    就在刚才,李八月的妻子还跟两位母亲就“孕妇能不能洗头”发生了争执,李八月陀螺一般,一会儿劝这边,一会儿又让那边少说两句。

    终于,在妻子提出“出门转转”这个更大胆的想法后,两位老人终于妥协,准备了热性的生姜水,让她洗头。

    头才洗了一半,又因为李八月的妈母亲提了一嘴“二胎”,还没从疼痛阴影中走出来的妻子委屈地大哭起来。

    妻子的父母虽然没说什么,但毫不掩饰眼中的埋怨,李八月的母亲脸上一下子挂不住了,讪讪地让儿子去劝。

    他能怎么劝?原本通情达理的老婆现在变得喜怒无常,他都快不认识了。

    李八月真是深刻感受到了做为女人的不容易,生产不仅让她们身体上承受痛苦,还在某种程度上折磨着她们的心理。

    他甚至有点庆幸,幸好同事们都忙,没时间来参观他的家庭此刻有多狼狈。

    他哄了自己的老妈两句,将孩子塞给老妈,又帮哭泣的妻子把头发冲干净,扶她回卧室,拍着妻子的背低声道:“谁说要二胎了,咱不要,一个小祖宗我现在都供不过来。”

    李八月还不忘补充一句:“再说,我也舍不得再让你受罪啊,你太不容易了。”

    李八月决定,妻子要是还哭,他就再加上几句诸如“做牛做马”“一心一意”的保证。

    好在,妻子听了软话,哭声渐弱,李八月又劝慰道:“我知道,两家老人都是老观念,总跟你有摩擦,人多也让你心烦,但他们总是为了咱好,就相互理解理解。你前阵子怀孕的时候,不是还总想你妈,也想我妈做的糖醋排骨吗?

    人都这样,不见面了想,见了面又恨得慌,这才是一家人嘛……你要实在不爽,我就……让我妈回家去。”

    妻子抽着鼻子道:“你妈也不容易。”

    李八月笑道:“我就知道,我老婆最懂事了。”

    妻子在他肩上打了两下,“你也就敢嘴上说说,真把你妈赶走,你不得跟我急啊?”

    “呦,谁敢跟你急,我现在就恨不能把你当老佛爷供起来。”

    妻子听足了软话,态度已经缓和下来,嘴还硬道:“那你去跟老太太说清楚,我可不生二胎,以后咱家少提这事儿。”

    “成,我马上就去做老太太的思想工作,首长还有什么指示?”

    妻子终于破涕为笑。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外面有三位老人,所以夫妻俩并没有过多关注。

    “谁啊?”李八月是母亲将孩子放在客厅地毯上的婴儿床里,走到门口问道。

    另外两位老人,一个在卫生间收拾儿媳妇洗完头之后湿漉漉的地面,另一个则在厨房准备午饭。

    “快递。”

    李八月没少在网上采购孩子的一应用品,最近家里常常收到快递。所以,他母亲也没多想,就开了门。

    “您好。”

    “您也好。”老太太一边回应门外小伙子的问好,一边在心里琢磨:不是送快递吗?手里怎么没拿东西?

    就在这是,那小伙子一把将老太太推了个大屁股蹲。

    “哎呦——”

    老太太大叫一声,与此同时,小伙子已经眼疾手快地捞了孩子,夺门而逃。

    李八月从卧室冲出来的时候,脑子轰地一声。

    纵然他有着好几年的一线办案经验,却还是愣了三秒钟。

    “操!”

    他大骂一声,追了出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