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二章 老赖(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姑娘姓兰,单名一个雪字。

    这名字颇具琼瑶风格,所以吴端一下就记住了。

    兰雪十分腼腆,落座之后警觉地四下看看,虽然没有熟人,但她还是不安,手不停地搓着衣角。

    “您有什么想问的,就赶紧问吧,公司中午吃饭时间有限。”兰雪道。

    吴端放下手里的三明治,擦了擦嘴,“行,先说说你跟林蔚分手的事儿吧。”

    “分手……”兰雪自嘲似的笑了一下,“我都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光分手就断断续续分了快一年。”

    吴端有点不能理解。

    兰雪解释道:“刚开始跟他在一起,是因为他这人挺有意思的,特幽默,再加上长得也不差……????可是接触下来发现他游手好闲坐吃山空,是,他家拆迁补偿了点钱,但家里就算有金山银山,也顶不住他在外头胡吃海喝地瞎玩啊。

    我也劝过他,每次他都答应得好好的,什么找份工作上班啊,这话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后来我看劝也没用,他这好吃懒做的习惯,也不是我一个人能改变的,我就跟他提分手。

    你能理解的吧?警官,毕竟我要为将来打算。”

    吴端还真不大能理解,他觉得可能是自己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逻辑了,谈恋爱不是应该先了解清楚对方的情况吗,比如是干什么工作的,两个人稀里糊涂在一起,这算怎么回事儿?

    这就是传说中的快餐文化?

    吴端不禁又想起闫思弦的行为,心里乱成一锅粥。

    他很快调整好情绪,做出一副“完全理解”的样子,示意兰雪继续说下去。

    “我提分手,他不同意,我都不记得提了多少次,反正每次他都跟我闹,上我们家堵门什么的,我记得有一次吵架,我想开车走,他直接躺我车前头,跟碰瓷似的。

    您说,就这样的人,哪个正常的女人能跟他在一起?

    我都怀疑,我要是不跟他分手,哪天他一冲动,会不会把我给杀了。”

    兰雪喝了一口咖啡,继续道:“哦,对了,这些事儿我的邻居应该知道,林蔚有一回在我家门口不走,大喊大叫的,还是邻居大哥把他给赶走了。

    您要是去问他的朋友,肯定都不知道。

    林蔚就是在我面前闹,前一秒还跟我哭天抢地打滚撒泼,下一秒……比方说他朋友要是来个电话,他能瞬间变得特别正常,没事儿人似的在那扯淡,等挂了电话,一秒恢复作天作地,继续跟我闹。

    奥斯卡没给他发个小金人,都委屈他了。”

    兰雪的语速很快,她赶时间,而且,吴端能感觉到,这些不满已经在她心中压抑了很久,几乎不用组织语言,她就能有条有理地说出来。

    吴端甚至能想象到,她跟朋友闺蜜说起这个奇葩前男友,大致也是现在的样子。

    “那你现在的男朋友呢?不,应该叫未婚夫了吧?你们在一起的时候……”

    兰雪立即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跟林蔚分手了,是他还单方面纠缠我。”

    意识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太敏感了,兰雪又解释道:“林蔚三天两头威胁,说要找我未婚夫,还说要揍他,被他吓唬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是真怕了。”

    吴端问道:“2月4号到2月15号之间,你见过林蔚吗?”

    “2月4号见过面。”

    “你这么确定?”

    “我知道,过去挺长时间了,不过,因为2月4号是我未婚夫生日,而且正赶上过年前夕,特别忙,天天加班——我做财务工作的,年前都在轧账。

    我记得很清楚,为了给他过生日,我加了好几天班,那天好不容易能准时下班。

    结果……唉,他反倒加班呢。我在他公司附近的餐厅等到10点……他们老板就是不放人,眼看没戏了,只能回家。

    那会儿心情已经够差的了,谁知道还在家门口碰见林蔚了——他动不动就去我家堵我。

    我那天真是没什么耐心,直接报警了。”

    “报警?”

    “嗯,一句废话都不想说,想让警察把他弄走,我好回家睡觉。

    警察来了,让他走,他没办法,真跟警察下楼了。

    不过,那天也有点怪……”

    “怎么了?”

    “按他以往的套路,走一次肯定不够。”

    “哦?”

    “有前车之鉴啊。以前他在我家门口闹,我给住在附近的同事打电话,让同事过来把他弄走——哦,他认识我的几个同事。

    同事一来——我前面不是说了吗,他在别人面前就特正常,也不闹了,也能讲道理了,让他走他就走。

    结果,我同事眼看着他打车,往家的方向走,不到十分钟,他就又回来了,而且这种事不是一次两次,次次都要走个三四回,再回来个三四回。

    真的,跟他僵持这几个月,心太累了。

    诶,说到哪儿来着……哦,对了,2月4号那天,他直接就走了,再没回来,可以说是速战速决,特别效率了,跟以前可不一样。”

    吴端适时问道:“他几点走的,你还记得吗?”

    “大概是……11点多,应该还不到11点半吧,我跟他总共也没说几句话,警察来得也挺快的……反正那天我躺下睡觉的时候还不到12点,我当时还想,好久没有这么早睡觉了,林蔚可千万别回来。”

    吴端在心中盘算道:11点半左右从兰雪这儿离开,紧接着,据冯笑香所查,11点54分,死者林蔚接到蓝毛的电话,时间基本能对上。

    吴端又问道:“那之后呢?你们还有联系吗?”

    “那天之后就再没见过面,他也再没给我打过电话了,”兰雪道:“我还以为他终于想开了,没想到……哎!”

    短暂地感慨了一下,兰雪很快又陷入了焦虑,她道:“那个……警官,你们要问啥,我都配合,就有一点,能不能别找我未婚夫,他根本不知道这茬事儿,我实在不想节外生枝。”

    “好,尽量不去询问他,除非……”

    兰雪很聪明地接道:“他没问题的,我们没做亏心事,真的。”

    吴端不予置评,继续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完这话,吴端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才发现这好像是闫思弦的口头禅,他总是喜欢问最后一个问题。

    吴端顾不得多想,继续道:“5月4号那天,林蔚有没有跟你提钱的事儿?”

    “钱,呵呵,每次吵架都说呢,说以前给我买过什么东西,花过多少钱,我还给他买东西了呢,他怎么不说……

    等等……”兰雪自己也愣了一下,“你问的不会是那个吧……

    他那天跟我放话,说他很快就能赚到一笔钱,30万,到时候让我后悔。”

    对上了!

    5月4日林蔚先后向(前?)女友兰雪、朋友蓝毛提起过,他很快就能赚到一大笔钱,之后林蔚就失踪了,再也没人见过他。

    吴端隐隐觉得,林蔚的失踪,跟他提及的这笔钱有某种关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