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三章 老赖(8)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具体是什么钱?怎么赚?他有没有说起过?”吴端问道:“请你务必仔细回忆一下。”

    兰雪被吴端盯得有点紧张。

    “呃……”

    “没事你慢慢想。”吴端向服务员招招手,示意给兰雪续上咖啡。

    兰雪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拒绝了。

    “我能想起来点,但是……特别零碎,而且我也不太确定。”

    “没事,你说。”

    “那天……嗯……林蔚好像提到他爸了……”????“他爸?”

    “嗯……反正说到钱的时候,提了一嘴,但我当时注意力真不在这个上面……哦,还有,好像还提到什么欠债还是讨债来着……时间太久了,真的只能想起这么多。”

    “行,知道了,感谢你的配合。”吴端拿起吃了一半的三明治,三口两口吃完,觉得挺噎得慌,又就了半杯咖啡,起身冲服务员招手,结账。

    兰雪跟他抢,吴端拿出凶狠的样子来,“上你的班去,少来这套。”

    小姑娘立马怂了,赶紧走人。

    开车回市局的路上,吴端问跟他同行的冯笑香道:“那事儿查得怎么样?有进展吗?”

    冯笑香盯着平板电脑,头也没抬道:“近三个月的失踪人员,我已经根据年龄、职业、报案人描述等诸多因素做了分析,目前找不到规律,现在只能用笨办法:一个个地查履历,看有没有相似之处。”

    吴端注意到冯笑香脸色不太好,黑眼圈严重,眼睛里面有红血丝,道:“不要命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事儿再多,再难,你也该睡睡该吃吃,别到了一支队从小萝莉变成老太太,那我得多大罪过。”

    “哦。”

    除了探讨案件,冯笑香平时跟人沟通可谓惜字如金,吴端已经习惯了。

    没想到今天她却多问了一句:

    “队长……那个……闫思弦他还回来吗?”

    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吴端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问这个问题时冯笑香看着他,他真要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这家伙……跟他打听闫思弦?

    吴端不是貂芳,没有什么八卦之心,纵然他在这方面比较迟钝,可此时也感觉到了些许异样。

    她……是不是喜欢闫思弦啊?

    冯笑香等不到答案,面无表情地低头继续看平板电脑。

    “咳咳,”吴端这才后知后觉地回答道:“他犯了点错误,我还没想好怎么处理……”

    “嫖娼?”冯笑香问道。

    “你怎么知道?”

    “我问他,他就跟我说了。”

    吴端气不打一处来。好啊你个姓闫的,老子怕你有负担,帮你欺上瞒下,你自己嘴可够大的,丑事传千里,不知道啊?!

    冯笑香继续道:“他说嫖娼是你给他安的罪名,他不承认。”

    “呵,他还说什么了?”

    “讲了一下嫖娼和约炮的区别,一个犯法,一个不犯法。”

    吴端炸了,也顾不得自己在冯萝莉面前的形象了,破口骂道:“混蛋!胡说什么呢?!带坏小孩儿!妈的智障!……”

    “哦,”等吴端骂完了,冯笑香对着平板电脑道:“你听到了吧?队长的答复。”

    吴端一愣,瞄了一眼冯笑香手中的平板,只见其上有个小小的悬浮视频窗口,闫思弦的脸在那窗口里,也是小小的,失望的神色却是掩不住。

    吴端又觉得好笑,这家伙找谁传话不好,偏找惜字如金的冯笑香,能把事儿办成就算有鬼了。

    可是转念又一想,吴端有绷住了嘴角的笑意。

    闫思弦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只有一个解释:这家伙是故意的!他知道吴端冲着冯笑香发不起火来,故意把小姑娘推到前头探路。

    臭不要脸!

    吴端心中暗骂。

    这时候,冯笑香拔了耳机,用了外放声音,悬浮窗里的闫思弦道:“吴队,那事儿咱们能不能先放一边,我帮你把手头的案子……”

    “不用,”吴端回答得斩钉截铁,“没你添乱,爹效率高得很。”

    从小到大,闫思弦字典里就没有“怂”这个字,在吴端面前服了软,对方却不给他台阶下,脸上挂不住,心里窝着火。

    闫思弦冷笑一声,“行啊,有种你就把事儿捅上去,上头甭管是停职还是解聘,我都没话说,你把我晾着?你算什么……”

    吴端伸手,直接挂了视频通话,并对冯笑香道:“不准搭理他!不准给他透露案情。”

    “哦……”冯笑香有点犹豫。

    吴端看了她一眼。

    冯笑香道:“算了,还是告诉你吧,他让我查一个人。”

    “谁?”

    冯笑香调出一张照片,吴端只看了一眼,就在路边停下车来,开了双闪。

    他接过平板,仔仔细细地看那张照片。

    照片是偷拍的,只有一个姑娘的侧脸,还被披肩的头发遮挡严重,但吴端还是能看出。

    太像了!太像张雅兰了!

    那是他参与的第一桩案件,直到现在,他家的电脑桌上还摆着一张高中生张雅兰的照片,那张脸已经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他以为张雅兰已经死了,直到看见冯笑香递来的照片。

    看起来20多岁的年纪,成熟了很多。

    是张雅兰吗?……好像是吧?

    震惊过后,吴端又不太确定了,毕竟,做为一个在人口大国长大的公民,见识过冠希和本山撞脸……再说他终究没见过真人,对于照片相似这种事儿,还是持有一定怀疑态度。

    他问冯笑香道:“那你查得怎么样?”

    “查不到,闫哥提供的身份信息是假的,他被骗了。”

    这句话包含的信息可太多了,冯笑香便又简要解释了一番,诸如被“扫黄”的那天晚上,闫思弦是如何发现这姑娘的,如何被抓的,如何问人家要了联系方式的,又是如何因为吴端的赶到而跟姑娘失之交臂。

    回头再想联络那姑娘,姓名倒真的是张雅兰,可惜电话是空号,从此石沉大海。

    吴端又道:“查监控了吗?”

    “在大湾分局的时候,她好像有意避开监控,一直没拍到正脸,之后……因为你们打掩护的关系,她很快就被放了,连指纹也没采集。

    出了大湾分局以后,她步行至一段没有监控的路段。

    之后就查不到了,我怀疑有车辆接应她,这个人……不简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