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章 含羞草(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你们在哪儿出的事故?”吴端问道。

    “进城没多久,还没到市中心呢,那条路叫什么来着……”院长一边说一边打开手机上的地图软件,“喏,就是这儿。”

    “川沙路。”吴端道:“我在基层派出所锻炼的时候就在那片,川沙路上车流量不多,路况一直很好,怎么会在那儿出的事故?”

    “就是啊,你说倒霉不倒霉,那车也是奇怪,那么宽的马路,怎么走不行,非往我们这儿挤。”

    吴端和闫思弦对视一眼,吴端问道:“有事故当时的照片吗?”

    “我这儿没拍——我没处理过这种事儿,没经验,不过小赵拍了,要不你们问问小赵去?我把他联系方式给你。

    哦,对了,小赵是志愿者,免费帮我们干点接送的活儿,人很好的。”

    “行,我们会去询问他。”

    两人似乎已经有了默契,吴端问完了话,闫思弦就开口道:“杜珍珠在福利院住了快两年了吧?”

    “嗯,六月份就满两年了。”

    “那有没有跟她关系比较好的人?”

    “有的有的,张悦跟她关系最好,俩人住同屋,还经常一块帮着干活,不过,几天前张悦被家人接走了……嗯……还有一个,许阳,杜珍珠一直挺照顾许阳的,我感觉……有那么点把许阳当儿子看的意思——或者是女婿?她不是一直有个臆想的女儿小庄吗。”

    恰好有个护工从门口路过,院长喊道:“小李,你去把许阳带过来。”

    “我还有个问题,”趁着许阳没来,闫思弦道:“你们收病人入院,有什么具体标准吗?”

    “你是想问杜珍珠是怎么入院的?”

    “对。”

    “手续没问题,她完全符合我们的标准。

    我们院收人有‘三不管’原则:

    第一,精神病院不管。有的病没办法痊愈,经过一段时间治疗,病情稳定了,就该回家了,精神病院床位有限,管不了。

    第二,家人不管。人一疯傻,就成了累赘,家里人不愿意管,或者家里条件不好,有心无力的,这也不少。

    第三,社会不管。政府能照顾的,是没有监护人的精神病患者,就是那种如果政府不管就要流落街头的,至于还有亲戚的,尤其是还有可以作为监护人的直系亲属,政府是不管的。

    符合这三点,我们就管。”

    “明白了,有亲属,但亲属无力照顾的。”

    “嗯。”

    “可我们跟杜珍珠的姐姐聊过,她姐姐表示当初不愿意送她来福利院,原本是想让她在家的。”

    院长翻了个白眼,“那话也能信?她不愿让杜珍珠来,纯粹是怕花钱,后来听说我们不收钱,立马就同意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喊叫的声音。

    “我不去,我不去!……走开!别动我,我不见他们……”

    院长立即起身出门,冲了出去,吴端和闫思弦紧随其后。

    只听叫嚷声是从走廊尽头倒数到三个房间发出来的,三人冲进屋里,只见一个有些消瘦的——说是男人也行,说是个大男孩,似乎也可以——拉扯着被子,气鼓鼓地蹲在地上。

    一旁的护工尴尬地冲院长笑笑,“您不是叫许阳去您办公室吗?平时都好好的,今天也不知怎么了,一叫他,耍上赖了。”

    原来他就是许阳,闫思弦眯着眼打量他。

    这屋子里阳光真好,阳光洒在许阳身上,他病态的白皙的皮肤好像既反光又透亮,他抿着薄薄的嘴唇,像是在笑,又像是有点儿紧张。

    这是个长得很好看的人,看着他那双桃花眼,闫思弦想道: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他一定很受女孩儿欢迎吧。

    很快,闫思弦注意到了窗台上的那盆植物。

    原来刚才在窗户后面“偷窥”的人就是他。

    此刻,许阳也抬起了头,跟闫思弦对视——他一点点目光都不肯分给吴端,似乎他能看出来,闫思弦才是那个难对付的主儿。

    闫思弦对他笑笑,指着窗台上的含羞草道:“真好看,是你养的吗?”

    许阳竟直接躺在地上,蓝白条的病号服立即蹭了几块黑,他完全不在意,翘着二郎腿,枕着自己的胳膊,哼着小曲,已经神游天外了。

    院长已经习以为常,淡定地对吴端道:“你们要询问他,可能得花点工夫了,等这位祖宗心情好了,说不定跟你说几句。”

    闫思弦问道:“他什么病?”

    “以前得话,多重人格,听说他可是个老病号了,七八岁就进精神病院,最多的时候有八种人格,男女老幼都有,能凑两桌麻将了……”

    院长意识到自己暴露了某种爱好,咳了两声,继续道:“后来,据许阳的主治医生说,他简直是医学奇迹,一夜之间就好了。”

    “好了?”

    “大概意思就是……那些分裂出来的人格全不见了,之后住院观察了两年,还做为医院里的特殊病例,被研究过呢,那两年他那些人格再没出来过,问他们去哪儿了,许阳也不说,一脸莫名其妙,就好像……好像他就从来没得过病,从来没有过那些人格似的。”

    原本只是作为跟杜珍珠熟悉的人,例行询问一下,闫思弦并不对这个许阳抱有多少期待,院长的介绍却又让他产生了一些学术层面兴趣。

    闫思弦便多问了一句:“许阳什么时候进福利院的?”

    “跟杜珍珠时间差不多,前后也就错了三五天吧,因为他俩都是四医院联系过来的人,同一批的,大概也是因为这层关系吧,杜珍珠对许阳比较关照,许阳呢,也愿意被杜珍珠管着,有时候他发起疯来,别人怎么哄都不管用,就杜珍珠管用。”

    都在四医院接受过治疗?两个人早有渊源?还是说,只是巧合?

    闫思弦决定不再继续追问。

    病情相关的事,还是去跟医生了解吧。

    可就在几人准备离开时,许阳的小曲儿声突然停了,闫思弦看向他,他也正微微抬头看着闫思弦。

    许阳咧嘴一笑,“你们要是找见杜珍珠了,告诉她,我会替她保守秘密的——亚圣书院的秘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