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一章 老赖(6)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早晨来上班,路过刑侦一支队办公室,貂芳照例大喇喇地伸个脑袋进来,每天过往时看帅哥养眼是她的习惯。

    “哎不对啊,都过点儿了,今儿小闫怎么没来?那家伙不是向来踩着点儿上班儿吗?”

    吴端没好气道:“谁知道,可能上厕所掉坑里了。”

    “不带你这样的,嫉妒人家长得帅,背后说人坏话,”貂芳道:“破坏组织团结,鄙视你啊。”

    吴端心里烦躁得很。他很清楚,闫思弦犯的错误属于作风问题,一旦传扬开来,必然上纲上线,会搞得很难看,这还是他当了刑侦队长后第一次遇到此类问题,所以他处理起来实在没什么把握,只能先晾着。

    吴端没想好,他觉得闫思弦该受到惩罚,却不该受身败名裂那么重的惩罚,况且随之而来的很可能还有各种言语上的冷暴力,职场上的穿小鞋。

    一旦事态失控,他这个小小的队长,很有可能会失去主动权,没法保护自己的下属。

    摇摇头,干脆不去想,手头还有案子,林蔚的尸体还停在尸检室,他的父母还木然地坐在一楼大厅,两人不是那种赖着不走非要讨个说法的受害者家属,而是精神坍塌,无论做什么,无论走与不走,对他们都没什么意义了。

    千头万绪,吴端现在没工夫考虑闫思弦的问题。

    今天的工作……就从走访林蔚的狐朋狗友开始吧。

    ……

    “林蔚?我认识啊,挺长时间没见了,他怎么……死啦?不是吧?您开玩笑的吧……他怎么可能……”

    被吴端询问的,是个染了一头蓝毛的小青年。

    已经临近中午饭点儿,小青年才刚刚被吴端的敲门声从被窝里拽出来,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听到林蔚遇害的消息,小青年十分茫然。

    吴端解释道:“我们查到,2月5号之后林蔚的手机便没有了通讯记录,直至2月15号,他的家人报警。

    在这之前,2月4号晚上你曾经和林蔚通了电话,那是我们能查到的他最后一次跟外界联络。

    所以现在请你回忆一下,你们最后一次通话内容是什么?”

    “那个呀……”蓝毛青年道:“我叫他出来玩,他说……感冒了,挺严重的,不想来。”

    “就这个?”吴端问道。

    “嗯,就这点事。”

    “可你们通了十四分钟的话,这点事需要聊这么久?”

    “有那么久?”蓝毛青年掏手机,确认了当天的通话记录,“还真挺……这……我也不知道啊……

    警官您看,这事儿都过俩月了,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会不会是聊到林蔚的女朋友了?”吴端提醒道:“我们走访林蔚的另一位朋友,听说林蔚失踪之前正在跟女朋友吵架,这事儿你知道吗?”

    吴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蓝毛,显然是不太相信他的话。

    蓝毛听到提示,一愣,随即道:“嗨,他女朋友的事儿你们已经知道了啊?

    算了,那我就说实话吧,林蔚没感冒,我刚才撒谎了,他就是被人戴绿帽子了,心里憋屈,跟我倾诉了半天。

    警官,我真不是故意撒谎的,你看我这兄弟都死了,他那点事儿……说出来挺丢人是吧?我就是不想给死人添堵……”

    “你还挺讲究。”听不出吴端是不是真心夸他。

    “嗨,怎么说呢,林蔚反正对我是挺仗义,我们一块上的中专,同班同学,上学那会儿我爸死了,我妈改嫁,吃不上饭都是林蔚接济我。”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吴端默默记下,继续道:“具体说说吧,林蔚怎么被戴绿帽子了?”

    “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女朋友找了个比他更有钱更稳定的,想分手呗。”蓝毛的叙述十分笼统。

    吴端追问道:“双方有过正面冲突吗?”

    “应该没有吧,林蔚倒是想跟那男的正面刚,可我听他那意思……他女朋友一直瞒着呢,那男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成了小三……你明白我意思吧?”

    “明白,对方根本不知道林蔚的存在,以为自己是跟一个单身女性正常交往。”

    “嗯,就是这意思。我听说那小子是个程序员,人傻钱多死得早那种,怪不得女的喜欢他呢。”

    吴端道:“所以,2月4号那天,你们的通话内容就是围绕林蔚女朋友劈腿的事儿?”

    “是。”

    “请你仔细回忆那天的具体通话内容,复述一下,尽量不要漏过细节。”

    “行……那……我开始说了啊……

    那天是我打给他的,晚上的时候,想叫他出来喝酒,结果人没叫出来,倒是听他絮叨了半天。

    他女朋友跟他摊牌了,彻底要分手,说是找到一个靠谱的结婚对象不容易,让林蔚成全她。

    林蔚不服气啊,一顿骂,说自己为这女的花了多少多少钱什么的,还说自己家有拆迁款,条件也不差……话说得挺难听,我就说个大概意思吧……”

    “就这些?”

    蓝毛思索了近一分钟,“哦,对了,林蔚好像还说起钱的事儿了。”

    “什么钱?”

    “我也不太清楚,他就是骂人的时候顺便提了一嘴,说一次性能搞到三十万,让她女朋友后悔什么的……应该是吹牛吧,具体的我也没问。

    我知道的都说了,真的,警官。”

    吴端递上一张名片,“你要是想起来什么……”

    蓝毛迅速接话道:“明白明白,一准儿联系您,放心吧,我什么都不瞒您。”

    走出蓝毛凌乱不堪充满异味的家,吴端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肚子咕噜噜地叫,他还没吃午饭,正好约了林蔚的女朋友,在她工作地点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面。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前女友,毕竟姑娘单方面提出分手了。

    姑娘听闻林蔚的死讯,也很诧异。但她有着自己的顾虑,姑娘不希望林蔚的事儿被现男友知道,据说,他们已经谈婚论嫁,实在不想节外生枝。

    吴端充分尊重姑娘的意愿,约在咖啡馆偷偷碰面,此时,吴端只希望那咖啡馆提供餐食,能让他填饱肚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