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九章 采姑娘的小蘑菇(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女警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警察?他给你看证件了吗?”

    “看了,不过他没穿警服,我记得……他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犀利,特别像个警察。”

    “那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

    “嗯……挺年轻的,大概……跟闫思弦年纪差不多?”张雅兰道:“说实话,那段时间我记性不太好,可能也是因为电击吧……而且,我就见过他一面,现在完全想不起他的脸。”

    女警追问道:“如果给你看他的照片,或者见到他人,你能认出来吗?”

    张雅兰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在思索。

    “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没关系,你接着说吧,你说被他送到一家洗头房,在哪儿?”

    “那地方叫玉园镇。”

    一名女警道:“离墨城不远啊。”

    张雅兰道:“嗯,你们没去过吧,那地方很小,沿着公路,是个专门给货车司机服务的地方,好多洗头房、桑拿房、夜总会,还有些饭馆什么的。

    我在那儿,就是每天接客呗。

    我是被胁迫的,老板手下养着打手,把我看得很紧,压根就不能出洗头房,不过跟其她人一样,来大姨妈的时候可以休息几天,也正因为这个,我发现我怀孕了。

    一开始还不明显,我也没敢跟人说……我……我想要那孩子的……

    我知道那孩子很可能是李建业的,因为我接客的时候都有措施,应该不会是接客的时候怀上的。

    而且,孩子让我觉得……怎么说呢,就是突然跟这个世界上的某个人可以建立起紧密的联系……他是我生的,我的孩子……你懂吗?”

    她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总是小心翼翼地询问别人是否理解她,这比问题本身更令人揪心。

    女警声音里透出了浓浓的怜悯,“我们懂的。”

    “再后来就是……有一天我碰见一个客人,他是我的初中同学,学习很差的,初中没毕业就不上了,几年没见,也不知他怎么成了货车司机。

    他认出我来了,专门选的我,然后……然后他就说了好多羞辱我的话,什么没想到我也有今天,沦落到被他……他叫我张雅兰,他说我叫张雅兰。

    我知道碰见熟人了,就很激动,也顾不上他羞辱我的那些话,我就一个劲儿问他,我是谁,从前是干什么的,我家是什么情况。

    我跟他说我失忆了,他不信——呵呵,正常人都不会信吧,他觉得我是因为没脸面对老同学,才想了这么一个烂理由。

    我哭了,那是失忆以来我第一次哭,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跟这个世界有了一点联系,第一次觉得我要是过错这个机会,可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跪下求他,不是求他救我——我知道他救不了我,只是求他跟我讲讲我的事。

    我不停地跟他解释,把我失忆以后的经历全告诉他,他可能是有点信了吧,开始跟我说以前的事。”

    “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其实帮助不大,主要他是我的初中同学,而且他中途退学了,之后就再没见过,他只能告诉我,初中的时候我成绩挺好,几乎就不跟他们这些差等生说话。

    不过,他说了两个人,说是初中时候跟我关系挺好的两个女生。

    可能是因为好奇吧,纯粹是想打听我的事——反正我不相信他真心想帮我——他答应帮我联系那两个女生问问,要是她们愿意,就带她们过来,跟我讲讲以前的事。

    可她们一直没来,大概是不愿意到这种是非的地方吧,他后来倒是又带了两个同班的男生过来,都想打听我的事。

    他们告诉我,说我考上墨城一高了,还张罗着想帮我联系高中同学。

    事情已经变了味儿,你知道吗?就是每个人都想打听我的事,但也只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跟人聊天的时候能多一点谈资,没一个人真的想帮我……”

    闫思弦攥紧了拳头,吴端知道他在想什么。

    当年他们的调查方向错了,他们把重点放在寻找尸体上,再加上恰逢毕业季,同学们各奔东西,因此警方直接放弃了对同学的走访。可谁能想到张雅兰还是个大活人。

    以闫思弦的性格,更是夸张,出国后他断了跟所有同学的联络。

    如果那时候调查面能放得广一些,或许张亚兰早就获救了。

    女警又问道:“那之后呢?你怎么从那儿逃出来的?”

    “我很听话,他们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而且,我已经去了四个月,他们对我也放松了警惕,偶尔也让我跟其她的女孩儿一起出趟门了。

    我就偷了同住的两个女孩的银行卡,还想办法套话,把密码问出来了——我们关系还可以,有心套话得话,还是能问出来的。

    她们属于自愿干这行的,跟老板五五分成,有钱,不像我,赚多少全归老板,自己一分也落不下。

    我选了个机会,逃回墨城了。

    一回去,我就找了个自动取款机,把她俩的钱取出来了。

    我觉得她们不敢报警,只能吃哑巴亏,毕竟自己干着违法的事,就算他们报警,我也是受害者,被抓就被抓了吧。

    回来以后,我去过当年读的初中,也去过墨城一高,我也试着联系以前的同学。

    可是……名声不好……你们知道的,有些传言就是会越传越夸张……我都没法想象,我在她们口中有多不堪。

    再加上,肚子一天天大了,要生孩子,我总得多弄点儿钱。

    可我那时的情况,连个身份证都没有,我只能……不,肚子大了,我连那行都干不了了,只能去陪酒……”

    女警敏锐地问道:“你没去找过李建业吗?”

    “我……我根本就找不到他,我连他当初把我安置在哪儿都不知道。

    那天晚上他带我回家,之后我就一直没出过门,直到那个警察闯进来,把我打晕,带走。

    我根本不知道那是哪个小区,哪栋房子,怎么找?

    哦,对了,我倒跟同学打听过,知不知道一个叫李建业的高中老师,他们都说不知道。”

    “那你的父母吗呢?你没去找过他们?”

    “我……没有……我这个样子,有什么脸去见他们?

    而且,因为我不记得以前的事,对父母……其实感觉很陌生的。我那时候一心想着我的孩子,我打算好了,我这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稀里糊涂过着吧。哪怕一直去卖,我也认了。

    但我要把孩子养大,他是唯一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我好好爱他,他将来长大了也会爱我,保护我,那是真真正正的亲人。

    可我没想到的是,分娩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太疼了,脑子受了刺激吧,我……想起来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