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九章 老赖(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夜色深沉,不知是不是受到手头案件的影响,开车路过酒吧一条街时,闫思弦总觉得这里的灯红酒绿不太真实。

    当然,他的目的地并不是这条恶俗的街道,又行驶了十余分钟,闫思弦的车驶进了一处闹中取静的所在。

    那是一片高档别墅区,一栋栋二层小楼在夜幕下安静乖巧地蛰伏着。

    它们像精致的巧克力,入口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的夹心是黑还是白。

    闫思弦走进的这块巧克力,充满了猎奇的味道,从开门姑娘的穿着打扮,就看得出来。

    黑色性感内衣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姑娘凹凸有致的身材。黑色的蕾丝眼罩遮住了她上半截脸,也不知她是如何开门的。

    她就这样几乎是**的将自己暴露在门口,和高跟鞋一样尖利的下巴让闫思弦为她感到担心——担心下巴会把胸里的硅胶戳破。

    闫思弦的目光只在那姑娘身上停留了一瞬,因为屋里还有至少十个同样衣着暴露的姑娘。

    “呦呦呦!闫少爷!最近忙啥呢?哥儿几个攒了好几次局,也请不动你。”一个咋咋呼呼的胖子推开怀里的两个女人,又用脚拨开半跪在他面前的另一个女人,快步迎了上来。

    还有三个小年轻,和胖子的反应差不多。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子全放在了闫思弦身上。

    这些人无论样貌、穿着都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往人群里一扔,你绝对想不到这是一群太子爷,家里要是没个上市公司,根本混不进圈儿。

    闫思弦随意地脱了外套,随意地扔给胖子,胖子接过,帮他挂好,陪着他往屋里走。

    胖子将圆滚滚的脸往闫思弦跟前凑了凑,“听说你家老爷子退休,出国定居了?怎么样,天高皇帝远爽坏了吧?”

    另一个小年轻打趣道:“闫哥这几天躲着我们,是不是金屋藏娇呢?”

    “娇没见着,倒是天天跟一群糙汉子打交道。”闫思弦实话实说。

    胖子还不知道闫思弦悄摸儿去市局谋了份差事,立即想歪了。

    “闫哥口味变得挺快啊,那可惜了,今儿我还想着你要来,给你找了个极品,失算失算……”胖子没羞没臊地开玩笑道:“要不小爷我舍身让你……”

    “滚!”

    闫思弦抬脚去踹胖子,胖子大笑,脚底抹油躲开了。

    等胖子再回来,还拽了一个姑娘。

    那姑娘和屋里其余的姑娘一样,穿着性感内衣,踩着高跟鞋,戴着蕾丝材质的眼罩。

    她和她们一样静默着,却又不太一样。

    她们的静默是习以为常,而她却是因为紧张害怕,不希望被人注意,她轻微地抿着嘴。

    闫思弦皱了皱眉头,斜睨了胖子一眼。

    胖子颇有眼力见儿,立即解释道:“你情我愿,闫哥放心,绝对你情我愿,规矩我懂。她就是……第一次来,有点害怕……楼上,电击设备我帮你准备好了……”

    胖子说话时,闫思弦始终盯着姑娘露出来的半截脸,确切的说,是盯着她脸上因为抿嘴而出现的酒窝。

    胖子还在絮絮叨叨,闫思弦却抬手,摘了那姑娘的眼罩。

    “闫哥,你……”胖子十分诧异。

    屋里的取乐项目被传统道德观所不容,是秘密,所以几位太子爷玩得很小心,从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

    闫思弦这一行为,无异于触了大家共同的底线。

    几人却没敢吭声,因为闫思弦从未露出过如此惊诧和痴迷的样子。

    张雅兰!

    是张雅兰吗?

    他的心跳漏了好几拍,紧接着开始狂跳。

    闫思弦无数次脑补张雅兰的样子,七年了,如果她还活着,应该成熟了许多吧,马尾辫是不是变成了披肩长发?松松垮垮的校服,是不是变成了精致了职业套装?运动鞋是不是变成了高跟鞋,她是否也像公司里的女白领们一样,在办公桌下偷偷藏一双拖鞋,以免脚趾头被高跟鞋折磨得不像样子。

    闫思弦想了很多,却始终想象不出她的脸。仿佛有一团云雾将她的脸遮住。

    如今,云开见月,看到眼前的人,闫思弦便一下子明白了:如果张雅兰还活着,她就应该变成这般模样。

    还是大眼睛,还是小酒窝,变了点,又好像一点都没变。

    闫思弦的目光无处安放,他发现她竟然只穿着内衣。

    不敢看。

    闫思弦一把抓起真皮沙发上用作装饰的一张薄毯,将那姑娘裹了个严严实实,并凶恶地剜了胖子等人一眼。

    胖子立即低头,眼观鼻,鼻观心,其余三个小青年照做。

    不知所措的姑娘被闫思弦打横抱,想要惊呼,却忍住了,伸手捂着自己的嘴。

    闫思弦问道:“你衣服呢?”

    姑娘指了指楼上,闫思弦便抱着她上楼,留下胖子等人面面相觑。

    等闫思弦进屋了,有个小青年低声问胖子道:“胖爷,什么情况啊?”

    “我他娘的哪儿知道,”胖子心有余悸,一拍脑门道:“卧槽不会吧,不会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招嫖招来了自家大嫂吧……你们见闫哥对谁这么好过?”

    几人摇头,脸色都不太好看。

    太尴尬了。

    这事儿要出在胖子身上,闹一通也就过去了,毕竟胖子信奉“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又觉得“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没有什么烦心事儿能在他心里过夜。

    可是闫思弦……几人真猜不透喜怒不行于色的闫思弦会是个什么反应。

    胖子此时只觉得右手手掌的皮肤上全是汗,在裤子上蹭了蹭,又酸又痒,他反应过来:右手正是刚才拽那姑娘的手。

    心理上的恐惧已经引起了身体的不适,港台片里不是演过吗,敢碰老大的女人,哪只手碰的剁哪只手。

    胖子还没来得及替自己的右手默哀,敲门声响起。

    “谁?”胖子吼道。

    “外卖。”

    几人倒是真点了外卖。

    “来了来了。”一个小年轻去开门。

    嘭——

    门刚刚拉开一条缝,就被人从外面猛然撞开。

    紧接着,几个大汉冲进了屋。

    “警察!抱头!蹲下!都蹲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