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八章 老赖(1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人抓到了,新的问题也来了。

    同样是致人死亡的结果,自卫和故意杀人性质完全不同,量刑上也是天差地别。

    稍有不慎,或许就会让罪大恶极的杀人犯逃脱制裁,又或许让无辜之人遭受无妄之灾。

    赵东的话里有水分吗?当然有。这种时候他要是不给自己开脱,就是个傻子。可究竟有多少水分?如何揭穿他?

    案子进展到这一步,还能找出什么能够给事情定性的证据?

    吴端犯难了。

    吴端静静在审讯室外站了一会儿,隔着单面玻璃,他能看到赵东的一举一动。

    被送进审讯室时,赵东已经意识到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眼珠乱转,显然正打着什么主意。

    “队长,审吗?”

    刑警们不久前还沉浸在抓住嫌疑人的喜悦中,此刻却也和吴端一样面色沉重。

    “审。”

    吴端决定,水来土掩见招拆招,既然对方要撒谎,总得耐下心来听听他的谎言。

    有时候,能够揭穿谎言的,不是真相,而是谎言本身。

    吴端走进审讯室,故意不去看赵东,却能感觉到对方复杂的眼神一下子就贴在了自己身上。

    那眼神里有畏惧,有亢奋,有狡猾,就是没有一丝悔意。

    吴端在赵东对面的位置坐下,两人之间隔着铁栅栏。

    吴端目光冷静,赵东神情却热切起来。

    “警官,我都是迫不得已的,你看看啊……”他用戴着手铐的手撸起自己的袖管,“我真是被他们绑到鹿角湖的,你看看我这伤,差点就死那儿了啊!还有我这牙……要不是我把绳子咬断……”

    吴端找到了第一个漏洞,可他不想表现出格外的怀疑来,只是淡淡道:“不是陈光把你给放了吗?你咬什么绳子?”

    “我……我也想自救来着……”

    吴端打断他道:“你是怎么被他们梆到鹿角湖的?具体什么时间?详细说说吧。”

    “行,没问题,问什么我都积极配合。

    老林不是在我那儿投了钱吗,我是要带着他赚钱的,可他这人太烦了,三天两头催,催命一样——赚钱哪儿那么快啊,是不是,我把债放出去,还得容人家去筹钱呢对吧?

    我承认,我是躲着他来着——我可没有躲债的意思,就是烦他那个劲儿,等钱收回来我肯定还得给他。

    结果,他儿子那愣头青也不知怎么的——我估计他们盯我已经有一阵子了吧,反正那天半夜,我从棋牌室出来,想去吃点宵夜,还没走到路口煎饼摊,旁边突然停了辆车,下来俩人,就把我推到车里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吴端问道。

    “2月4号晚上,那天我可是印象深刻。”

    “你继续说,上车以后呢?”

    “蓝毛在前头开车……老林的儿子——我也不知道他叫啥——他坐我旁边,我俩在后排,他一路都拿刀子架着我脖子,这么长的刀啊……真挺危险的。”赵东一边说一边比划,恨不得把拿刀比划成两米长。

    “……然后,就到湖边了,我真害怕啊,寒冬腊月,他们要是在湖上凿个冰窟窿,把我往下一推,再想找着我,那可就得等开春了……开春还不见得能找着呢。”

    这家伙想象力还挺丰富,吴端直接将想法写在脸上。

    赵东长年混迹赌场,察言观色是看家本事,立即解释道:“小时候游泳差点淹死,怕水,再说当天那场面……反正看见湖就吓尿了。

    我真是太害怕了,想赶紧逃……”

    赵东咽了咽口水,适时打住了话头。

    吴端觉得,他想说的是“因为太害怕,想赶紧逃,所以对林蔚下手时没轻没重,把人给拍死了。”

    正当防卫也是一种脱罪的说法,可他要真如此说,就跟之前“陈亮杀了林蔚”这一说法自相矛盾了。

    吴端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看了看手表,打了个瞌睡,似乎是被不得不加班审讯弄得有点不耐烦。

    “然后呢?”

    赵东适时加快了语速,“然后……太冷了,他们就找那个小破屋避风,一进去就把我捆了……姓林的小子问我要钱,我就说手头有几万块,在卡里存着呢,卡没带身上——我是真没带卡。

    我就跟他们商量,让他俩跟我一块回家,我给他们取钱去……

    他俩有点拿不定主意,放我一个人在破屋里,他们出去商量。

    可能是怕我跑吧,他俩也不敢走远,再加上周围又静,我听得清清楚楚。

    姓林的小子说,他查过法律,就算我欠他家钱,他把我绑了,也一样犯法,要坐牢的……总之吧,做了这事儿,他就没打算让我活着回去。

    另外那个蓝毛的小子——叫陈光是吧——可跟姓林的不一样,他一听要杀人,就害怕了。

    姓林的也不敢动手,就劝蓝毛,说他们先把三十万拿到手,然后蓝毛把我杀了,只要蓝毛动手,就分他五万块钱。

    我听他们说这些……真的,吓死了都,我就想逃啊,可是那绳子……是真结实啊,咬得我牙都崩了,终于给咬开了。

    我又把捆在脚上的绳子也弄开,可是不敢跑啊,外头有两个人呢。

    我只能装作还被捆着,继续在地上躺着。

    然后,蓝毛就先进来了——他们没一块进来,可能是没谈拢吧。

    蓝毛问我银行卡密码,又问我卡在哪儿放着——他嘴上问我,但我听出来了,那小子被吓住了,没心思继续干这事儿了。

    我也顾不得姓林的了,就跟蓝毛说,只要他放我走,三十万跟他对半分。

    他有点犹豫,但还是过来了——应该是想帮我把绳子解开吧。

    就这当口,姓林的进来了。

    我那绳子其实已经开了呀,蓝毛肯定就说不清了被。

    姓林的特生气,还拔了刀子,蓝毛估计是害怕吧,捡了块砖头,这不就更说不清了呀。

    之后我也没看清,反正俩人就打起来了,等我反应过来,姓林的已经倒地了。”

    “那之后呢?你俩就没想着救他?”

    “我……我反正就跑了,人不是我打的,我范不着救,再说,我跟蓝毛也不是一边儿的。

    我没救,至于蓝毛救他没,我就不知道了。”

    “行吧,再说说你杀蓝毛的经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