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三十章 老赖(5)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操!”胖子急促地骂了一声,拔腿就往花房跑。

    别墅一楼有一间玻璃花房,花房有扇玻璃门,可以由此出去。

    胖子已经握上了玻璃门把手,却在这时身体一阵抽搐,大张着嘴,想喊什么还没喊出来,整个人就扑倒在了门上。

    门……质量真好。

    薄薄的一层玻璃门,生生架住了胖子近350斤的体重。

    “怎么样?”有人大喊着问道。

    问话的是个年近四十面庞黝黑的汉子,看样子是警察中的头头儿。

    胖子身后,一名警察一边收起电棍,一边道:“丫还想跑,出息吧!”

    闫思弦带着姑娘从楼上下来时,姑娘已经穿好了衣服。

    警察们正把胖子往门外抬,其余几个小青年已经坐上了外面的警车,女人们被要求在客厅里蹲成一排,别提有多狼狈了。

    闫思弦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有警察拿出手铐,指着他道:“你们俩!下来!”

    闫思弦伸手挡了身边的人一下,示意她留在原地,自己则下楼,掏出警官证,对方一愣,接过来查验了证件真伪,对那黑脸汉子道:“队长,自己人。”

    不等那队长开口,闫思弦先指着楼上的女人道:“我市局的,她是我的线人,我正在调查的案件,跟你们抓走的胖子有关,但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

    别说,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感觉还挺不赖。

    负责抓捕的刑警队长是个老资历了,处变不惊,他道:“我是大湾区分局的,接到群众举报,说这间别墅经常有人聚众嫖娼,我们蹲守半个月了,今天收网,抓现行。

    既然市局也有行动,那就听你调遣,看你怎么安排。

    不过,我有个建议,你要继续潜伏接近嫌疑人得话,最好还是跟他们一块儿抓起来,我配合你演一场,保证不露馅儿。”

    “行啊,请吧。”闫思弦伸手,队长给他拷上手铐。

    闫思弦又道:“那我的线人……”

    “放心,我跟兄弟们打好招呼,妥善安置,不会为难她的。”

    临走,闫思弦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楼上的姑娘。

    他有太多话想说,有太多问题,可时间只来得及让他招呼那姑娘把衣服穿上,他甚至都没能问问对方是否认得自己。

    她认出我了吗?

    直到坐上警车,闫思弦满脑子都是这个疑问。

    从那姑娘的表情,他看不出来,他甚至不太敢看对方,生怕这是一场梦,看得多了,看出破绽,梦就要醒了。

    ……

    一小时后,墨城大湾区分局,闫思弦垂头丧气地被吴端从拘留室领出来。

    不明真相的胖子在隔壁的拘留室一个劲儿喊道:“闫哥你也太厉害了吧!这效率……哎,你别一个人走啊,救救兄弟们呀……”

    其余三名小青年也是一个劲儿附和。

    闫思弦哪儿是被救,他原本计划瞒天过海,天知地知只有他自己知,鬼知道吴端为什么从天而降。

    吴端正在气头上,懒得跟他解释,闫思弦便悄悄地察言观色,没敢吭声。

    “可以啊你,带着警官证招妓,还是一群人招了一群人,房间里搜出来的那一堆……呃……工具,那都什么玩意儿?!啊?挺会玩啊你们,也不怕得病?!”

    闫思弦低头不语。

    吴端继续道:“你是怕老局长中一次风不够,还是嫌我工作太顺利,生活太美满,想给我找点事儿?”

    闫思弦还是不说话。

    吴端:“还卧底任务,你当拍电影儿呢?”

    闫思弦终于道:“所以,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八月拉你进的微信群,里面有一个昵称叫‘勤劳敬业爱国奉献’的,你记得吗?”吴端问道。

    “嗯,记得,老爱在群里晒猫片儿,头像好像也是个猫吧。”

    “就是刚才抓你的大叔。”

    闫思弦:这尼玛……点儿也太背了吧!

    “谁叫你昵称用自己的大名,人家看你的警官证,一下就把你认出来了。

    人家还怕耽误你的‘任务’,旁敲侧击来问我,我才知道,你小子还有这些猫腻。

    不让人省心,老子还得帮你圆谎。”

    闫思弦张口,吴端打断他道:“不用解释,你聪明正直的形象已经坍塌了,十吨水泥也竖不起来了。”

    “我没打算解释。”闫思弦面无表情,“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没什么好解释的,谎你也可以不圆。”

    “操!”吴端烦躁地点了一根烟,“你丫怎么通过政审的?!有钱了不起啊?你他娘……”

    到了嘴边的粗话被吴端硬生生克制住,变成了气愤的粗重喘息。

    吴端觉得,这口气今天是喘不匀了。

    他开车,一直将车开到一所学校门口。

    “你记得这儿吗?”吴端问道。

    “以前的亚圣书院,怎么可能忘。”

    “我那会儿还没从警校毕业,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是进亚圣书院,那次任务的结果你比谁都清楚,人没救出来,而且,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后来毕业了去基层派出所锻炼,我发现老百姓对警察其实不太信任,我见过失主孤身追小偷,正好追到派出所门口,小偷急了,掏出刀子来把失主捅伤了——那种紧急情况,只来得及救命,来不及避免伤害啊——可是当天晚上舆论就是’警察都是废物’,媒体们好像特别喜欢这种新闻调调,老百姓看到了,第一反应不是求证真伪,而是’果然,和我想得一样’。

    后来我考进市局,我师傅老赵——就是现在的局长——他跟我说’谁让你手握公权力,你有了权利,就有义务被人高标准,严要求。’

    我还听另一位姓吴的前辈说过,’想要破坏警察的形象,几个人就够了,想要挽回形象,需要几代公务员的努力。’”

    吴端给出令人压抑的结论:“你就属于那几个人。”

    闫思弦不否认,他知道,这件事自己理亏。

    “你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我无权干涉,也不做评判,那是你的私事,但从职业角度,我不接受。”吴端伸出手来,“警官证。”

    闫思弦犹豫了一下,猜到了他要干嘛,挣扎道:“吴队,平心而论,我的破案效率是不是……”

    吴端坚持地伸着手,“警官证,交出来。”

    “我今天……”

    闫思弦略一犹豫,忍住了“见到张雅兰了”的下文,交出了警官证。

    也好,反正他当警察的初衷就是为了那件事,现在人找到了,不干就不干吧。闫思弦这么劝着自己,强压下心里丝丝缕缕不舍的情绪。

    只是闫思弦怎么也没想到,因为吴端的圆谎,大湾分局很快就释放了他的“下线”。

    他穷尽了所有方法寻找,再也没找到过那个高度疑似张雅兰的姑娘,她就像几年前一样,轻轻松松就消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