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九章 老赖(1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是他要杀我啊!我那是自卫!”赵东强调道。

    “行,”吴端一脸的不在意,频频看向门口,“那说说吧,你怎么自卫的?”

    许是受到吴端漫不经心态度的影响,赵东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松动了些。

    他的背已不像最初时那样挺直,而是靠在了椅背上,审讯室里的凳子又不太舒服,他的屁股时不时扭动两下,早已没有了最初的拘谨。

    他的目光里,恐惧越来越少,期待越来越多,他似乎已做好了准备离开警局,似乎这只是个小插曲,他马上就能回归原先的生活轨迹。

    “我能喝口水吗?警官。”赵东问道。

    吴端不耐烦地道了一声“等着”,起身出门给他接了一杯纯净水。

    喝过水的赵东继续道:“蓝毛敲诈我,我不是说了吗,答应给他分一半儿钱。

    他杀了人想赶紧跑路,可是跑路得用钱啊,他就问我要钱。

    我当然不给了……我无赖?那就去报警呗,反正他杀过人,看警察抓谁呀,我是不怕的……

    然后就是出事那天,他去我家找我,又是要钱,我跟他说手头就3000块,爱要不要。

    他急了,要拿刀捅我……可能是我命大吧,最后把他勒死了。”

    “那你又是怎么处理尸体的?”

    “就……切开,扔河里了。”

    “具体切了多少块?”

    “大概……十来块吧,记不清了。”

    “一辈子仅此一回的事儿,这么快就记不清了?不能再想想?”

    “真想不起来了。”

    “好吧,那再说说抛尸吧,你是怎么把尸体运到河边的?具体在哪儿抛尸的?”

    “……”

    谎言就是谎言,乍一听有理有据,一旦开始追问细节,就会露出破绽,破绽多了,难免溃不成军。

    他通过手机向外面的同事发了条消息,让他们帮忙联络林父,询问一个关键问题。

    放下手机。戳穿谎言,要开始了。

    吴端道:“陈光杀了林蔚杀?亏你编得出这种谎话,就算你把警察当傻子,怎么说你自己也犯过罪,有前科,总不至于把罪犯也都说成傻子吧?

    陈光和林蔚认识十年了,绑你,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计划,这样的预谋作案,会事先没商量,等绑完了才对杀不杀你这种天大的问题产生分歧?等有了分歧林蔚才开始跟陈光谈报酬?

    你撒谎,你杀了林蔚,却推到陈光身上,反正陈光已经死了,死人不会开口为自己辩解。”

    赵东没答话,但他满脸都是谎言被人戳穿的尴尬。

    “还有陈光的死……你的描述里,很多重要部分都是一句话带过,对于你们的打斗,你不敢仔细描述吧?因为你们根本没有打斗,他也没有拿刀捅你,是你单方面制服他,杀死他。

    分尸、抛尸的过程就更别提了。

    还有,你说你不打算黑林家的钱,你是拉林父入伙做放贷生意,帮他赚钱?这话你自己信吗?

    如果这是假的,那后面的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你做放贷生意,自然知道借款凭证——也就是借条的重要性。正因为知道,也正因为你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把林父的30万黑进自己的腰包,所以拿钱的时候——我推测,你找了个理由,没给林父打借条吧?

    因此,林父才没法问你要钱。

    林蔚他们绑你,有两个目的,第一,要钱,第二,万一你没那么多钱怎么办?最符合常理的做法,不是杀人也不是威胁,而是让你留下借款凭证,这样一来,他们后续就可以向你讨债了。

    要知道,他们绑你,最终目的是钱。

    林蔚死后,你之所以非杀陈光不可,一来因为他是证人,他能证明你杀死了林蔚,二来,他手里有一张借条,他问你要钱,不是空口白牙地耍无赖,而是有正儿八经的借款凭证。

    这也就解释了,我询问陈光时,他一开始为什么遮遮掩掩,不愿提及林蔚为了女朋友而要搞一笔快钱的事儿,即便被问得没办法了,也是一笔带过。

    他在帮你打掩护,是没从你这儿敲到钱,他可不希望你落到我们手里。

    你以给钱为理由,把陈光骗到你家去,然后杀了他……至于借条,你应该已经处理掉了吧?”

    此刻,赵东的表情从得意到惊恐,又从惊恐逐渐淡定下来。

    “警察同志,你们有证据吗?没有可不能冤枉好人呐。”

    赵东终于露出了无赖嘴脸。

    “证据?”吴端向前凑了凑,紧盯着他的眼睛,“其实早就有证据了。”

    赵东不由自主又挺直了后背。

    手机震动了一下,看完同事传回的消息,吴端用指关节愉快地敲了一下桌子:“果然,你没给林父留借款凭证,我们已经得到了证实……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你不是要证据吗?”

    “我……”

    赵东仔细回忆着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想知道究竟哪儿露了破绽。

    “林蔚头上的伤口,伤口下方有自下而上的擦蹭痕迹,说明袭击林蔚的人个头比他矮了很多,法医给出的推测:凶手身高在160到170,你正好在这个范围吧?而陈光,他太高了点。所以凶手是你,你出手杀人的那一刻,已经留下证据了。”

    赵东沉默片刻,显然是在权衡利弊。

    “反正我杀人也是正当防卫,我可是被绑架了。”

    “别急啊,杀死林蔚不是重点,陈光才是重点。

    除了还没找到的一只右手、一只左脚,陈光尸体上唯一的生前伤,就是脖子上那道勒痕。

    这说明他是突然被人勒住了颈,一下子就被制服,根本来不及反抗。

    而我刚刚说了,陈光比你高,不仅比你高,看起来还比你壮,而且,亲眼目睹你杀人,陈光怎么可能对你毫无防备?

    那么问题来了,这样一个比你高,比你壮,又对你有防备的人,是如何被你突然制服和杀死的?而且你自己还毫发无伤——你要是受了伤,刚才早就亮给我看了吧,你手腕上留的束缚伤不就迫不及待地亮出来了吗?

    还是说,杀死陈光的时候,你有帮手,所以才能如此顺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