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四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1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天才壹秒記住完美,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审讯室里,看到那枚钥匙,关澜低头沉默了足有十分钟。

    “门是我锁的。”

    说完这句话,她似乎一下子轻松了很多,靠在并不舒服的椅背上,绷紧的肩膀也松懈了下来。

    又是一阵沉默,她继续道:“我本来没想害她们,是她们自己玩火,着火以后又自己关了门。

    大好的机会就摆在眼前,能让害我变成残疾的人付出代价,我怎么可能不心动?”

    闫思弦摇头道:“说不过去,如果是临时起意,你怎么会提前买锁头?”

    “因为我们宿舍的锁被室友砸核桃给用坏了,本来就买了一把新的,赶巧而已。”????只是赶巧?闫思弦皱起了眉毛。

    吴端则给留在学校的刑警布置了新的任务:询问关澜的室友,看有没有人砸核桃,把宿舍锁头用坏了。

    做完这些,吴端开口道:“你也是读大学的人,道理我就不多说了,只说一条。

    供出同伙来,以后量刑的时候,可以酌情从轻或者减轻。重要的选择上,可别一错再错。”

    关澜毫不犹豫道:“都是我自己干的。”

    闫思弦道:“怎么?切除脾脏的时候都不舍得告诉父母,怕他们伤心难过,干起杀人的事儿,眼都不带眨的?两条人命,你会死的!这是你唯一的减刑机会!”

    关澜干脆闭起眼睛。

    闫思弦起身就往审讯室外走,这种人他见得多了,犯了罪就给自己套上一层假想的英雄主义光环,悲壮的不得了,不是在受审讯,倒像是在渣滓洞里受敌人的严刑拷打。

    可怜吗?或许吧,好不容易从贫苦家庭出来,读了大学,一念之间又从大学坠入牢狱,这么大的落差,可不就是得靠假想活着。

    闫思弦走,吴端犹豫了一下,又道:“我跟你交个底吧,我们现在怀疑,彭一彤是你的同伙。

    不过,她情况比你好多了,那把钥匙,还有配钥匙的大爷的证词,已经形成了证据链,你是没跑了。

    彭一彤不一样,我们还没有直接证据,顶多就是一些小破绽,言语上的。撒谎圆谎,你们应该已经模拟过不少次了吧。

    所以,你觉得她能瞒过我们。

    那我告诉你,查不出破绽,我认,可已经露了马脚的嫌疑人,不查到头撞南墙,我是不会放弃的。和彭一彤情况类似的嫌疑人,要么绳之以法,要么还人家清白,至今为止没有一个稀里糊涂的,我还不打算让彭一彤打破记录。

    现在不是英雄意气的时候,已经跟你说过了,这就是笔买卖,两条人命,你得吃枪子儿!把同伙供出来,说不定你这步棋就从死变成活了。完美

    既然那么在意父母家人,你总得先活着,活着,说不定还有机会孝顺他们……”

    关澜睁开眼,笑了一下,“谢谢你跟我说这些,事儿真是我自己做的,我总不能随便把别人牵扯进来,让人受冤枉吧。”

    吴端也出了审讯室,出门前,他又叮嘱道:“你再好好想想。”

    ……

    第二天清晨,被搁置的现场勘验工作终于得以继续。

    阳光很好,照得被烧毁的宿舍亮堂堂的,少了几分森然的鬼气。

    吴端蹲在地上,腿已经麻了,他正一点点地翻看着地上黑不溜秋的灰烬。

    时不时从灰烬里巴拉出一块儿玻璃碴,玻璃碴被小心地装进证物袋。

    两个小时,已经装满了两只证物袋。

    除了玻璃碴,吴端还找到了一些没有完全烧毁的东西,包括一只奢侈品钢笔,一把塑料刀把被烧化了只剩下刀身的水果刀,两部烧得不成样子的手机,半片指甲刀、一把锁头——是617宿舍的门锁。

    能剩下的都是些金属物件。

    除了能辨别出样子的,吴端还在彭一彤床底下发现了一坨——那应该是某种熔点较低,被烧化了的金属。

    “会是什么呢?”吴端思索着。

    他正忙活,有个女生站在警戒带外探着头向里看。

    “看什么呢?”吴端严肃地问道,想要赶走那女生。

    女生却大胆道:“这是我宿舍,我来看看有没有剩下的东西。”

    无端明白了,这个女生正是彭一彤所说的,跟男朋友一起搬去外面住的室友。

    于是吴端道:“看也看了,没剩什么了。”

    女生悻悻然转身要走,却又被吴端叫住了。

    “诶,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吴端指着地上的那坨金属问道。

    “那个啊……我也不……”女生掂着脚朝屋里看,“噢!我知道了!风筝!”

    “什么?”

    “之前我来拿东西——因为我的东西就塞在床底下,得在床底下翻腾,我就看见不知道谁买了个风筝,也塞在床底下。

    线盘子好像是金属的,我看着那颜色,像是线盘子烧化了。”

    “风筝……线……”吴端脑海中电光火石地闪过了一个念头。

    “谁买的风筝?”他问道。

    “不知道啊。”女生怕是受到什么牵连,丢下一句“反正不是我买的,我好久没回过宿舍了。”便逃之夭夭。

    吴端再次来到起火点的位置,将燃烧灰烬和那一坨烧化了的金属统统装进证物袋,并给局里痕检室去了个电话。

    “大量燃烧灰烬需要化学检验,今天大家恐怕要加班了,夜宵我请。”

    找人将物证送回局里,吴端决定和闫思弦一起再去询问一次彭一彤。

    两人都是一身疲惫,尤其吴端,在火灾现场忙活一天,灰头土脸的。

    脱了防护服,又在车里拿了湿巾,擦了擦脸和手,吴端给彭一彤打了电话。

    彭一彤表示正在学校食堂吃饭,两人干脆也过去,就近点了两份蛋炒饭,和彭一彤一起吃了起来。

    这次,彭一彤从容了许多,甚至还率先问道:“锁门的人你们找到了吗?”

    “你好像很关心是谁锁了门。”

    “当然了,那是故意害人呀,这种人不抓起来,大家都不安心吧。”

    “那放火的人呢?”

    “放火?那不是……她们自己抽烟不小心……”

    “不是,”吴端道:“我们现在怀疑,有人故意纵火,证据……已经送回检验室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彭一彤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太好看,“什,什么证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