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六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是。”彭一彤似乎不想多说。

    又或许,死亡来临得太突然,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毕竟说死者的坏话不太好。

    闫思弦也不催,他沉默地等待。

    十几秒后,彭一彤似乎受不了这尴尬的沉默了,又开口道:“反正就是两个混混,我跟她们不熟,没法回答你的问题。”

    “那我换个问题,”闫思弦立即变通道:“你清楚起火经过吗?”

    “不知道,起火的时候我正好出门打水了,不过……我出门前她们就在喝酒,已经醉醺醺的了,还抽着烟,至于起火原因——大家都能猜到吧,就用我说了。”

    闫思弦又沉默了片刻,他少有地思忖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有什么损失吗?”

    “我……呃……”彭一彤没想到警察会问这个。????闫思弦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有什么贵重物品,钱物之类的,被烧了吗?”

    “可能有几百块吧,我放宿舍,应该是被烧了。”

    “具体是几百?”

    “大概……三百。”

    “钱在哪儿放着的?”

    “夹在一本书里,书就在我桌上,肯定被烧了吧。”

    “我问句题外话,你们学校应该有助学金吧,你没去申请?”

    “算了吧,每次发助学金都是趁着学校搞活动,还要站到台上去领,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家里穷。”

    “明白了,我的询问就到这里,感谢你提供的信息。”

    闫思弦示意彭一彤可以下车了,她却犹豫着问道:“我听说,她们是被锁在宿舍里的,是真的吗?”

    “听谁说的?”

    “着火的时候,大家都跑出来站在宿舍楼底下看我们宿舍,有个会计班的女生哭了,她说往外跑的时候,路过617,听见里面有人踹门,喊救命,她去救人了,但是救不出来。

    那时候——据她说,门板已经烫得厉害了,根本不敢去握外面的门把手。

    反正我是听那个女生说的,我当时就在跟前。”

    闫思弦道:“能帮个忙吗?”

    “什么?”

    “带我去找那个会计班的女生。”

    “行啊。”

    闫思弦和彭一彤一起下了车,对吴端道:“我去办点事,死者另外一个室友的询问工作,就靠你了。”

    ……

    会计班的女生还在哭,那是个扎着丸子头的胖胖的女生,虽然胖,却并不丑,倒有种可爱、富态之感。

    此刻她的发型凌乱,脸上也沾了些灰,显然是近距离接触过火场。

    她男朋友在旁,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不断安慰她。

    见到闫思弦的警官证,那女生十分勇敢道:“我要反映情况。”

    闫思弦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们是被人从外面锁在屋里的。”

    “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吧。”

    “我听到有人喊着火,就从宿舍往外跑,顺便检查了我们班其它几个宿舍,还有水房、卫生间,确定我们班女生都跑出去了。

    做完这些,我往外跑的时候,已经算晚的,走廊上已经看不到人了。

    从我们宿舍往楼梯跑,要经过617,我就听见里面有人喊,还踹门。

    我当时在外面一看,就觉得奇怪,里面有人,门怎么从外头锁住了?”

    她男朋友在一旁解释道:“我们学校的宿舍用的是那种老式的锁头,门里面有插销。

    所以通常宿舍里有人的时候,顶多在里面插上插销,而不会在外面用锁头把门锁上。”

    女生继续道:“我看到617门缝里往外冒着烟,我知道那就是着火的宿舍。

    宿舍门的门框是在外头的,她们从里往外撞,没用的,我就帮着她们从外往里撞,可那门锁太结实了,实在弄不开。

    我就跟她们说,让她们捂着口鼻,趴屋里等着,我找人去开门。

    我找来几个男生,回去救人的时候,她们已经翻窗户出去了……

    门踹开,火太大了,根本进不去,地上有好些酒瓶碎茬子,酒着火了,一地的火,根本没有能下脚的地方……

    后来,我听到两声……就是人掉下去的声音……到楼底下一看,才知道,她们坠楼死了。”

    胖女生一个劲儿抹眼泪,“要是早点去救,说不定……”

    闫思弦又问道:“那你们的宿管老师呢?老师难道没在第一时间组织救人?”

    “宿管老师……”胖女生叹了口气,“她可能怕担责任吧,不去救,最多死两个人,万一组织人上去救,救人的也搭进去,那她责任就大了。

    反正她当时一直跟学生们一起在楼下,我要上去救人,她还拦了我们一下。

    哦,对了,那两个女生翻窗户的时候楼下的人都看见了。宿管老师组织一楼的学生拿出被褥来,铺在底下,就是怕她们失手掉下来。

    可惜,大家都心疼自己的被褥,不愿意拿出来铺地上,磨磨蹭蹭的,是吧?……”胖女生问身旁的另一个女生道。

    被问话的女生道:“可不是,也就宿管老师和一两个学生把被子拿出来铺上了。

    她们掉下来的时候,我看得真真儿的,一个掉在水泥地上,另外一个倒是掉被子上了,可惜太薄了,没用啊,而且还是头朝下,脑袋都戳胸腔里去了……”

    旁边有人碰了那女生一下,她便不再继续描述死者的惨状。

    闫思弦拍了拍胖女生的肩膀,“谢谢你,虽然没把人救出来,但还是谢谢你。你比其他人做得都好,好太多了。尽力了,不必自责。”

    胖女生不答话,只是一个劲儿抹眼泪。

    这个年纪亲眼见证生命流逝,况且又是这样一个热心肠的姑娘,因为她比别人更努力地去挽救过那两个生命,所以她比别人更能体会失之交臂的惋惜。

    闫思弦还想再安慰她几句,手机却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吴端打来的。

    闫思弦指了指胖女生的男朋友道:“照顾好她,小子你捡着宝贝了。”

    说完,他接起了电话。

    “什么事儿?”

    “消防那边说,火场初步处理完了,明火已经扑灭,他们留了两个人,以防死灰复燃,咱们现在可以进现场勘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