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七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4)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围观的学生已经被疏散开来,吴端和闫思弦来到两名死者坠楼的地方。

    尸体还没抬走,校保卫科领导正跟貂芳说话。

    “我们一直看着尸体呢,没动过,就是……太惨了,给盖了个床单,不过……”保卫科长抹了一下脑门上的汗道:“不过……应该还是有手快的学生拍到照片了,万一传到网上……”

    吴端立马拨通了冯笑香的手机。

    “你问舆情监控的事儿?”冯笑香问道。

    “嗯。”

    “有照片流出来了,不过还算处理得及时,已经删过了,没有传播开,没什么大事儿。”

    “那就行。”????吴端松了口气,挂了电话。

    闫思弦对貂芳道:“尸体情况怎么样?死者身份清楚了吗?”

    “太惨了,”貂芳道:“摔在水泥地上的叫李娜娜,多处骨折,从血迹来看,她并不是坠楼后当场死亡,应该还挣扎了几下,摔在被子上的叫李双,大头朝下,当场死亡,我现在发愁的是,怎么把她的头从胸腔里拔出来。”

    吴端还不清楚具体情况,本想掀开盖在尸体上的床单看一眼,听貂芳这么一说,登时放弃了。

    貂芳继续道:“两名死者身上有不同程度的烧伤,以足部、小腿的烧伤最为严重,身上还有一些玻璃碴——我想应该是酒瓶炸裂时受的伤。更具体的信息得等尸检结果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帮着貂芳把尸体抬上了车。

    “辛苦了。”吴端对貂芳道。

    “彼此彼此。”

    貂芳和一名同组刑警驾着运尸的车子离开,闫思弦和吴端进了宿舍楼。

    上楼时,闫思弦道:“跳楼真惨。”

    “可不是,跟李娜娜似的,掉下来没死,还得等着慢慢死掉,太恐怖了,也不知道那时候她还有没有意识。”

    闫思弦继续道:“哎,你询问那名死者室友,有什么线索吗?”

    “线索一大堆,得挨个筛查。”

    “哦?”

    “死者李娜娜——至少在这栋女生宿舍楼里,绝对是个霸王,带着一群跟班,指哪儿打哪儿,没少欺负人,而李双就是跟她最亲近的跟班。

    能把俩大活人锁在着火的宿舍里,准是有仇,我觉得可以从她们欺负过的人里开始排查……

    对了,她还给我画了一张平面图,标明了六个人在宿舍里的床铺位置。”

    “这么细心?我都忍不住想夸你了。”

    “赶紧夸,我不会骄傲的。”

    ……

    说话间,两人已经上到了六楼。

    楼梯在宿舍楼正中间,这栋楼很长,所以楼梯左右两侧的走廊都很长。

    此时整栋楼都没电,一片漆黑,只有一些手电的冷光,一眼望不到走廊尽头,如同进了鬼屋。

    两人循着消防兵的手电灯光,找到了着火的617宿舍。

    气味复杂,有东西烧焦的味道,有灰烬经水冲刷后的味道,还有股淡淡的酒味。

    如果给刑警最不喜的现场做个评比,火灾现场准能排在第一位。

    很少有证据能经受高温灼烧的考验,还有燃烧过程中的坍塌、物品变形,燃烧后的灰烬覆盖,取证难度巨大,再加上,救火本身就是一个破坏现场的过程,消防官兵一番操作下来,无迹可查是常态,要是有幸存的证据,简直就是走了大运,出门就该去买彩票。

    纵然如此,吴端还是要认真对待。

    他最先观察的,是留守的那名消防兵。

    消防兵穿着厚厚的防火服,脸上有灰,不过还是能看出,面容稚嫩,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孩子。

    吴端亮出警官证,那消防兵立即立正站好,竟莫名给人一种乖巧的感觉。

    学校的住宿条件并不好,宿舍不大,左侧靠墙有两张上下铺,共四个床位,右侧靠里也有一张上下铺,安置了另外两个床位,靠门的位置则是一个格子衣柜,总共六个格子,每人占一个。

    中间是一个长条书桌,将本就逼仄的过道填得满满当当,只能侧着身通过。

    床板、衣柜、书桌都是木质的,再加上被褥、衣物,可以说这一屋子满满当当全是易燃物。

    除了三个上下铺的铁架子,其余的东西几乎全数烧成了灰,只有少量诸如一块柜门板、半截桌子腿的东西,让人能判断出那里原本摆着什么。

    当真是付之一炬。

    吴端问道:“着火点在哪儿?”

    “这里。”

    消防兵指着右侧那张单独的上下铺,“这个下铺位置碳化最严重,木质床板整个烧成灰了,初步判断着火点就在这里的下铺,可能是烟头点燃了被褥——但目前还没找到烟头灼烧残留——八成烧干净了,没戏。

    可以确定的是,这张床下放了至少十瓶高浓度的洋酒……”

    “这么多?”

    “可不是,威力不亚于一个小炸弹,要不是这些酒助燃,就算被褥全点着了,也不会烧得没地方下脚,她们也不至于跳窗。”消防兵的语气里满是惋惜。

    闫思弦道:“这是李娜娜的床吧?”

    “不是,是李双的。”吴端指着右侧单独的上下铺道:“这两张床挨着桌子,拿东西方便,位置相对比较好,被李娜娜和李双占了。

    李娜娜这人,据说有点洁癖,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床,就选了上铺,李双在下铺。”

    闫思弦“哦”了一声,蹲下身观察起倒在地上的木门。

    学校统一的黄色木门,合叶部分的合金零件和门一样敦实,不美观,但绝对结实,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女生撞不开门。

    木门倒下后直接被火包围,已经烧得黑黢黢。

    门框倒还立在门口,一把锁头挂在门框侧面的锁鼻上,闫思弦问道:“当时在外头把门锁住的,就是这把锁吧?”

    不等别人回答,他已经取下锁头,将锁舌向锁身里按了几下,锁不上。

    “就是它,被学生们暴力撞门弄坏了……问题是,谁锁的门?”

    黑灯瞎火的,实在是对取证工作不利,两人稍一商量,决定等天亮了再来取证。

    上楼总共呆了5分钟,带下来一把坏掉的锁头。

    闫思弦晃晃手中的锁道:“我要是凭这个把案子破了,你会不会特崇拜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