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八章 老赖(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市局会议室。

    投影正在播放一张不怎么下饭的尸体局部特写照片。那是尸体头部的伤口,貂芳低头调试着投影。

    吴端正向众人描述案情。

    “死者林蔚,23岁,中专学历,无业,墨城本地人,今天父母来认了尸。

    在鹿角湖边的小屋里,尸体呈俯卧姿势,头冲屋里,脚冲’门口’……呃……门已经没了,门口就是那面倒了一半的墙。

    其父母2月15日曾经在辖区派出所报案,说林蔚失踪了。据此推断,林蔚的失踪时间在2月5日到2月15日。

    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失踪前,林蔚已经一个多礼拜不着家了,但因为他平时总是跟狐朋狗友在外面瞎混,夜不归宿已经司空见惯,所以家里没有及时报案。

    从接警记录来看,辖区派出所民警曾向林蔚的两个酒肉朋友询问,他们也不知道林蔚的下落,此事就此搁置。”

    吴端看向貂芳道:“貂儿先介绍一下尸体情况吧。”

    貂芳点点头,“尸体高度**,死因系脑挫裂伤、颅内血肿合并导致死亡,可以说是一击毙命。将现场发现的砖头和死者头部的伤痕进行比对,伤痕契合,凶器就是那块砖头无疑了。

    尸体内脏完好,没有束缚伤,没有挣扎、打斗伤,可以说,除了头部的致命伤之外,没有发现其余伤痕。

    值得注意的是,从现场带回来的塑料捆扎绳上发现了少量血液及皮肤组织,我采集了dna样本,已经进行了检验,是一名男性的dna,但不是死者的。

    一开始看到捆扎绳的时候,我还以为那是凶手用来捆林蔚的,现在看来不是,那绳子捆过另外一个人,不知林蔚、被捆的人、凶手三者间是什么关系。

    哦,还有,值得注意的是伤痕位置,大家看。”貂芳指着投影道:“伤口在死者左侧耳朵上方,与太阳穴齐平。伤口下方有少量擦蹭痕迹,擦蹭痕迹的方向是自下向上。

    说明凶手这一击方向是自下朝上,可以进一步得出结论:凶手比死者要矮,而且不是矮一点儿。

    死者身高186,据此推论:凶手的身高在160到170,男性,健壮。”

    貂芳冲吴端点点头,示意她说完了。

    吴端继续道:“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凶器是就地取材的砖头,凶手行凶之后也没有处理凶器的行为,而是随手一扔。由此推断没有事先预谋,更侧重于激情杀人。

    除此以外,还有几个疑问:

    第一,行凶地点。隆冬时节,林蔚为什么出现在那么偏僻的地方?是凶手把他带过去的吗?……”

    一直没说话的闫思弦突然道:“林蔚跟那地方有什么交集吗?就是发现尸体的鹿角湖那一片。”

    “林蔚?”冯笑香虽有点莫名其妙,却还是查起了林蔚的履历。

    “他……没什么交集啊,林蔚的父母全是工人,他从小就跟父母在墨城市区长大……等等,他父亲的祖籍倒是在鹿角湖附近的一个村子里,父亲是接了爷爷的班,进城工作的,家里大伯和叔叔还住在鹿角湖附近。”

    “祖籍……”闫思弦皱眉,又问道:“家属还没走吧?”

    貂芳叹了口气,“自从认完尸体,就一直没走,在大厅坐着,等咱们的说法呢。”

    闫思弦立即起身,出会议室,奔向市局一楼的办公大厅。

    窗口岗位的文职人员已经下班了,白天里人来人往的一楼大厅,此时空落落的,靠墙的一排塑料板凳上,坐着一对年近60的夫妇。

    闫思弦有点不敢置信,来认尸时,他们看起来不过四十余岁,此时……要说一夜白了头,也没那么夸张,但就是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对劲了,腰也弯了,背也佝偻着,脸是死气沉沉的灰色,像两尊雕像。因此才显得格外苍老。

    闫思弦少有的于心不忍,他已经了解到,林蔚是这个家庭里的独生子,他死了,这个家也就完了。

    他掏出手机,点了两份外卖,然后安安静静地在老两口身旁坐下。

    女人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的脚面,全然没察觉到身旁有了人,男人抬起头来,呆滞地看了闫思弦足足三秒钟,一开口却是十分热切的声音。

    “警察同志,我儿子怎么样了?”

    他不像询问案情的受害者家属,倒像是守在医院手术室门口,期待着手术室里的病人能有一线生机。

    闫思弦无法给他任何希望,只能沉默地回看着他。

    终于,林蔚的父亲回过神来,想起了目前的状况,像一只老乌鸦,悲鸣一声。

    他的母亲很快夫唱妇随起来。

    哭了不知多久,还是男人先止住了哭声,闫思弦便见缝插针地问道:“林蔚是在鹿角湖旁边被发现的,他对那一片熟悉吗?”

    男人长长地叹了口气。

    “有什么用?”他问道:“人死了,搞这些还有什么用?”

    “总不能白死。”

    “没用了,查清楚,人也活不过来……”

    无论闫思弦再问什么,这对夫妻都不答话。闫思弦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在刻意隐瞒什么。

    时间尴尬地流逝,好在外卖送到了,闫思弦知道问不出什么,只能招呼两人先吃东西。

    我的手机 22:57:38

    吴端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这么大年纪遭遇这种事儿,以后可怎么活,总要给他们点时间。”

    闫思弦点头,“我明白。”

    吴端问道:“你想问什么呀?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现在还不确定,等我确认完再说吧。”

    “行吧,”吴端拽着闫思弦回到会议室,布置任务道:“笑笑负责查林蔚的通讯记录,我要知道他死亡前一周联系过的所有人。”

    “得嘞,回家前发你。”冯笑香道。

    吴端继续道:“我跟小闫从死者的人际关系查起,先把林蔚的狐朋狗友,以及跟他有过节的人,通通过一遍筛子。”

    ……

    散会后,吴端回到一楼大厅。闫思弦离开时,看到吴端正轻声细语地跟两名被害者家属说着什么。

    闫思弦也想留下,但他今晚有约,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犹豫了一下。

    最终,闫思弦选择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