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六章 老赖(1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队!找着赵东的落脚点了!”

    走访工作是个四处碰壁的过程,无比枯燥。接连几天走访,刑警们的耐心已消耗殆尽,有了进展,实在是令人振奋。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激动。

    “有个小区的门卫对赵东有印象,说这人就住他们小区……中间虽然有一番波折,好在最后查到赵东的详细住址了。”

    “我这就过去!”

    半小时后,吴端赶到刑警所说的小区。

    初步侦查,屋内没人。

    吴端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技术开锁常用的万能钥匙,“直接进屋,我带搜查文件来了。”

    吴队长的开锁技术是刑侦一支队的一绝,他自己常说,万一哪天失业了,就去当个锁匠。

    ……

    这是间一室一厅的小居室,说是简装房,其实几乎就是毛坯房。

    洋灰地,大白墙,50瓦的黄色灯泡。

    客厅摆着两只麻将桌,靠墙有一排折叠靠背椅,还有一摞塑料凳,是个聚众赌博的地方。墙角有个深蓝色的皮沙发,沙发很旧,已经起皮了。

    沙发扶手上有几张名片,是那种常有人往小宾馆门缝里塞的名片。

    每张名片上都印着个衣着暴露的姑娘,再加上几句模棱两可叫人想入非非的描述。

    两间卧室,各摆着两张单人床。

    其中一间卧室扯了根晾衣绳,挂着几件衣。

    看见屋里开门做生意的阵势,和刑警们一同进门的小区物业人员有点懵了。

    有刑警问道:“这都开上棋牌室了,左邻右舍不嫌吵?没人投诉?”

    物业道:“我们是新小区,年初才刚交钥匙,现在好多业主正在装修,入住的人不多,左邻右舍都没人。”

    原来如此。

    “先查监控吧,看看赵东是什么时候离开小区的。”

    说着话,吴端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东西十分简陋,处处透着凑合的意思,但跟其它房间相比,这里就算得上五星级标准了。

    燃气灶,煤气罐,锅碗瓢勺,一应俱全。其中,锅是大号的炒锅和蒸锅,碗是一模一样的十几个海碗,类似牛肉面馆用的那种大碗,一看就是给赌鬼们做大锅饭用的。

    简陋的两居室满足了赌鬼们吃喝拉撒的一应需求,甚至,连生理需求都可以解决,在这里,你只要有钱,只要不停的赌,其它什么都不用操心,简直就是低配版的拉斯维加斯。

    找了一圈,吴端道:“没刀,什么都有,就是没刀。肢解现场八成就在这儿,刀已经被赵东处理掉了。”

    吴端立即俯身,开始细细查看桌椅下方犄角旮旯的地方。

    地上有层薄薄的灰尘,很快就蹭在了吴端的前襟、袖口,他毫不在意,大喊道:“抬一下!抬一下沙发!”

    众人将沙发抬开,吴端小心地捏起藏在沙发腿后的一块白色小物。

    “哈……骨头渣!”他将那东西放进证物袋,满意地审视了一眼,将证物袋递给一名年轻刑警,嘱咐道:“送法医科,剩下的人,继续跟我抠痕迹。”

    很快,有刑警又在一只折叠椅的椅子腿下方发现了血迹,厨房洗菜池的漏网中,也发现了少量骨渣和组织。

    胜利果实连连浮出水面,就差抓住赵东这个人了。

    “吴队!你看这个!”有刑警在挂着衣服的卧室里喊道。

    吴端大步走到跟前,接过那刑警递来的笔记本,刑警道:“褥子底下发现的,看样子是赵东的账本。”

    其上的账目明确记录着借款人姓名、借款金额、时间,已经还了的账还记录了从中赚取的利息。是赵东的高利贷账本无疑了。

    本子里还夹着几张借条,借条上很正式地按着红手印。

    吴端注意到,有几笔金额在五万块以上的大额借款,借款记录底下密密麻麻地写着一行小字,是借款人的地址,看来怕这些人跑路。

    粗略心算了一下,吴端道:“东躲西藏可需要不少钱,赵东还有30万高利贷没收回来呢,这连本带利可就是五十多万。眼下,他最着急的肯定是问这些人要钱。”

    发现本子的刑警道,“就这三个借款金额最多的家伙,咱们兵分三路,死死盯住他们,只要赵东露头去找他们,立即抓捕!”

    吴端思索片刻,“不,与其坐等,不如主动创造机会。”

    ……

    虽说已开了春,夜晚却还有些凉意,四名刑警坐在车上,车停在一家棋牌室斜对面。

    他们负责盯梢的人,名叫张幼清,不过27岁,却已经在棋牌室混迹了十年。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刑警一边吸溜泡面,一边对其余几人道:“你们说,这张幼清也够奇怪的,放着大好的青春,不去玩游戏,赌什么博啊……充欢乐豆打斗地主,那不是中老年人的爱好吗。”

    几人明显从耳机里听到了一声闷笑。

    是吴端的笑声。

    此时,吴端就在刑警们盯梢的那家棋牌室里,跟张幼清一桌,麻将打得“顺风顺水”。

    他不仅自己一个劲儿向张幼清输钱,还时不时帮着做个局,让同桌的其余两人也不痛不痒地输钱。

    一天下来,张幼清手边已经有了一沓半掌厚的毛爷爷,目测有个三四万,吴端则是一副输红了眼急于翻本的样子。

    “胡了胡了!哈哈哈……”张幼清伸手抠了抠穿着凉拖的脚丫子,又不干不净地点了根烟叼嘴里,得意道:“我就说,走了那么长时间背运,轮也该轮到我赢钱了!”

    棋牌室的门没关,只有一层珠帘,张幼清又正好坐在正对门口的位置,他手边的钱,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用进屋,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吴端觉得长夜漫漫,今天这出戏可能白演了的时候,隐形耳机里传来了同事的声音。

    “吴队!来了!门口猫着呢!没敢进门!”

    吴端挠挠耳朵,随手在隐形耳机上蹭了两下,算是告诉同事他知道了。又不动声色地用余光扫了一眼门口。

    角度问题,他没看到什么人。

    但不多时,张幼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吴端和张幼清都看到,那是个陌生号码。

    张幼清咽了咽口水,吴端眼神示意他别慌。

    终于,张幼清接起了电话。

    “喂?哪位?”

    “赢了不少吧?出来!还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