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一章 小王子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张雅兰叹了口气,“是啊,是啊。”

    短暂地沉默片刻,张雅兰继续道:“那时候孩子刚过完两岁生日,能跑能走,话都能说得很清楚了,正是特别可爱的时候。

    对了,他叫闫文达,门三闫,文化的文,达到的达,我给他起的名字……”

    听到这个姓氏,闫思弦莫名出了一身冷汗。

    他知道张雅兰的意思,她没忘了自己,始终心有念想,或许是因为年少时的一点帮衬,令她念念不忘,就连孩子的姓氏,都用了自己的。

    这报答来得太突然,太重,这念想太过深沉,让闫思弦喘不过气。

    他伸手松了松领带,又挽起了衬衫袖子。

    “你没事儿吧?”吴端道。

    闫思弦摇摇头,不想说话,他喉咙里仿佛卡了个东西,上不去也下不来。

    张雅兰继续道:“我是怎么养活他的,就不用多说了吧,总之,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香港老板,说是包养也好,怎么都行。

    那个老板对我说不上多好,也说不上多差,大家就是各取所需。

    我住在他的一套房子里,他每月给我六千块钱,唯一的好处是,只要孩子不打扰我跟他相处,他就同意让我带着孩子一起住。

    可他有个毛病——吸毒。

    我也说不上他有没有瘾,反正偶尔会吃一些药片。

    他让我跟他一块吃,我不同意,他也不勉强。

    可是那天……”

    张雅兰的声音突然抖了一下,紧接着就是压抑的哭声,“他……给孩子……吃药……”

    挤出这几个字,她终于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经历过无数磨难,无论遭受虐待还是沦落风尘,都没被击垮的女人,终于暴露出了心中无法愈合的狰狞伤口。

    她的哭声太过凄惨,犹如杜鹃啼血。女警们不断地在旁安慰,也只是徒劳。

    “你要不要上去看看?”吴端问道。

    闫思弦摇头,“我去了更尴尬,让她哭吧,她在我面前从没这么哭过,发泄一下也好。”

    吴端摘下耳机,欲言又止。

    闫思弦瞟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吗?”

    闫思弦揉着眉心,摇头,“我不知道。”

    “你喜欢张雅兰吗?你爱她吗?”

    这两个问题接连从吴端嘴里问出来,让人听了觉得十分别扭。

    闫思弦此刻就很别扭。

    吴端才懒得管他的情绪,只道:“你能不能像个爷们儿?张雅兰的意思很明显,人家连孩子都跟了你的姓了,可她那种情况,能跟你直说吗?你闫公子身边的莺莺燕燕,想必随便哪个都比她强吧?

    她不能说,你要是也装傻,那你就是个臭流氓。

    问题是,你喜欢她吗?喜欢,你就好好问问自己,能不能做到不计前嫌。不喜欢,你就不该继续把她留在你身边,你又不缺女人,为什么还要给张雅兰念想?……”

    吴端还想再唠叨两句,发现闫思弦看他的目光实在古怪,只好问道:“我哪里说得不对?”

    闫思弦摇头,挑起嘴角笑了一下,“没有,你说得很对,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跟我说这些……呃……其实,你问我接下来怎么办,我以为你问的是案子。”

    吴端摸了摸鼻子。

    闫思弦继续道:“我把她留家里,最主要原因是她身上有疑点……好吧我承认,那天晚上见到她的时候,我相当失态,还有刚才,她说她孩子姓闫,的确……有点吓着我了,喜当爹什么的,我可从没想过。

    跟她装傻是不道德,但你可别忘了,那天从大湾派出所出来,她就立即失踪了,我,笑笑,还有你,都没能把她找出来。

    我之所以能再见到她,是她主动联系我的。

    就从这一点,我有理由怀疑,她比你我道行都要深,所以,究竟谁装傻,谁顺水推舟,现在还不好说。

    悲惨事迹已经讲得差不多了,我相信,大部分都是真话,一些关键环节的人物——诸如她那位初中同学,还有她的父母,包括她刚刚提到的港商,有心找得话,都能找到,求证,她不会傻到在这些问题上撒谎。

    问题是她没讲的事儿,七年了,她再没用过张雅兰的身份,不然你早找到她了,她一定有假身份,假身份是哪儿来的?

    还有,如你所说,既然她还惦记我,连孩子都跟了我的姓,为什么从没试着联系我?——我跟她那对奇葩父母不一样,我可没搬家,连手机号都没舍得换。

    可是偏偏就在胡志明出事前后,她出现了,最近的巧合是不是也太多了点?

    我是滥情了点,必要的时候,我也不介意出卖一下色相,跟张雅兰发生点什么,但这不意味着智商下线任人利用。

    接下来的询问才是关键,所以,吴队,收起你泛滥的同情心吧。”

    闫思弦有些玩味地看着吴端,轻轻摇了摇头,笑道:“你还真是一朵奇葩?”

    “我?我怎么了?”

    “干咱们这行,同情心是奢侈品,留着那玩意,只会干扰你的理性判断,没有任何好处。

    你这么富有同情心,很容易抑郁的,要不要给你介绍个美女心理医生?提我的名字可以打5折。”

    “你滚!”

    对这狼心狗肺的玩意儿,吴端不想说话。

    这时,闫思弦的手机响起,他将来电显示亮给吴端看了一眼,是张雅兰打来的。

    闫思弦无奈道,“看来,她不打算给我们询问的机会了。”

    说完,闫思弦接起了电话,他拿捏着语气,表露出恰到好处的紧张担忧。

    “你还好吧?她们没问什么刁钻的问题吧?”

    “没,挺好的,有些事说出来心里就畅快些……谢谢,谢谢你,你的同事人很好的。”

    “怎么哭了?”闫思弦当然听出了对方的哭腔,焦急道:“我这就回去,你别哭了。”

    闫思弦指了指车外,吴端点头,闫思弦下车,回头打了个“回见”的手势,小跑进了公寓一楼大厅。

    吴端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有了种莫名的期待——要是真能看到闫思弦棋逢对手,那应该相当有趣。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