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十三章 狂花(13)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吴端对王幼萱的父亲道:“能联系上她母亲吗?”

    “联系不上,好多年都消息了。”

    吴端转向王幼萱:“你要恶心她,抱歉,我不是单亲家庭,没法理解你的想法,但如果我是你,我就好好努力,争取早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让她后悔。

    说不定到那时候,当年抛弃你的母亲会主动来找你,认你,有求于你。

    那个时候你再恶心她,岂不是更有资本?

    恕我直言,你的堕落根本恶心不到任何人,顶多让人鄙视你。”

    “放屁!你丫放屁!站着说话不腰疼……”一看吴端不再顺着她,王幼萱又开始急,胡言乱语,满嘴脏话。

    恰逢闫思弦进屋,听到,他便皱起了眉,王幼萱看到他,喊声一滞,她似乎很害怕这个面色不善的年轻刑警。????闫思弦指着吴端开口,语气冷得似乎他说出的每个字都裹着一层冰碴子。

    “是,我们拿着纳税人的钱,保护老百姓安全是我们的义务。

    可是,小姑娘,你还没开始纳税,谁都不欠你的。为了找你,他已经三天没合眼了,我懒得跟不懂感激的熊孩子计较,但再让我听到你骂他一句,我不介意先教教你做人——我想,你爸应该没意见吧?”

    他看了一眼王幼萱的父亲,不等对方答话,便继续几乎是一字一顿道:“能好好说话吗?”

    王幼萱翻着眼皮看闫思弦,一副小太妹的样子,但她也真的安静下来,至少言语上不敢继续造次。

    吴端便开始问道:“我们查了你的聊天记录,你来九燕市,是跟主播丁飞约好了见面的,为什么没在网吧等到他去找你?”

    “你们查我聊天记录?……呵呵呵……”王幼萱转向她的父亲,“怪不得,你找来的警察也跟你一个毛病,偷看别人隐私……我要去告你们!”

    吴端开始怀疑,这孩子不是心智不成熟,简直是脑残吧?

    “随便。”他简短地答道,“我再问一遍,为什么没等丁飞?”

    吴端的态度让王幼萱十分难受,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

    她求助地看向父亲,父亲则故意忍着不去看她。

    王幼萱瞪了父亲一眼,低声呸了一句。

    会议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许是想通了,意识到不回答问题就要继续在这两个不太好相与的警察跟前待下去,王幼萱终于答道:“为什么不等丁飞,我改主意了,我又不想找他了。”

    “改主意?”

    “我本来就没多想找他,结果他还让我在网吧等那么久,他不重视我,我还上赶着干嘛?男人,你就得吊着他,你越是犯贱,找他倒贴,他越不重视你。”

    吴端觉得,这个小姑娘还能继续拓宽他的视野,他打算把所有的惊讶都攒下来,回头一起表现。

    吴端继续问道:“你跟于画第一次见面,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我的钱全赔给别人了,我没钱,她给了我20块,还跟我说要是有困难让我去找她。”

    “上哪儿找?”

    “她说晚上都可以去街心公园找她,她有辆红色宝马,就停在路边。她说能带我赚钱。”

    “她没有具体说怎么赚钱吧?”

    “我没说我也能看出来,我又不傻。”王幼萱有些洋洋得意。

    吴端不敢相信,“你看出来了,还去找她?”

    “多正常,我们班有个女生就去卖了,人家吃的用的都比我们好,手机两三个月一换。不走这条路,我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

    王幼萱的父亲终于忍无可忍,他一步上前,抡起巴掌。

    啪——

    这一巴掌直把王幼萱打得七荤八素,整个人都从沙发上摔了下来,半边脸肿起老高。

    吴端和闫思弦本可以拦住他,但两人默契地只做了做样子。

    王幼萱发出了嗷的一声惨叫。

    “你打啊!有本事你打死我——”王幼萱吼道:“要么被主播白睡,要么卖点钱,我选后一个怎了——”

    ……

    审讯如一场闹剧,草草收场。

    王幼萱像疯子似的吼叫,在听父亲说要带她回家之后,她甚至在地上打滚耍赖。

    最终,这场闹剧以她的毒瘾发作告终。

    戒毒医生为她注射了代替药物,她被折磨得再也折腾不动,被刑警们抬上了车。

    终于能回墨城了。

    李八月开车,貂芳坐副驾驶位置,闫思弦和吴端坐在后排。后面两辆特警的车,分别负责押送嫌疑人,以及护送失踪的王幼萱。

    几乎是刚一沾上座位,两人就睡着了。入睡的最后一刻,吴端迷迷糊糊地问道:“八月来了?还没休假呢?”

    “今天最后一天班,我想着你们肯定累坏了,就来接你们……我的调动已经批下来了,文职,以后写案宗之类的事儿统统交给我……”

    李八月确信,他的回答吴端一个字都没听见。

    这一路上,吴端睡得十分踏实,沉沉的睡意让他直接忽略了脊椎和颈椎因为睡姿不当而发出的抗议。

    直到车子开进墨城公安局地下停车场。

    李八月和貂芳自后视镜里看着两人的睡姿,李八月道:“那个……是口水吗?”

    貂芳:“我看是。”

    “啧啧啧,你说,小闫要是发现吴队流了他一身口水,会发飙吗?”

    貂芳则将手机递给李八月,“我刚查过,他那件t恤,限量款的,上万块……”

    李八月又是一番啧啧感叹,“他那么有钱……应该不会因为一件衣服记仇吧?”

    “呃……应该吧……”貂芳已经拉开车门下了车,丢下一句“叫醒他俩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的精神与你同在。”

    一溜烟跑向了电梯。

    “喂喂!你……”

    李八月拉开车门,大喊一声“醒醒!到了!”

    溜之大吉,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刻,李八月也挤了进去。

    紧接着,电梯里的两人听到了一声怒吼。

    “握草!姓吴的!狗头伸过来!我要砍死你!”

    “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是故意的呀!小闫你听我说……握草别打了……我陪!我陪你一件……呃……不一样的行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