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章 阎王好送,疯子难缠(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审讯室里的女人并未察觉到有人进门。

    她低着头,脏兮兮的头发像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只在中间留了道小缝,露出一个苍白的鼻子。

    她笑的时候,肩膀跟着笑声有规律地颤抖,仔细去听,吴端听清了她低声叨念的话。

    “小庄……妈妈给你报仇……小庄不怕,不怕的,妈妈抱抱……喔喔喔,来,妈妈抱抱……”

    究竟是小庄、小壮,还是别的什么,吴端无从分辨。

    他打算以此为切入点。

    “小庄是你的孩子?”吴端开口问道。

    女人的反应有点儿迟钝,几秒后才抬了抬头,疑惑地看着吴端,然后四下里瞧瞧。

    “这是哪儿?”女人问道。

    吴端怕刺激到她,不敢说是警局,只道:“你别怕,我们是保护你的。”

    又问道:“你饿不饿?等会儿带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吃的?”女人歪着头想了想,目光转向屋角没人的地方,“小庄快来,有好吃的,妈妈带你吃好吃的。”

    说着,她伸开手,朝那方向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

    她的手被椅子上的手铐铐住,手臂伸展不开,姿势有些可笑,却是无比的真心实意,仿佛她面前真有一个叫“小庄”的孩子。

    吴端继续哄她,“咱们带着小庄一起吃好吃的,好不好?”

    女人的手骤然缩回,在胸前交叉,似乎抱着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她紧张道:“小庄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你们不许过来!走开!走开!”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已有了要发狂嘶吼的意思,吴端赶忙大声道:“你的你的,谁也不跟你抢,谁敢跟你抢,我们就把他打跑,好不好?我们是来保护你的。”

    说这话时,吴端挺着胸膛,无比真诚。

    “真的?”女人将信将疑。

    吴端使劲儿点头,“真的,你看,我们就坐在这边,不过去,你和小庄在那边儿,只有你们俩,对不对?”

    “嗯……喔……”女人不太确定地应了一声,好在总算止住了要发狂的势头。

    吴端又作势往门口挪了挪,“你看,我守住门,坏人一个也进不来。”

    “喔……好。”

    总算哄住了,吴端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继续道:“你不是想带小庄吃好吃的吗?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就给你拿好吃的,好不好?”

    女人慈爱地看了看自己怀中的空无一物,“小庄乖哦,等一会儿就有好吃的了……”

    等她抬头对吴端道了一声:“好……好……”

    吴端抓紧时间问道:

    “小庄又漂亮又听话,是不是?”

    “嗯……”

    她认可了漂亮这个说法,看来是个女孩儿,应该是“小庄”,而不是“小壮”。

    女人的回答虽然还是简短的一个字,但明显跟之前语气不同,她脸上隐隐有了一些骄傲之色,像是个跟人谈论起考上名校的女儿的妈妈。

    吴端见她情绪平复了很多,便大着胆子试探地问道:“你还记得刚才干了什么吗?”

    女人一脸茫然。

    “你砍伤了一个男人,就在大街上,还记得吗?”

    “他……他抢我的小庄,我好不容易才找着……小庄,我的小庄……他是坏人,大坏人……”

    说这话时女人一脸委屈,她收紧了手臂,把假想的拥抱对象箍得更紧了,像个生怕别人抢走了心爱之物的小孩儿。

    “那……小庄是什么时候被他抢走的?”

    女人歪着头,看起来真的正在仔细回忆。

    “想不起来了。”她摇头。

    “没关系,”吴端立马道:“那你是怎么找到小庄的?”

    “我……我就到处找,到处看……啊!幸亏有个好心人!”

    “好心人?”

    女人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嘿嘿笑了两声,“我在桥洞底下休息,有个好心人说见过小庄,只要我跟他睡觉,就告诉我小庄在哪儿……他没骗我!”

    吴端和闫思弦对视一眼,任谁都能听明白这可怜的疯女人遭遇了什么,而她自己却不自知。

    疯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她不必明白那些肮脏的真相。

    吴端继续问道:“好心人是怎么跟你说的?他告诉你小庄在幸福巷?”

    “幸福巷?……是什么?”女人对这个地名十分陌生,不过她还是回答道:“好心人给我指了个方向,只要往那边儿走,就能碰见小庄……”女人试着抬起手臂,演示给吴端看,被手铐限制,她的演示大打折扣,“我就朝那边走……找到了……”

    “那……你找到小庄的时候……”

    “坏人!坏人要带走她!他拽着我的小庄不放……小庄,小庄不疼……喔喔喔,手拽疼了,妈妈给吹吹……呼呼……”女人的情绪紧张起来,能看出来,她肩膀手臂大腿上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像一头母豹,随时准备攻击敌人。

    “你就拿刀捅了那个坏人?”

    “嗯。”女人忙着“照顾”小庄,心不在焉地点头承认。

    看起来,她对自己犯了法杀了人毫无概念。

    待女人照顾好了小庄,吴端继续道:“小庄这名字真好听,大名一定更好听吧?”

    这话在正常人听来,性质和哄骗小孩儿手里的糖一样。

    可这个疯女人不正是像个小孩一样吗?吴端的办法也算是对症下药了。

    果然,疯女人又露出了一脸慈母式的微笑,“樊庄庄,我女儿的名字,端庄的意思,好听吧?”

    “真好听!”

    审讯室外,冯笑香立即敲打起键盘来,不多时,闫思弦和吴端的耳机中传来了她的声音。

    “樊庄庄前年去世,当时只有22岁,大学刚毕业,被网上认识的男友骗进传销组织,为了让她就范,组织里的人轮番看着她,不上她睡觉,最终樊庄庄从被关押的9楼跳窗,当场死亡。

    根据案宗记录,当时负责看守樊庄庄的三名传销组织成员坚称,第一,他们没有逼迫樊庄庄跳楼,第二,他们有施救行为。

    可惜,坠楼发生在深夜,既没有监控,又没有目击者,一些细节模棱两可,最终量刑的时候,两个判了一年六个月,还有一个判了四年三个月,判得重的那个,是把樊庄庄骗进传销组织的男朋友。组织头目仍然在逃。”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