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七章 卖女孩的小火柴(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的第一个决定,他尚且能够严格遵守,至于第二个决定,很快他就改了主意——就在联系过小赵之后。

    小赵,全名赵安和。

    是个建材店的小老板,帮着父亲看看店送送货。

    赶得不巧,吴端联系到赵安和时,他正在外地给人送货,当天回不来。

    不过,赵安和很热情地向两人介绍了当时车祸的情况,还迅速将他拍的事故照片发给了吴端。

    据说,事故发生当时,赵安和规规矩矩地沿直线行驶,既没超车也没变道,是对方主动蹭上来的。这倒跟院长的说法一致。

    照片清晰地记录了事故现场的情况,对方的车辆、车牌号,两辆车剐蹭的痕迹,都清清楚楚。

    其中有两张照片拍到了对方车上的人,能看出对方车上当时只有司机一人,那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

    不知是巧合还是对方故意的,两张照片原本都能拍到他的正脸,却被他故意侧侧身转个头,给躲过去了。

    吴端将车牌号发给了冯笑香,不久,冯笑香回了电话。

    “吴队,咱们开始管偷车案了?”

    吴端:“你是说……那是失窃车辆?”

    “嗯,4月5号,车主报案说车子被盗,不过,因为这辆桑塔纳实在是……有点老,也该淘汰了,车主已经买了新车,这辆桑塔纳一直在小区闲置着……车主自己都不太上心,是电话报的案,民警去他家了解情况做了简单记录,让他再去趟派出所,他也一直没去……”

    “所以辖区派出所也没在这件事上花多少心思?”

    “我想应该是,因为除了报案当天,这件事再也没有后续跟进的记录,”冯笑香解释道:“而且,据我所知,那阵子正好赶上咱们公安系统公务员面试,各单位都在忙人事上的事儿,至于个人……有片区想往市局考的,还有周围乡镇、县想往市里调的,人心浮动,能把心思放在案件上的人大打折扣。”

    吴端有些气恼,一跟亚圣书院扯上关系,事情就变得千头万绪,偏偏跟进的线索到了细节处又都延展不开,处处碰壁。眼下一个简单的交通事故,居然又牵扯出盗车案。

    吴端隐隐觉得,想从交通事故这条线索查到点什么,恐怕希望渺茫。

    显然,这不是巧合,杜珍珠的逃跑,是有人在暗中帮她。

    吴端打电话时,闫思弦已经醒了,人没动,只睁开了眼睛,静静听着吴端说话。

    待吴端打完电话,闫思弦道:“好久没碰到过这样的凶手了,有点儿意思。”

    “你有什么想法?”

    “有人躲在疯子背后,教唆和指导疯子犯罪,这想法倒是挺新颖。”

    “你夸赞起罪犯来,还真是毫不吝啬益美之词。”

    “因为有些犯罪手法实在是高明,有些罪犯称得上‘天才’‘艺术家’。”

    吴端嗤之以鼻,他从不会去真正欣赏什么犯罪,在他看来,杀人就是杀人,不会因为你的手法多么高明而减轻对死者和其家属的伤害。

    闫思弦继续道:“疯子的确是一道很好的屏障,他们的话真假难辨,而且行为缺乏逻辑,不按套路,法律对他们又格外宽容……至于我们的调查,眼下有两条路,你来选。”

    “什么路?”

    “一是搞定做为屏障疯子,从实践经验来说,疯子并非完全不懂事,他们也可以被教导和感化,就看你有没有那个策略和耐心了;二是绕过疯子跟正常人打交道。”

    “当然选二。”

    “那摆在我们眼前的路就很简单了。

    第一,筛查跟亚圣书院有关的人,其中楚梅是个重点,校长李建业被疯子当街刺死的旧案,也是调查重点;

    第二,围绕杜珍珠开展调查,包括她女儿当年的死,她在精神病院里都接触过什么人,她的主治医师等等;

    第三,从你去亚圣书院卧底直到现在,这七年中发生的所有精神病人伤人事件,挨个查一遍;

    第四,撬开张雅兰的嘴,从她那儿了解情况。”

    “听起来第四条最直接,”吴端立即否定了自己刚才的决定,“那现在去见见张雅兰?你把她安置在哪儿了?……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撬开她的嘴?……所以说,当年的事,她连你都没说过?”

    闫思弦耸耸肩,“她说这世界上最不愿意让我知道那些事,所以……等会儿你我都在外头等着,找两个女警去跟她聊吧。”

    “你……大概已经猜到了她的经历了吧?”

    “一个女人想对一个男人隐瞒的经历,我敢打赌肯定跟下半身有关,情况显而易见……可你知道,有时候现实比人的想象残酷得多,”闫思弦调整了一下坐姿,“我现在担心的是,她跟‘疯子’有关联吗?”

    ……

    张雅兰被安置在闫思弦家里,这还是吴端第一次去闫思弦家。

    那是一套位于黄金地段某高档公寓顶楼的复式房子,足有三百平,从楼下仰视,窗子小得只有一个芝麻粒儿那么大,但若是真走进房子,就会知道,那是一整面墙的巨大落地窗,可以在夜晚俯瞰整座城市的灯火。

    确切地说,吴端并没有去到闫思弦家里,他只是坐在大楼门口的车里等待着。

    闫思弦带两名女警回家,向张雅兰介绍了她们,并再三保证自己绝不过问这个案子,也绝不打听她今天所说的话。

    待张雅兰不那么紧张,可以跟两名女警沟通了,闫思弦叮嘱一句“我就在楼下,不必勉强,有什么事儿随时给我打电话”,便出门下楼,回到了车上。

    一上车,他便戴上了监听屋内的问话所用的耳机。

    吴端:“你骗起人来都不带眨眼的。”

    闫思弦扶正耳机,“我没骗她,我只答应不跟人打听。”

    “所以直接听?”

    “嗯。”闫思弦摆摆手,让无端别在意这些细节。

    张雅兰已经开始了讲述,她的第一句话就让两人大吃一惊。

    “我……有过一个孩子,两岁的时候死了,被人害死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