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八章 卖女孩的小火柴(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我被电击过,有段时间失忆。我记得……刚醒过来,是被埋在土里的,可能是闷得,胸口特别疼……我拼命扒土,把自己刨出来……那是片荒地,我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在那儿,之前发生过什么,就连我是谁,都完全不记得了。

    你们不知道那种感觉,除了眼前的一片黑,几点鬼火,你找不到一点自己跟这个世界的联系,好像……你是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活埋,不知道该去找谁,甚至,我饿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弄点吃的……”

    有女警插话问道:“你没报警吗?”

    “我想过,可……没敢……”

    张雅兰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生怕引起两名女警的不满。

    立即有一名女警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你都可以说出来,就算不相信我们,你总该相信小闫,他会保护你。”

    “嗯……我猜想了很多种可能,无论是怎样的可能,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有人要害我,不然我为什么被活埋?

    而且,我心里隐隐有个感觉,害我的人很厉害,关系很广,我怕他们跟警察有关系。

    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我从土里出来不久,我碰见一个人——我可以先告诉你们,是李建业,亚圣书院的校长。”

    无论张雅兰对面的两名女警,还是楼下车里的吴端、闫思弦,都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雅兰继续道:“我记得很清楚,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有一辆车开上了附近的土路,朝着我这边过来了。

    荒山野岭,我顾不上别的,跑过去拦那辆车。

    车里的人就是李建业,后来我猜他那天晚上去到那里,可能是为了转移我的’尸体’吧——呵呵,可当时我不认得他。

    我记得他坐在车里的样子,他吓得脸都白了,哆哆嗦嗦地问我是人是鬼。

    当时我一点都没起疑心,以为是自己从土里爬出来的样子太狼狈,太吓人,还一个劲儿跟他解释我是人,不是鬼,我被坏人活埋,还失忆了,我求他帮帮我,至少载我一程,把我放到一个有人的地方。

    他一开始害怕得厉害,后来我好说歹说他就不那么害怕了,他问我还记得什么,我说什么都不记得,他还特意问我:’看你年纪挺小,应该还在上学吧,记不记得在读哪所学校?’——类似这样的问题,他问了好多个,后来想想,他在试探我。

    也不知道磨蹭了多久,直到远处有车灯过来——他肯定是害怕我向别人求助,一旦牵扯到别人,就麻烦了,终于答应让我上车。

    我能看出来他很害怕,就是那种干了亏心事,真的害怕遇见鬼,可当时我哪儿能想到这些,我还一个劲儿跟他保证,说绝不给他添麻烦,到一个有人的地方,无论是附近的村子还是什么,我就下车。

    可能是我的保证起了效果,他不太害怕了,一路上问了我好多问题,关于父母啊老师啊同学啊什么的,我也很努力地回忆,可是没用,脑袋好像被人给倒空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想多了还头疼。

    很快我们就上了马路,路过了第一个村子,不过他没提让我下车的事儿——他没提,我自然也不说,一来是希望他能把我捎到就近的城市,二来,他是我醒来以后认识的第一个人,可能当时太无助了吧,心里有点依赖他,希望多跟他呆一会儿……

    他开了回墨城,我看到路牌,就跟他说这名字有点熟悉,我可能在这儿呆过,他没说法,可能是在想对策吧。

    等到了墨城,他提出让我去他家,我一开始不想去,毕竟——一个老男人,我有点害怕。

    可他说他是老师,高中老师,他手机上还有班里孩子的照片——其实就是亚圣书院里的一些照片,可惜我当时没认出来……

    他说我这个年纪应该正在上高中,他可以帮我打听,万一我在墨城上过学,兴许他能打听出我的身份,帮我找到父母。

    这也是个办法,对吧?听起来还有点靠谱,对吧?……我就答应了。

    跟报警相比,我当时选择相信他……你们可能没法理解。刚才我说过了,我其实不太敢去报警,而且,他是我失忆后第一个帮我的人,就跟救命稻草一样,而且他是老师……你们能理解吗?”

    女警用尽量温和的声音道:“别紧张,那种情况下,对唯一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谁都会抓住不放吧,理解,真的,而且……不是你的错,他故意隐瞒了身份骗你……不是你的错……”

    张雅兰道:“真的吗?你真这么想?”

    “真的,不仅是我,任何听说你经历的人都会这么想。”

    张雅兰又问道:“那闫思弦呢?”

    女警毫不迟疑道:“他也一样,他会认为你是受害者。”

    “那我要告诉他吗?”张雅兰的声音里充满了希望。

    转而,她又低落道:“还是算了吧……算了……”

    闫思弦开口道:“转移话题吧,别聊我了,继续说她的经历。”

    女警通过耳机听到闫思弦的建议,立即问道:“那……你接受李建业的帮助之后呢?他伤害你了吗?”

    “他……他……”显然接下来的内容叫人难以启齿,张雅兰迟疑了。

    女警便安慰她道:“你放心,今天的谈话不会向任何人泄露。”

    张雅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小声道:“孩子……是他的……”

    “你是说……你曾经有的那个孩子,是……是李建业的?”女警问道。

    能听出来,女警在深呼吸缓解自己的情绪。

    “嗯。”

    “他是不是……强迫你?”

    “没有,”张雅兰替他解释道:“他没有,他把我安置在一套小房子里,那应该是他背着老婆孩子买下的房产吧。

    他跟我说那房子是他开课外补习班,给学生补课用的,我就相信了。

    我还问过他,为什么从来没见他带学生来补课,他说怕我见着生人害怕,他把好多赚外快的补课机会都给推了。说实话,那时候他对我不错的……

    我跟他接触,根本就想不到他是亚圣书院里那个电击过我的校长……”

    “所以,你是自愿的?”

    “我……我也没什么可报答他的……”张雅兰似乎很痛苦,“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就是校长……我不记得啊……”

    女警急忙搂住她的肩膀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我们知道你是被骗的,不怪你,你没错的……”

    待张雅兰情绪平复些,女警又道:“可是,你失踪后不久,亚圣书院就被查封了,李建业也被拘留了,他被拘留之后呢?”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被抓走,也不知道亚圣书院的事——至少当时我不知道。

    只是突然有一天,一个警察开门进屋,说他是李建业的朋友,李建业拜托他照顾我,我是不相信的,那些天除了李建业,我再没见过第二个人,除了他我谁也不信。

    我想喊,还没喊出来,就被他打昏了……”

    “你是说……一个警察,把你给打昏了?”

    “是,然后……我不知道,我应该是被那个警察送到那地方去的吧……就是……一家洗头房……”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