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五章 老赖(10)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案情进展到现在,吴端已经有了一个合理推测:

    林蔚曾经伙同陈光,将赵三绑架到了鹿角湖附近的小破屋里。目的是逼迫赵三还钱。

    可赵三挣脱了束缚,把林蔚一砖头撂翻,他跑了。

    而做为知情者和参与者的陈光,知道自己闯祸,躲起来了。

    刑侦一支队又在陈光家楼下蹲守了24小时,期间,有刑警赶来替换了吴端。

    无论是追查陈光所乘坐的出租车,还是调查那个匿名号码,各个环节都没有进展。

    又过了24小时,一队负责在林父经常出入的棋牌室排查询问的刑警,率先传回了消息。

    有人认识赵三儿!

    那是个职业赌鬼,会几手出老千的本事,整日混迹各个棋牌室,曾经向赵三借过钱,也跟赵三合伙做局坑过别人。

    十赌九输,据这人说,他整天千别人,最终也没能逃脱被别人千的命运。

    那个让他吃了大亏的人,正是赵三儿。

    可是,刑警问他吃了什么亏,他却又不肯说了,其中牵扯之事八成是犯法的。

    这人巴不得赵三倒霉,痛痛快快将他的住处告诉了刑警。

    据他说,赵三颇有点狡兔三窟的意思,不知找了多少个姘头,每个姘头的住处都是他的落脚点。

    这人所提供的地址,就是赵三其中一个姘头的住处。

    他之所以知道这处地方,是曾经去那儿问赵三借过两万高利贷。

    可惜,他也不知道赵三的真名,只能叫上这么个外号。

    刑警们很快赶到他提供的地址。

    开门的女人三十来岁,穿一条红色睡裙,宽袍大袖,屋里还有个没起床的男人——不是赵三。

    “你们问他呀——”女人拉长了音调,有些漫不经心,“好久没来了,鬼知道他去哪儿了,我都快把他忘了……”

    似乎是想赶紧打发走不速之客,女人很快说出了一条有价值的消息。

    “赵三有孩子的——我见过他往老家汇钱,他说是汇给孩子。

    我当时留了个心眼,把他的汇款账号记下来了。他给老婆孩子汇钱,我无话可说,可要是别的什么女人,我是要跟他闹一闹的。”

    所谓的同阶层竞争?刑警们实在不大能理解这女人的逻辑。

    不过,她提供的汇款账号总算有些用处。

    冯笑香当即查到,户主叫刘亚丽,其丈夫名叫赵东,两人的确有个孩子。

    将赵东的照片给女人辨认。

    “就是他!就是赵三!”女人道。

    冯笑香低头在平板电脑上戳戳点点,随即道:“赵东曾因为故意伤害进过监狱,在里面呆了五年,dna库里有他的数据,跟现场捆扎绳上发现的dna进行比对,对上了,就是赵东。”

    吴端道:“这说赵东和死者林蔚都曾出现在案发现场,赵东的作案嫌疑巨大。”

    吴端又问:“能查到他的居住地吗?他在墨城有没有买房或者租房?”

    “没有这方面的信息。”冯笑香道,“而且他名下也没有手机号、社交软件账号……我怀疑他还有别的假身份。”

    想找到赵东这只狡猾的狐狸,看得要费些时间了,吴端安排刑警们发出赵东和陈光的协查通告,全城搜捕,同时联络赵东老家的警方,请他们协助蹲守。

    赵东记挂儿子,即便作案后潜逃,也有可能回家或者联络家人。

    赵东毕竟有过前科,潜逃起来轻车熟路,反侦查经验丰富,这能理解,与之相比,陈光的失踪就显得没头绪了。

    不过,48小时后,吴端接到了一通电话。

    “吴队,陈光找着了。”

    “审过了吗?怎么说的?”

    “人……死了。”

    “草!死了?!”

    吴端想骂娘,林蔚的案子还没接,在他眼皮子底下又死一个。

    刑警简要说明了发现尸体的经过:

    “暂时只找着个脑袋,在清水河底下发现的。

    这两天气温回暖,二十五六度,有群众在清水河游泳,扎了个猛子,一堆绿色的水草里看见一撮蓝,伸手一扒拉,发现是颗人头,吓得直接呛水了,好在是跟朋友一块儿来的,被拖上岸抢救回来了。

    几个游野泳的群众一合计,报了警,当地派出所组织人手去捞,捞上来一颗人头。

    那一头蓝毛,特征太明显,一下就跟咱们发的协查通告对上了。

    我们辨认过了,没错,就是陈光。”

    “只找到脑袋?”

    “目前就一个脑袋,根据以往沉尸案的经验,陈光的尸体很可能被肢解,还有可能分别抛在不同的河段,想要全部捞起来拼个全尸,有难度。”

    “肢解……他总得有个私密的地方,才能肢解尸体。

    留一个盯住打捞工作,只要发现尸块,立即送法医部门尸检。

    其余所有人全部下基层,拿上赵东的照片,在他经常出入的棋牌室附近走访摸排,把那几个棋牌室附近5公里范围内的出租屋全过一遍筛子。”

    打捞工作持续了一周,如那刑警所说,最终也没能给陈光拼出个全尸。

    尸检床上,尸体还缺一只右手一只左脚。

    貂芳将一张尸检报告递给吴端,感叹道:“前两天我就右眼皮直跳,果然是夏天要来了。”

    “你不喜欢夏天?以前没觉得呀。”吴端道。

    “这你就不懂了,泡水的巨人观尸体跟夏天更配哟,再一冰镇,简直是消暑利器。”

    吴端笑笑,积压在胸口的阴霾淡了些。

    安静艰涩没有进展的时候,只要跟貂芳说笑几句,心里就像被阳光照了个通透,熨帖极了。

    吴端低头看尸检报告,小声念道:

    “死亡时间……就是我跟晨光碰面的当天呀,看来他中午出门后不久就遇害了。

    出门时他还正跟赵东的匿名号码通话,会不会是去见赵东,然后……”

    吴端没把话说完,怀疑终究只是怀疑,找不到赵东的人,一切都是白搭。

    他继续看尸检报告。

    “机械性窒息,勒颈死的?”他看了一眼陈光的脑袋,下巴下方的确有一道勒痕,宽度在1厘米左右。“嗯,”貂芳接话道:“从尸体创口的痕迹来看,肢解工具是一把厨房用的剁骨刀,而且我留意了几处骨头上的创口,发现这把刀上有个豁口。

    尸体泡过水,很多痕迹遭到破坏,法医这边能提供的信息实在是……”

    吴端的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但愿来点好消息吧。

    这回,吴端没有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