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五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天才壹秒記住完美,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貂芳的祈祷没能灵验,当吴端接到电话,貂芳恶狠狠地盯着他的嘴,一只手小幅度地转着圈晃动。

    “你干嘛?”吴端问道。

    “我在用意念缝你的嘴,不要打扰我。”

    “好的幼稚鬼,明白了幼稚鬼。”

    闫思弦已经调转车头朝着吴端刚刚报出来的地址驶去。

    和冯笑香查到的新闻一致,的确是一所三本财经院校的女生宿舍楼失火。

    闫思弦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什么情况?火势控制住了吗?有人员伤亡吗?为什么联系咱们?”????吴端道:“死了两个女生。”

    “这么惨?大家没有相互帮着往外逃吗?怎么会漏了两个?”

    “正因为有疑点,才让我们去现场的。

    据消防方面的消息,着火的是一间宿舍,因为有女生在里面藏了酒——而且是多瓶,导致火势很大,甚至还发生了小型的爆炸。

    更可疑的是,消防官兵赶到时,发现这间宿舍是从外面锁起来的——也就是说,有两个女生被人故意关在了着火的宿舍里。

    可怜的是,宿舍在六楼,两人出不去,试图从窗户攀爬到别的宿舍,结果,两人都从六楼掉下来,摔死了。”

    几人没想到,火灾背后竟然有这么多隐情。

    闫思弦道:“在宿舍里藏酒?是有多爱喝,还是女生,不一般啊。”

    “哦,对了,”吴端补充道:“据消防反馈的消息,两名死者吸烟,所以起火原因——看起来像是醉酒后吸烟,不慎导致失火。”

    “小太妹们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刚把离家出走的小学生找回来,大学的又来了,前赴后继啊。”貂芳一边骂娘一边拨着电话,还不忘问冯笑香道:“我让局里值班的人把法医勘验箱带过来,用不用把你的笔记本也带来?”

    冯笑香摇头,“不用不用。”

    她从手包里掏出了平板电脑,以及一个巴掌大的便携式键盘,还有两样用以联网的其余几人也不大能叫得出名字的东西。

    “我用这个就行。”

    其余三人只能感叹:不愧是行走的黑客,什么时候都随身带着装备。

    貂芳补充道:“我就是觉得,这案子未必用得上我。”

    ……

    这话貂芳倒是没说错。四人赶到赶到失火地点,教学楼下是乌泱泱的一片学生。

    因为死了人,大家的兴致好像格外高涨,女生们叽叽喳喳,刑警们看到,有几个女生的手里还夹着烟,大学校园里并不管这些。

    还有一些小情侣,依偎在一起,纯粹看热闹。

    被火殃及无处可住的,大约三十来个女生,处于“围观”圈儿最中心的位置。

    她们有的只穿着睡衣,踢着拖鞋,有的怀里抱着笔记本电脑等贵重物品,还有的甚至抱着被褥——那大概是失火时下意识抢救的东西吧。

    有三名宿管老师正跟这些女学生说着什么。

    明辉去看尸体,冯笑香留在车里,吴端和闫思弦则拨开人群,到了三名老师跟前。

    吴端亮出警官证道:“请问哪位同学住在失火的宿舍?”

    宿管老师一看是警察,便招呼着学生道:“快快快!617的都站出来,警察找你们呢。”

    有两名女生站了出来。

    一个穿着睡衣踢着拖鞋,手里端了一盆——看起来像是洗了一半的衣服。

    另一个则穿着校服,拎着热水瓶,戴眼睛,眼镜片极厚,一看就是个学霸。她身材瘦小,头发发黄——不是染出来的黄色,而是那种营养不良的黄。

    “四人间?”闫思弦问道。

    “不是,六人间,”学霸道:“我们宿舍有两个女生家在本地,偶尔回家,不在学校里住。”

    “这栋楼全是六人间?”闫思弦又问道。

    “嗯。”

    闫思弦看了吴端一眼,吴端道:“鉴于火灾现场存在疑点,现在需要分别询问你们二位,请配合调查。”

    “行,配合。”学霸道。

    “那就先从你开始吧。”

    闫思弦带着学霸上了车,冯笑香看着平板电脑装空气。

    闫思弦道:“那么——姓名?”

    “彭一彤。”

    “你大几了?”

    “大三。”

    “什么专业?”

    “工商管理。”

    “你们宿舍全是一个班的?”

    “嗯,一起住了快三年了。”

    “关系怎么样?”

    “我跟她们吗?”

    “当然,你可以先说说你跟其她五个人的关系。”

    彭一彤几乎是有些严肃地说道:“我跟她们不是一路人。”

    “哦?”

    “不是一出事就撇清关系,我就是想好好学习,顺利毕业,多考几个证,以后找个稳定的工作……是,这儿是个三本大学,我来了以后才知道,这种三本大学还有个名字,叫野鸡大学,文凭不值钱……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已经拼命学习了,我们县城的高中,就我一个考上大学,就我一个啊……家里条件不好,供我上大学已经让家里欠了好几万饥荒,好歹我以后得找份像样的工作还债……

    她们不一样,她们家里有钱,随便玩,整夜整夜不回来,交男朋友,喝酒抽烟……”

    闫思弦打断彭一彤道:“是在宿舍里喝酒抽烟吧?我想想……最恶劣的情况会是怎么样呢?撒酒疯?顺便肆无忌惮地嘲笑你?”

    彭一彤道:“警察叔叔,你不用套我的话,你说的那些情况全都有,我也不骗你,我烦死她们了。”

    闫思弦有点介意被人叫叔叔,毕竟,他才24岁。

    他继续问道:“那其余五个人的关系呢?很要好?”

    “也不算吧。”

    “具体说说。”

    “我刚才跟宿管老师说有两个女生家在本地,我撒谎了。”

    “哦?”

    “她们出去跟男朋友租房子住了,搬出去,肯定有一定的原因是受不了宿舍氛围,谁想天天吸二手烟啊,还有那两个酒鬼,半夜推杯换盏的不睡觉。”

    “她们搬出去多久了?”

    “一学期多了吧……最短也有一学期了。”

    “之后回过宿舍吗?”

    “不过她们有些东西放在宿舍,偶尔回来拿东西,几乎就不回来。”

    “看来那两位跟你们的关系,已经可以划到’不熟’的范畴里了。”

    “可以这么说。”

    “好的,那说说今天去世的两位吧,她们就是你说的酒鬼烟鬼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