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四章 警察!别动!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

    法医办公室里,吴端坐在貂芳办公桌对面,“怎么可能?搞错了吧?”

    “受害者是当年亚圣书院的教官,做过一些违法勾当,只是象征性判了一两年,这些我知道,你在亚圣书院卧过底,对这个案子格外关注,我也知道,所以,你怀疑他被人报复,我完全理解。

    但是,吴队,要搁20年前,精神鉴定造假还有可能,可是现在全靠仪器,尤其杜珍珠这种中枢神经细胞受损,脑部已经发生了器质性病变的,做个ct一目了然,不存在人为造假的可能性。

    当时给她做ct检查的时候,我和八名神经外科专家就在跟前看着,而且……我还留了个心眼,之后又单独带她去一家非三甲医院做过一次检查,和集体鉴定时的结果一模一样。”

    吴端看着那一纸鉴定,十分受挫。

    貂芳走到他面前,曲起中指在他头顶敲了一下。

    “还有,你下次要是再质疑我的工作能力,我就……就……”一时还真想不出能把他怎么样。

    吴端接过话头道:“要不你就以身相许?”

    “呸!臭流氓!”

    “说真的,还有什么比嫁给我更好的报复方式?以后你就能跟我作天作地,花我卡里的钱,吃我碗里的肉,心情不好了还能骂我两句,实在不好打两下也行……再过几年你还能打我的娃呢……啧啧啧,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怎么这么优秀,我都想嫁给自个儿了……”

    “我去……”

    果然一物降一物,此刻侃侃而谈骚话满嘴的吴端,到了闫思弦面前准蔫头耷脑,果然闫思弦才是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吗?

    正当貂芳为自己在食物链底层的位置感慨时,吴端却言归正传道:“鉴定结果是一回事儿,但……咱们私下里说说,你看有没有这种可能:

    虽然杜珍珠的那什么细胞……有病变,ct可以扫描出来,她病得的确很严重,但她的病还是可以通过药物控制的,不然不可能出院回家,她是在意识清醒,有自主行为能力的时候对胡志明动手的,你们这个鉴定只能说明她现在无刑事责任能力,可说明不了她对胡志明动手时的状态。”

    “理论上来说有这种可能。”貂芳道。“但我毕竟不是精神科的专家,不好下定论,这样吧,我帮你约一个——当年我在精神病院进修,带过我的导师,老资历了,在业内特别权威,这次做精神。你有什么问题,可以一次性问个清楚。”

    “行啊,那就太感谢了,你约好人了随时通知我,看你们这边的时间。”

    “得嘞。”

    ……

    “站住!”

    闫思弦大吼一声,能看出来,跑在他前头的男人比他矮半头,却比他胖出一圈,身体素质显然不如他,可对方拿出了逃命的架势,好像一旦被闫思弦抓住,就要立马拉去枪毙。

    穷途末路往往能激发人类的潜能,任凭闫思弦跑得口干舌燥,上气不接下气,前方的男人却始终能跟他保持匀速运动和恒定距离。

    “妈的!”闫思弦发了狠,“开枪了!”

    他是带了配枪的,但对方单方面逃窜,且是一打照面就逃,连话都没说上一句,这种情况并不符合开枪的标准,为避免麻烦,闫思弦只能口头上吓唬吓唬对方。

    这一点令闫思弦有些不习惯,国外对警用枪支使用的要求,可没有国内这么严格。

    不过,恐吓还是起到了一定效果。

    跑在他前头的中年男人吓得一缩肩膀,猫着腰回头观察“敌情”。

    就在他速度稍缓的瞬间,闫思弦脚下猛一发力,追上了几步,抬手死死揪住了对方后领子。

    “站住!”

    对方如同一匹被猛勒了一缰绳的马,吱嗷喊叫一声,差点儿飞起来。

    “还跑?!”闫思弦死死将那男人按在地上,在自己肩膀上蹭了蹭脖子上的汗珠。

    随行的警员迅速赶到,七手八脚地将那男人押上了警车。

    上了车,闫思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极力克制着颤抖的双手——这是他第一次单独擒拿一个成年男人,事发当时肾上腺素作用,大势所趋,只顾着一个劲儿往前冲,现在想想,后怕得厉害。

    这大概就是吴端的日常工作吧,闫思弦想道。

    七年前在亚圣书院,两人曾短暂地**相见了一次,闫思弦记得对方身形修长结实,如今……天热了,吴端穿过一次短袖,露出了右上臂外侧一道足有十厘米的伤疤。

    不知道他受过多少次伤。

    闫思弦今天有些不在状态,到了市局,下了车,还有点儿神游天外,也没注意周围,差点儿被人撞个趔趄。

    不过很快,就有一双手扶住了他。

    吴端问道:“你怎么样?吓傻了?还是受伤了?”

    闫思弦翻了个白眼儿,“你就不能盼我点儿好?”

    吴端挠挠头,“那……没受伤吧?”

    “嗯。”

    吴端指着从车上押下来的男人,问道:“这谁啊?跟陈强的失踪有关?”

    “陈强开救护车的时候,不是导致一个病人送医不及时死亡了吗?这是病人的儿子。”

    “有作案嫌疑?”

    “别提了,奇葩一个,我就是找他了解些情况,谁知道我刚亮出来证件,这小子拔腿就跑,我就追呗……一通跑啊……啧啧啧,这辈子在学校长跑偷的懒都给我补回来了。”

    吴端笑道:“没事,我就喜欢遇上这种怂人,越是肿胆小怕事的人,越好审,你不说话他自己先露怯了,随便吓唬吓唬,能吐得干干净净。”

    不出吴端所料,这陈强还真爆了个猛料。

    审讯室里。

    “你跑个蛋啊?!”闫思弦少有地爆了句粗口。

    “警察同志,我怕啊,我怕说不清啊……我……我知道陈强死了,我还……我……”他低着头,肩膀不断颤抖,“我可能见过杀陈强的人,他给了我几样东西,陈强的金项链、金戒指,还有钱什么的……他还……还跟我说过几句话……那是个疯子!疯子!”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