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五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1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天才壹秒記住完美,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凶手当然不能当着李娜娜和李双的面放火,所以她需要一个延时装置,简单来说,就是需要一根引线,就跟放炮仗似的。

    而放风筝的那种尼龙线,易燃,最适合做引线了。

    不过,尼龙线有两个缺点,第一,燃烧时烟特别大,所以不能太长,太长了,没等烧完恐怕李娜娜和李双就闻见味儿了。这意味着,延时装置能够拖延的时间不会太久。

    第二,会留下燃烧残余,虽然看起来和床板燃烧后的灰烬一样,黑不溜秋的,但只要检验化学成分,还是会有发现。

    正好,据说你床底下曾经放了一个风筝,所以,我想问问,那风筝和线是你买的吗?”

    彭一彤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是,是我买的……可,可那又怎么样?买风筝难道犯法了?就算,就算真的有什么风筝线,也不是我干的!”

    “是,即便有风筝线,谁也不能说是你干的,除了那个锁门的。”????“什么?……”

    “我们抓到锁门的人了,她都招了。”

    吴端故意把话说得含含糊糊,彭一彤的肩膀发起抖来。

    闫思弦追问道:“你们通过气吧?你知道是谁锁的门,她也知道是谁放的火,对吗?”

    此时已到了询问的关键时刻,闫思弦和吴端心里焦灼,脸上却还要做出一副“无所谓,你不说我也知道”的淡定神色。

    他们越是淡定,彭一彤心里越没底。

    可这姑娘也清楚,毕竟是两条人命,一旦认下罪来,轻则无期徒刑,重则直接吃枪子。

    她使劲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儿——这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有人笑话她穷,她便这样咬一下自己,似乎身体的疼痛能够减轻心里的痛苦。

    舌尖儿一疼,她便清醒了些,止住了想要承认犯罪的冲动。

    “你们抓住锁门的人了?那太好了,总算能安心了。”

    闫思弦和吴端失望的同时,又暗暗感慨,彭一彤如此年轻,却有这样的心理素质,不简单啊!

    但吴端并不想放弃这个机会,继续道:“关澜你认识吧?就是你们斜对门宿舍那个。”

    “知道,旅游管理专业的,在勤工俭学部见过,一起打过工,认识。”

    “锁门的就是她。”

    彭一彤耸耸肩,“那就说得过去了,李娜娜她们没少找她麻烦,她俩好像都喜欢部长……就因为这个杀人?也太扯了吧。”

    “不止,李娜娜打过她,打得她脾脏破裂,不得不切除整个脾脏,成了残疾。”

    “啊?”彭一彤十分诧异,又问道:“这样啊……那……她这种情况,会从轻处理吗?我听说……要是受害人也有过错,是可以从轻处理的。”

    “你倒是懂法律,”吴端道:“这种情况能不能列入受害人有过错,我也说不准,要看双方律师和法官的具体操作,那不是我能控制的,但有一点我清楚,如果关澜供出那个纵火犯,我这里提交案宗的时候,可以给她记立功表现,对最后的判决会有影响。”

    “你说她会供出对方吗?”闫思弦晃了晃手里的录音笔,“尤其是,如果她知道纵火犯一心希望她落网,甚至将她形容成害大家人心惶惶的隐患,她会怎么想?”

    “我不是那意思!”彭一彤伸手,想要将录音笔抢过来。

    手还没碰到录音笔,她便意识到:坏事了!

    她岂不是已经承认了自己就是纵火犯?

    车里的沉默有些诡异,三个人都尽量收敛着擂鼓般的心跳声。

    最终,还是闫思弦先开了口。

    他拍了拍无端的肩膀,“走吧,回局里,我想她一定有很多事情想跟我们聊聊。”

    一路上,彭一彤低头不语日,她咬着嘴唇,时不时轻轻晃一晃脑袋,能看出她内心十分挣扎。

    关澜此时还关在市局,两人故意带着彭一彤从拘留室前走过。

    透过金属栏杆看到彭一彤的瞬间,原本坐着的关澜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两人欲言又止,情绪十分复杂。

    可这短短的路过不过几秒钟,实在是不够让她们组织语言的,最终两人什么都没说。

    吴端带着彭一彤离开,进审讯室前,彭一彤突然大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会锁门啊!我没想害死人……真的真的!警官你相信我……我就想给她俩点教训……抽烟,喝酒,着火,学校怎么也得处分她俩吧?……我就想让她们受点处分……

    我以为她们能跑出来的啊……关澜!关澜!你为什么害我?!”

    闫思弦留在了拘留室门口,就这么静静听完了彭一彤的喊叫,闫思弦让负责看守的协警打开了关澜那间拘留室的门。

    “提审,”闫思弦道:“这回,你不用瞒了。”

    进了审讯室,关澜呆呆的。

    “你们……你们抓她,抓住她了……”

    “她自己都承认了”闫思弦问道,“只是,不知道这种承认有没有让你失望。”

    关澜认真道:“特别失望。”

    她叹了口气,“我以为她比我有种,她敢放火,她敢那样反抗,她自己不知道,但在我心里,那天之后,我拿她当榜样的。”

    沉默片刻,关澜道:做出了决定:“好吧,你们问吧。”

    “所以,你知道彭一彤放火,她却不知道你锁门,是吗?”

    “是。”

    “你怎么知道她放火的?”

    “我没看见,所以并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但……怎么说呢,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怎么猜的?”

    “我见过她点风筝线,那应该是做实验吧。

    那次我去617,本来是想找李娜娜,我后来又在网上查了一下,她们家赔我的钱太少了,我,我想再要点钱。

    去找李娜娜,结果撞见她们宿舍乌烟瘴气的……我闻出来了,明显不是抽烟的那种味儿,而是有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儿。

    当时就彭一彤一个人在宿舍,宿舍地上有一捆风筝线,还有一些灰。

    我当时也没多想,直到起火那天。

    那天,彭一彤出门打水——她的确没关宿舍门——从我们宿舍,能看到她们宿舍柜门上的穿衣镜,角度也是凑巧,镜子正好照到李娜娜的床底下。

    床底下光线很黑,所以那点火苗特别显眼。

    我还没弄明白是咋回事,火就把地上一滩酒给点着了。

    紧接着,就有酒瓶子炸了,火一下子烧得特别猛,李双当时彻底蒙了,想报警,李娜娜骂她,叫她别犯浑,赶紧关门。

    我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怎么,脑子转得特别快,一下子就想到彭一彤那天在宿舍点风筝线,然后……我就觉得点火的就是她。

    我从镜子里看见李娜娜骂李双的样子,想到她对我做的那些事,心里就有个念头:要是能把李娜娜那烧死就好了。

    我就把新买的锁头拿出来,在外头把她们宿舍锁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