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二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9)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天才壹秒記住完美,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多不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点奇怪,闫思弦解释道:“我是说,你们不在同一专业,她还比你高一届,再加上——以我们之前对彭一彤的了解,她为人低调,没什么朋友,你却直接说出了她的名字,而未做任何修饰。”

    关澜显然没明白闫思弦的意思,她脸上已有了担忧之色——看不出是单纯因为遇到了难题而担忧,还是害怕什么东西藏不住了而担忧。

    闫思弦耐心解释道:“人们谈论起熟悉的人,往往会直呼其名,因为习惯了,最多说完给个解释,所以会用诸如’彭一彤如何如何’,或者’彭一彤如何如何,她就是617宿舍的某某’的句式,而谈论起不熟悉的人,就会在前面加上修饰,用诸如’617宿舍的彭一彤,就是那个某某,她如何如何了’这样的句式。

    这种专业性的研究还不普遍,所以我突然问你,你不明白,也不奇怪。

    现在你应该明白了,言归正传吧,你刚刚提起彭一彤去打水时,用了前一种句式,所以,对于你们究竟熟不熟这个问题,我建议你考虑清楚再回答。”

    关澜便真的考虑起来。

    考虑了几秒钟,她解释道:“好吧,我刚才就是……随口回答了一下,抱歉。????我跟彭一彤的确认识,都在勤工俭学部,一起发过传单、当过超市促销。”

    “那可以说是患难与共了吧?”

    “这……其实,大学里本班的同学都不见得有多熟,更别说比我大一届的外专业学姐了。”

    “可你们俩的宿舍还离得挺近。”

    “那顶多也就是见面打个招呼的交情。”

    “勤工俭学部,所有的矛盾都跟它有关,你和李娜娜共同喜欢的人,是勤工俭学部的部长……而彭一彤,既是李娜娜她们的室友、同班同学,又和你同属勤工俭学部,那位部长,她应该也认识吧?”闫思弦颇有些紧追不舍的意思。

    “肯定认识。”

    “那她知道你喜欢部长吗?……她知道,即便你没说过,李娜娜也一定说过,李娜娜那么嚣张跋扈的性子,一定没少跟李双说你的坏话。”

    “这……我不知道……可能吧,我跟彭一彤真的不熟……”

    “那你被李娜娜打伤,导致脾脏摘除,这件事彭一彤知道吗?”

    关澜摇头,“她不知道……应该不知道吧,那件事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太伤人了,你们懂吗?为一个人受伤,甚至成了残疾,最后人家根本就不知道,我这究竟是……哎!我图个啥呀?太卑微了!太贱了!你们明白吗?”

    ……

    关澜离开后,吴端道:“看来,你那些关于彭一彤的推论,也只是推论。”

    闫思弦斜睨他一眼道:“好像,我错了,某人还挺高兴。”

    “谁?谁那么臭不要脸?”吴端装模作样地四下看看,又道:“来来来,站出来,爹帮你揍他。”

    “你再说一遍?”闫思弦眯起了眼睛。

    “咳咳……我是说,那个……今天天气不错……呵呵呵……”

    闫思弦摆出一副“我懒得跟你扯闲话”的样子,吴端则腹诽道:还不是你先起头的,输不起,真小气!

    还好小闫同志的读心术尚未修得大成,没看出吴端的小心思,只正色继续道:“我没错,不仅没错,还离对更近了一步。”

    “哦?”

    “哈哈,刚才关澜改了说法。”

    “那又怎么样?”

    闫思弦抬手在吴端脑门上拍了一下,这一下颇有些没轻没重,嘭地一声,拍得吴端有些疼。

    吴端揉着脑门,“你干嘛?!”

    “猪脑子下线了吗?我在呼唤人脑子,赶紧上线,精彩的部分就要来了。”

    吴端简直要喷出一口老血。他想打回去,却又觉得两个大男人打来打去实在是……娘们儿兮兮,有碍观瞻。

    对!闫思弦就是幼稚鬼!熊孩子!吴端继续腹诽。

    这种想法又很快转变为:我是个成年人,大度,保持大度,不跟熊孩子计较。

    如此一来,还真起到了一点安慰作用,甚至,吴端都有了些成年人看孩子时的居高临下之感。

    最后,他妥帖地服了个软,“行了行了,人脑子上线了……呸!一直都是人脑子,没有猪脑子!赶紧说事儿!”

    “这可不像你啊,尖牙利嘴哪儿去了?”

    吴端心想:闫·皮痒·思弦,这可又是你先挑衅的,再敢挑衅一句,爹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损。

    “我刚才说的那套理论,你听懂了吗?”闫思弦却恢复了一本正经。

    吴端道:“听懂了啊,细琢磨还挺有道理的,没想到,你们这专业还挺神奇,细致到这种程度……”

    闫思弦勾起嘴角,笑得老灿烂了,得意之色自他的眼中晕开,挡也挡不住,“听懂了啊,真是难为你了。”

    吴端道:“得了,别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说到底,人家也给了合理解释……”

    “合理解释?”闫思弦撇嘴,“就你这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的性子,怎么当上刑警的?小时候没被人骗走拐卖还真是奇迹。”

    闫思弦仿佛刚刚玩完了一场猫捉耗子的游戏,心情好得不得了,索性和盘托出:

    “根本就没有那些理论,全是我胡诌的,我就是想诈一诈她,看她会不会改口,结果……你也看到了,还是太嫩啊。

    那个……我知道你很佩服我,麻烦扶一下自个儿的下巴,啧啧啧……牙都晒黑了。”

    吴端依旧惊诧,不过终于能说话了,“天啊你是不是人,正常人脑子里哪儿有那么多弯弯绕?”

    “所以我当刑警了,麻烦你认清一下现状,你这种分分钟被人卖了的傻白甜才是行业另类好吧?”

    “呸!”吴端道:“分明是被你对比的,在我们正常人里,我算聪明的好吧!”

    “好吧,我就当你夸我了。给你三秒钟,把你的惊讶收起来,我们该好好分析分析了,关于彭一彤和关澜的关系。

    要完成这次犯罪,彭一彤需要一个同伙,问题是,关澜是不是那个同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