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章 采姑娘的小蘑菇(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什么?!

    警用专线的耳麦里,每个人都沉默着,但大家又心照不宣地感受到了其他三人的吃惊。

    “我想起来了,”张雅兰继续道:“我想起来自己是谁,想起来是怎么被送到亚圣书院,想起来他们是怎么折磨我的,还想起来,我一直惦记的孩子的爸爸,就是那个电击我、折磨我的人……

    可是……呵呵,可能是老天爷可怜我吧……我一下子就又想开了。

    你们可能没法理解,太疼了,即便想起来了,我当时也来不及有什么特别的情绪,疼到……不允许你有别的情绪和想法,除了疼,什么也感受不到。

    后来,孩子生出来了……我是在一个黑诊所生了孩子,生完我就在那儿睡着了,睡了好长的一觉。

    可能是那时候年轻,身体底子好吧,是真能抗住折腾啊,要是搁现在,八成得死那儿吧。

    诊所大夫是个大姐,人挺好,帮我把孩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我在她诊所里住了几天,她帮我催奶,直到我能喂饱孩子,才回家。

    ——这些都是后话了。

    生完孩子,等我睡醒,脑子空空的,我就那么睁眼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想起来那些事儿了……太累了,真的,生完一个孩子,累得就感觉……那口气儿好像没了,想不想得起来都不重要了,我自己怎么样也都不重要,就还按原先的计划,好好养孩子吧,我……我再也禁不起任何折腾了。”

    “你还是不想回家找父母吗?”女警问道:“还有李建业,你想起了以前的事,应该很容易就能打听到李建业被捕的情况,没想过报案,给自己讨个说法吗?”

    “我说了,禁不起折腾了……呵呵,算了,说实话吧,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去家里找了,可是父母已经搬家了——他们都没想过有一天我可能会回去,直接就搬家了——我心就凉了一大截。

    不过,我还是找到他们了,我看到他们住进新房子,还买了一辆车。

    我喊我妈,我妈看见我,没敢认——刚生完孩子,那会儿变化太大了。

    他们一开始特激动,二话不说拽着我就回家,呵呵,可惜,回家后我妈首先问的不是我这一年怎么过的,而是学校里学的课程还记得多少,要是回去读高三,会不会跟不上,要是去高二蹲一级,年纪会不会太大了,让人笑话……

    可笑吧?没事,你们可以笑,我早就习惯了……

    我家条件一般,父母都是工人,打我小时候他们就特别要面子,自己没本事,只能拿我的成绩跟别人家小孩比。

    我学习好,他们脸上就特有光,走路都是昂着脖子的,后来玩了一阵子游戏,成绩下来点,他们就怕得要命,直接把我送亚圣书院去了。

    这样的家长,以前我还能忍,可我已经经历了那些事……怎么说呢,我跟以前完全都不一样了,可他们还是老样子,我怎么忍?

    我跟他们讲了这一年的遭遇,毫无保留——我都是被迫的,没觉得丢人,我希望他们能理解我,接纳我,也接纳我的孩子。

    呵呵,他们被吓得不轻……一年了,对我的遭遇,我不相信他们没做过最坏的考虑,可他们就像两只鸵鸟,即便有那些念头闪过,也立马赶出脑海。

    他们做了妥协,我’死了’,他们选择跟亚圣书院私了,跟李建业私了,他们让人拿钱买断了我这些经历,拿人手软。

    现在我又’活了’,他们怎么面对?……呵呵,对他们来说,可能我死了更干净吧。”

    与几名刑警相比,张雅兰的情绪反倒显得十分平静,历经磨难的她本该在家里得到亲人的安慰和支持,显然,并没有。

    张雅兰继续道:“我在家住了三天,带着孩子,这三天里,我的父母一直暗戳戳地商量着,我只能等待他们商量的结果。

    第四天,他们把我叫到饭厅,我们坐在餐桌前,那是一次特别正式的谈话。

    真是讽刺,以前家里住小房子的时候,我想象过,什么时候能像电视剧里一样,一家人坐在一个正儿八经的餐桌前,而不是吃饭也要在茶几上凑合。

    现在倒是都有了,就是变了味道。

    他们是来通知我最终决定的,主要有三点:

    第一,孩子必须送走,他们觉得孩子是我的污点;

    第二,这一年的事不准提,他们嫌丢人,同时也害怕已经到手的房子、车、钱出什么岔子。我爸连理由都帮我编好了,就说我这一年抑郁了,看病去了;

    第三,我必须从形象上做出改变,瘦下来,不再浓妆艳抹,用他们的话来说,‘像原先一样,有个学生样子’,然后就是回学校,考大学。

    他们让我跳过这一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这话说出来好简单是不是?有点可笑是不是?

    可我真的考虑过,我真的,真的试着按他们说的来。

    我还年轻,就算荒废了一年,很多事情真的还可以捡起来重来的。

    唯独送走孩子,我不能同意。

    我最难的时候,他是我的精神支柱,我谁都不记得的时候,他才是跟我血脉相连最亲的人,而我的父母……他们只会计较利益,我怎么可能为了他们的计较抛弃这个孩子?

    我跟他们商量,只要把孩子留下,我就这一个条件,其他的什么我都可以答应,我甚至连考清华考北大这样的事,都敢承诺。

    可是,不行,死活不同意。

    他们跟我摆事实,讲道理,说了一大堆,什么带个孩子以后无论上学,工作,还是结婚,尤其是结婚,肯定要受影响,什么我没法想象今后日子有多艰难……

    我知道,他们说的都有道理,抛开面子不谈,他们的确也在为我打算,但我就是不同意。”

    张雅兰苦笑一下,“僵持不下的结果,我们都耗尽了耐心,可能就像所有离婚的人一样吧,一开始是一件事意见不合,升级到恶语相向,再升级到相互憎恨,恨不得杀了对方。

    总之,家里鸡飞狗跳了一通之后,我带着孩子走了,算是断绝关系了吧。

    家里就是这么个情况,至于你说报警,向李建业讨说法什么的……说实话,我那会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会儿的感觉,好像对他也恨不起来。

    该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恨谁都没用,我不愿意再花精力去恨谁,太累了……而且,我父母收了李建业的钱,我去讨说法,家里收钱私了的事儿就瞒不住了,到时候……以我父母的个性,又要跟我闹。

    我真的不想折腾了,可能是失忆那段时间,让我习惯了什么都不想,只想眼前,只想怎么活过今天吧。

    我就想简简单单地卖个身,把孩子养大,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管,都跟我没关系。”

    “可是……你的孩子还是……死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