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四章 论问题少女进了大学以后(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李八月休假的第二天,他老婆住进了医院待产。

    没案子,刑侦一支队的几人约好了一起去探望。

    吴端赶到时,其他人已经到了好一会儿了,貂芳正拽着冯笑香好奇地摸孕妇的肚子,冯笑香摸到了胎动,惊讶地想叫,又怕吓到肚子里的孩子,便捂着嘴,脸都憋红了。

    吴端拎着两兜水果刚一进门,貂芳就道:“队长你也太不厚道了,来这么晚你干嘛去了?”

    吴端然后大大方方地答道:“相亲。”

    貂芳的八卦之血立即燃烧起来,“呦,快说说,什么情况。”

    要不怎么说女人是天生的八卦动物,孕妇挺着大肚子,也伸脖子等着听吴端的下文,还附和道:“你们别瞧不起相亲,我跟八月就是相亲认识的,现在不也过得挺好?”

    这倒是实话,李八月的媳妇是个初中老师,两人是亲戚介绍,相亲认识的,交往了一年多结婚,可谓按部就班。????“弟妹,我跟八月情况不一样,我运气差啊,脸黑得跟刚挖完煤似的,一相亲准遇见极品,我要碰见个弟妹你这么贤惠的,早就不单着了。”

    貂芳和李八月同时翻起了白眼。

    李八月道:“叫嫂子!”

    貂芳道:“你丫连八月的媳妇都敢调侃啧啧啧,什么人性啊队长我才知道你是这种人。”

    转而,貂芳又对李八月道:“你那是什么关注点?”

    吴端退后两步,躲开貂芳。

    李八月问道:“你干嘛?”

    吴端挑起下巴“指了指”貂芳,“我怕这家伙的蠢传染给我。”

    貂芳佯怒道:“我要砍你狗头!”

    自从前一天吴端睡觉流口水弄湿了闫思弦的衣服,闫思弦骂出了那句“砍你狗头”,这句话就在刑侦一支队里流行开了,成了大家公用的口头禅。

    几人这么一闹,孕妇的产前紧张缓解了些,却还是惦记着八卦,又追问道:“吴队长,快说说你相亲的事儿吧。”

    吴端指了指他提来的两袋水果,“弟妹,本来一袋水果是给你的,另外一袋是打算送给相亲对象的。结果嗯,显而易见,黄了。”

    “为什么?”貂芳追问道:“你看不上人家,还是人家没看上你?”

    吴端耸耸肩,“那重要吗?”

    “你怎么跟人家聊的?”孕妇问道。

    “实话说说被,我说我是干刑侦的,她表示好有趣哦,好刺激哦,还非让我说几个案子,我不想说,她非要求,我就说了,说完人家就要走,让她把水果带回去吃,也不要。”

    貂芳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我还以为只有法医相亲的时候会受到这种待遇你是没遇到过我的情况,一听说我是跟死人打交道的,饭桌上直接开吐,我的天,那叫一个尴尬,我是生怕别人以为我把那男的弄怀孕了。”

    众人大笑。

    吴端在隔壁的空病床躺下,伸了个懒腰,拉长声音叹道“真没劲”

    闫思弦道:“我们公司有几个小姑娘,人漂亮,又积极上进,要不给你介绍一个?”

    “别别别,”吴端道:“我是扛不住家里长辈三天两头催婚,才去应付一下。

    就咱这忙起来一个月都不着家的情况,人家嫁给我跟没嫁似的,我还是别祸害别人了。

    咱们就适合自产自销,要不,貂儿,哪天咱俩去领个证儿算了,皆大欢喜,吃住都在市局,连房子都不用买了。”

    “我看行,不过”貂芳似乎真的在思考吴端的提议,“我还是更喜欢死人。”

    “哈哈哈哈”闫思弦指着吴端道:“某人自作多情了。”

    吴端不语。

    貂芳道:“不对劲”

    她踱着步,来来回回地打量吴端。

    吴端抱臂,故意女里女气道:“别看了,卖艺不卖身。”

    貂芳不理他,抓住冯笑香问道:“你发没发觉,他不对劲儿。”

    “嗯。”冯笑香点头,回答得十分简短。

    嗯完她就缩回了角落,不想被任何人注意。

    貂芳继续道:“吴队这张嘴多毒啊,谁能损得过他,今儿怎么在小闫同志这儿甘拜下风了?说,你俩是不是就那件衣服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闫思弦掏掏耳朵,“交易?不存在的,吴队那是拜服在我的人品之下了。”

    吴端咬牙切齿:“闫思弦”

    探望的时间,大家尽量开启逗逼模式,哪怕只是斗斗嘴,孕妇能一起乐呵乐呵就行。

    最终还是吴端怕打扰孕妇休息,又对李八月嘱咐几句,诸如“有困难尽管说”,便带着一行告辞了。

    出了医院大门,貂芳提议道:“找地儿撸串去?”

    吴端深以为然,“走着啊,开春了,一想到冰啤酒,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闫思弦道:“今天可是四月一号,愚人节。”

    对崇洋媚外过洋节这种行为,吴端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闫思弦直接忽略,继续道:“不是什么重要日子,但不妨碍游乐场借机搞美食活动,也不妨碍咱们去凑个热闹,连吃带玩,不是挺好吗。”

    貂芳第一个响应,冯笑香不说话,往貂芳身后一站,意思是她持相同意见。

    吴端刚要说话,闫思弦大手一挥,“三票通过,你的意见不具备参考价值了,上车!”

    傍晚的风微凉,几人一路有说有笑。

    刑警们很少有这般惬意的时候,大家十分珍惜。

    吴端正给俩妹子讲笑话,只听远远的有警笛声。车后方有红白灯光闪烁,是消防车灯。

    闫思弦看了一眼后视镜,立即靠边避让。

    “这是哪儿着火了?”明辉道。

    消防车风驰电掣地驶过,吴端道:“看方向,是奔着东南去的那儿不是大学城吗?好多年没出过什么事儿了吧”

    冯笑香在手机上戳了几下,道:“有人传图片了,是一所三本的财经院校,女生宿舍着火。”

    “女生宿舍?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停!打住!”貂芳拦住了吴端的话头,“你这张开光嘴,少说两句,啊啊啊啊我今晚只想要美食,尸体暂时退居第二位,老天爷保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