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六章 老赖(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痕检实验室是在第二天中午给出检验结果的。据查,吴端带回来的燃烧灰烬中,的确含有尼龙材质燃烧后的残留物。

    关澜和彭一彤先后认罪,案件告破。

    吴端曾考虑要不要让这两人见一面,最终作罢。

    这起案件里,两人风助火势,火借风威,没破案时候,可谓是黄金搭档,一旦被抓,那就真成了互坑的猪队友,想来心情应该都十分复杂。

    刑侦一支队办公室里,貂芳探了个头进来,喊了一声:“明天出去植树,吴队长,你们这儿派俩人。

    植树节,各机关单位都有“责任田”,每年这时候市局都要派人去植树。

    可惜大家破案还行,种起树来实在是不得要领,再加上小树苗缺伐后续呵护,存活率实在不高。

    所以年年都是那块儿地,年年都要种一波儿树。

    刚进市局的时候,无端觉得新鲜,跟着去了两次。等发现了其中“套路”,顿时觉得十分无趣,便再也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今年正好有两个新来的小同志,吴端一脸惋惜,语重心长道:“闫思弦、笑笑,你们还没参加过单位植树吧?老哥我发扬精神,今年的名额就让给你俩了。”

    精明如闫思弦,立马察觉出不对劲儿。

    他踱着步,一边围着吴端转圈儿,一边道:“你这欲擒故纵也太明显了吧,肯定有猫腻……”

    冯笑香举了一下手,“那个……我记得市局有几台电脑要重装系统,跟我说了好几次了……我,那个……我忙去了。”

    说完,抱起笔记本,风驰电掣地出了门。

    “不,不是……哎我去,小妮子这会儿没有社交恐惧症了?”吴端一脸蒙圈。

    没想到闫思弦却一本正经道:“我去。”

    ……

    第二天,开往植树地点的大巴车上,吴端和闫思弦坐在倒数第二排。

    “想不到你还喜欢参加这种活动。”吴端有点没话找话的意思。

    闭目养神的闫思弦懒洋洋地回答道:“没什么兴趣,倒是那片地方,还记得吗?”

    说着话,他半睁开了靠近吴端这边的眼睛。

    吴端道:“哪儿那么容易忘,当年据说张雅兰就埋在那儿,可惜刑警们把那块地方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人……你是为这个来的呀?”

    “嗯,入职前我自己开车来过一趟,这么多年了,好像一点都没变。

    我总是在想,张雅兰会不会没死?要是她还活着,现在应该也参加工作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当上动画设计师——以前她最爱看动漫,一直想做相关的工作。

    也不知道她结婚了没,有没有孩子……呵呵……”

    闫思弦自嘲地笑了笑,感觉自己像是痴人说梦,又道:“你说,报失踪但是找不到尸体的,全国得有多少人?”

    吴端没回答他,那是他心里的执念,不需要别人回答。

    车开得不快不慢,摇摇晃晃,对吴端和闫思弦来说,正是补觉的好时机。

    两人睡了一路,却也睡得不太踏实,吴端是被大家高昂的集体歌声吵醒了好几回,闫思弦主要是担心吴端再流他一身口水,时不时看看。

    到了地方,两人揉着惺忪的睡眼下车,吴端深吸了两口气道:“春天真好,空气真好。”

    “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赵忠祥老师……呸呸呸,不对,是貂芳的声音飘过……

    说这话时,她一会儿看看闫思弦,一会儿又看看吴端,直看得吴端后脖子发凉。

    “女流氓,别吓着我们的小闫同志。”吴端拿出了一副护仔的样子。

    貂芳伸出两只手,一边抹护手霜,一边道:“可怜了我这双拿解剖刀的手,等会儿要跟你们一块挖土,磨得一手泡,尸检手感不好,万一影响你们破案……”

    “停!姑奶奶我认输!您的树坑我刨了!行不?”

    貂芳满意地叉腰笑道:“不错不错,小吴同志反应很快嘛!”

    闫思弦也看了看自己的手,“那个……我……”

    “你自己挖!”吴端说得斩钉截铁。

    貂芳噗嗤一笑,故意对闫思弦道:“来来来,看在你长得帅的份上,姐姐帮你。”

    吴端七窍生烟,表示不想说话。

    树坑要挖一米深,直挖到半下午,吴端和闫思弦终于合力挖完了三个坑,貂芳嘴上说着帮忙,不过是在精神上支持两人,在言语上鞭策两人,外加……不知从哪儿摘来的小野花,还挺好看,编了俩花环,非要给两人戴上。

    吴端义正言辞地拒绝,开玩笑,他一个沉稳持重老干部,能丢这个人?

    闫思弦却毫不在意,二话不说,顶在头上当凉帽,遮阳效果还不错。

    闫思弦本没干过这种活儿,好在入职后查案需要,去农村挖过一条死狗,也算是有了一点挖坑经验。

    加之,他第一次干这个活儿,卯足了劲儿,相当实在,直挖得近两米深,自己陷在坑底爬不上来,引得一群同事拍照围观。

    小闫同志保持了良好的家教,一一微笑配合,当真是应了那句话——脸上笑嘻嘻,心里那啥啥。

    待人群散开,吴端嘲笑他道:“哎,你说,现在要是把你埋起来,到秋天会不会长出两个闫思弦,到时候一个负责破案,一个给你爸管公司,多好。”

    “三个,还有一个用来揍你。”闫思弦摩拳擦掌。

    “呦呦呦,你别哭啊,别哭啊小闫!”吴端故意大喊,“来来来,哥这就拉你上来。”

    根本没哭的闫思弦:“吴端!我要砍你狗头!”

    ……

    两人这一天算是撒了欢了,其实心里还是有根弦在绷着。怕有突发案件,怕局里突然来电话,更怕自己不能及时赶回去。

    好在,这一天风平浪静,直到两人随车回到市区,手机始终安安静静,吴端一路上甚至看了好几次手机,总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服务区。

    “喂,你能不能对咱们国家的基数设施建设有点信心?”闫思弦忍不住嘲讽他。

    “我就是心里不踏实,总觉得……咳……”吴端意识到自己有张开光嘴,没敢把话说完。

    结果,还是没逃脱开光的厄运,当晚刑侦一支队就接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案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