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一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8)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十点钟,上午第二节课下课,吴端和闫思弦远远看着从教学楼里涌出来的学生。

    他们叽叽喳喳,像一群迁徙的候鸟,分流向不同的方向,有的去往宿舍,有的去往食堂。

    吴端眼尖,在副驾驶位置上坐直了身子道:“你看那个!关澜!穿粉风衣的!”

    闫思弦眯起眼睛,“嗯,是她。”

    远远看到关澜抱着书,和同学一起出了教学楼,几个女生有说有笑,青春洋溢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画面,又有谁会想到,这姑娘在一年前切除了脾脏。

    两人下了车,快走几步,拦下了关澜。

    “关澜吧?警察,想跟你询问几个问题。”

    女生们面面相觑,关澜却只是稍微惊慌了一瞬,便大方地对同伴道:“那你们先走,我等会儿找你们去。”

    ……

    上了车,闫思弦问道:“你被李娜娜打到脾脏破裂的事儿,你的同学都不知道?”

    “为什么要让她们知道?挨打很光荣吗?”

    “李娜娜为什么打你?”

    关澜低头不语。

    “因为某个男生吗?”闫思弦问道。

    关澜冷笑一声,“呵,谁告诉你的?她的跟班?她们也好意思说。”

    闫思弦不接话,只等着关澜的下文。

    “我一进大学,就去了勤工俭学部——家里条件不好,交学费都困难,我想自己攒学费。

    然后,就认识了我们部长,他那时候已经大四了,人特幽默,喜欢打篮球……”

    吴端道:“理解,这种男孩在学校里还挺受欢迎的。”

    闫思弦意味深长地看了吴端一眼,继续道:“三角恋的故事?我猜猜看,你和李娜娜都喜欢那个男孩,他更喜欢谁呢?是你吧?不然李娜娜也不至于那么气急败坏。”

    “呵,”关澜冷笑,道了一声“不值得。”

    关澜的情绪有些激动,她深吸了几口气,沉默片刻,待情绪好些了,便继续道:“在他眼里,李娜娜就是个暴发户吧,一言不合就开闹,谁受得了?

    至于我,更别提了,根本不可能在他考虑范围之内,在他眼里……呵呵,我这种柴火妞儿连备胎都算不上吧。

    可我就是喜欢他,我也的确利用社团活动,跟他把关系搞得不错。

    可是李娜娜那头蠢驴把我当敌人,她也太看得起我了。

    她堵了我好几次,警告我离部长远点,我……我……”

    “关于部长看不上你——你自己是这么说的——你并没有跟李娜娜说清楚,即便她找了你很多次麻烦。

    只有被她误会的时候,你才能感觉到自己跟部长在一起,你很享受被她误会。”

    关澜抬手,用无名指指腹将眼角的泪沾了沾。

    “还是部长精明,最后选了个家里当官儿的学姐,官二代。

    我受伤的时候是暑假前夕,正好我们部长毕业,他可能是不知道,也可能是躲着我们,怕有麻烦吧,反正我受伤以后,他就跟我断了联系,我给他打过电话,但他换号码了。

    后来有一次又在学校碰见,他可能是回来办事吧,我跟他打招呼,没说两句话,他就赶紧走了……哎……”

    听了前因后果,闫思弦和吴端心中不免唏嘘,没想到,这样的恶性伤害事件,不过是两个女孩臆想所牵扯出的闹剧。

    有人说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犯错的,谁的青春不迷茫,话是不错,可是,若是犯了大错,对自己和旁人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这账又该怎么算?

    吴端问道:“那手术之后有人照顾你吗?”

    “照顾?我这命又硬又贱,用不着人照顾。”

    关澜话里话外满腹怨气。

    “为什么不通知父母?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不仅需要照顾,还需要有人在身边帮你出谋划策。”

    “报喜不报忧,习惯了。

    再说了,我当时想了想……要是爸妈知道我切掉了一个器官,成了个残疾……哎!我父母啊……他们虽然在农村,可是很开明。

    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我们班几乎所有女孩都是上完初三就不上了,跟本村人去打工,挣钱供下面的弟弟妹妹上学。我们家不一样,我和弟弟是一视同仁的,所以我才能上到大学,哪怕是考了个三本,学费贵得要死,父母砸锅卖铁也要供我读。

    这种情况,你说,他们要是知道我成了残疾,心里得多疼,我是我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吴端低头掩饰惋惜的情绪,这个女孩有点自卑,只敢小心翼翼地喜欢一个人,可她又那么懂事,她有什么错呢?为什么要让她遭这些罪?

    闫思弦却冷静道:“当年的事儿说完了,说说眼前吧。”

    “眼前?你是说着火的事儿?”

    “嗯,我们查到你的宿舍正好跟617是斜对门,起火时你在宿舍吗?”

    “嗯。”

    “那你清楚当时起火的情况吗?”

    “我都看见了。”

    “什么?”

    “起火的过程,我看见了。”

    “详细说说。”

    “我看见彭一彤出去打水——她没关门——她们宿舍有时候门会开着,散散烟味什么的。

    我正好出门上卫生间,路过,看个正着。

    我看见李娜娜她俩拿打火机点杯子里的酒玩,转身的时候不注意,碰洒了,那杯点着火的酒全洒床上了,火一下就着起来了。

    李娜娜就让李双赶紧关门。”

    “关门?”

    “她们觉得不就是一床被子着火,能应付,那会儿她们担心的根本不是火灾,而是怕被学校发现,怕挨处分。”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细节,完全说得通。两个女生以为自己能搞定,结果忽略了床下烈酒的威力,也给了想害她们的人可乘之机,最终葬身火海。

    闫思弦问道:“之后呢?”

    “我就去卫生间了呗,大概……有个十来分钟?具体我也记不清了,我喜欢蹲坑的时候看小说。

    再后来,我就听见有人喊着火了,我就知道肯定是617。

    但我没想到,火势能蔓延那么大,感觉整个一层楼的人都在跑。我吓了一跳,想回去抢救点东西,被同学拦住了。

    同学说会没命的,火太大了,我就跟着一块跑出来了。”

    “最后一个问题,”闫思弦随意问道:“你跟彭一彤熟吗?”

    关澜一愣,利索地答道:“不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