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七章 狂花(7)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周国平没说谎,他头上有个包,青着一只眼睛,下嘴唇也裂了道口子,一说话,口子还崩开了,血淌到下巴上,他身上还有一股酸臭味……

    “太气人了!他们把我打昏,扔垃圾桶里……警察同志,你看看我这身上……这一宿啊!没死在外头都是我命大!”

    “你在垃圾桶里呆了一夜?”

    “我昏过去了啊!离死就差一步,就差一步啊!”

    周国平的胸口剧烈起伏,真是诉不尽的委屈,倒不完的苦水。

    吴端便问道:“什么时候挨的揍?”

    “昨儿晚上,我在平安东路走得好好的,突然被一伙人揪小巷子里。那些人啥也不说,光是打。”

    吴端又问道:“几点的事儿?”????“我从网吧出来……大概……”

    “是你从网吧跟踪一个小姑娘出来的时候吧?”

    周国平一愣,没想到警方突然提起这茬儿。

    吴端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乘胜追击道:“你为什么跟着她?想干什么?”

    周国平干脆一梗脖子,“我这不是啥也没干吗,怎么?马路是她家开的,只能她走,我走就犯法?”

    周国平无赖,可他说得有道理,现有的视频证据什么都说明不了。

    吴端便换了个话题道:“你在网吧都跟她说了些啥?怎么就把她吓跑了?”

    “我也没说啥啊,我看她屏角弹出来网吧的提醒,说她卡里没钱了,快停机了,她好像挺着急的,我就问她是不是没钱了,我可以借给她。”

    “借?”吴端逼视着他的眼睛。

    周国平咬死了自己的说法,“昂!就是借!”

    吴端继续换问题,他不想把周国平逼得太急,他还需要从周国平这儿了解更多信息。

    “那你跟踪小姑娘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比如……有没有其他人跟踪她?”

    “没啊……”周国平的眼珠转了转,问道:“她怎么了吗?”

    “失踪了,这个女孩儿叫王幼萱,”吴端道:“根据监控录像显示,你是最后一个跟她有过接触的人。”

    周国平道:“那我要是有线索呢?重要线索。”

    “你说说看。”

    周国平沉默了一下,打定主意,先问道:“我听说,提供重要线索,你们不是应该给奖励吗?就是……钱什么的……”

    一直没说话的闫思弦直接起身,边往外走,边冲负责审讯记录的刑警道:“押看守所去,他是本案重要嫌疑人,先关个把月再说。”

    他又对周国平道:“等你体验过捡肥皂,分得清好歹,咱们再聊,相信到那时候你会哭着喊着配合我们。”

    吴端沉默跟着他走,周国平慌了,“诶诶诶”地叫了几声,在吴端即将关门的时候,他终于道:“我说!我说!”

    吴端就站在门口,“说吧。”

    周国平道:“昨天打我的,就是她的人!”

    什么?!

    吴端能感觉到,闫思弦对这个线索也充满了兴趣,但两人心照不宣地没表现出来。

    见两名刑警一脸冷漠,周国平又补充道:“我当时……听见他们说话了,有一个人指着我说’就是他?’

    另外一个人说’算他倒霉,打谁的主意不好,老大的人他也敢跟。’

    我琢磨着,’老大的人’会不会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小姑娘?我是跟了她几步……”周国平跳过跟踪的细节,继续道:“要这么算,打我的人可不就是那小姑娘找来的?”

    “他们还说什么了?”

    “就这两句,少嘛,我才记得住。”

    “那你还记得他们的体貌特征吗?”

    “呃……”

    “慢慢想,就从他们说话开始,他们说话有口音吗?”

    “是本地人!肯定是本地人!我一听就知道!”

    “本地的……总共有几个人?”

    “五个,一个在巷子口望风,两个掐住我胳膊,还有两个动手,都是些下三滥的招式,一看就是街头混混。”

    “体态特征呢?是胖是瘦?你记得吗?”

    “那可就记不清了……哦,有个大胖子,掐我胳膊的,感觉他快把我胳膊拧断了……”周国平晃悠着左臂道:“别的……别的好像没啥特点,我想不起来了。”

    ……

    另一间审讯室里,17岁的丁飞经过一夜一天的拘留,活像霜打了的茄子,蔫叽叽,问什么答什么,全然没有在直播间挑唆未成年人跟家长对着干时的嚣张气焰,怂得要死。

    “我打人?怎么可能?我从小就没打过架啊……不是我啊……周国平是谁?我干嘛打他啊……啊?他跟踪王幼萱?这都什么事儿啊?……我不知道啊,我就没见着王幼萱,你们可以证明啊……

    我……我我我……我哪儿能找得来人?还群殴别人,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

    丁飞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吴端站在审讯室外,指着陪同丁飞接受讯问的男人道:“他是……?”

    何队长道:“律师。”

    “家长没来吗?只请了个律师?”

    丁飞未成年,询问他时,应当通知其监护人到场。

    何队道:“我们通知他的家长了,在国外呢,连丁飞正在做直播,以及他的行为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的事,家长一概不知,也没有回来陪伴儿子度过难关的意思,只愿意出钱给丁飞请一名律师。”

    吴端轻轻摇了摇头。

    审讯室里,听说王幼萱的父亲正赶往九燕市,丁飞吓得大哭,一边哭一边嚷嚷着问律师,会不会让他跟王幼萱的父亲见面。

    他不敢见,说是惹事了,怕人家打他。

    看到这样的丁飞,吴端心里很不是滋味,都说每个熊孩子背后必然有熊大人,这话一点不假。丁飞怂恿别人离家出走,除了叛逆,还有一部分原因,他的家长给他留下了冷漠、无爱、不靠谱的印象,所以他认为有没有家长的监护其实都一样。

    说来说去,王幼萱出走的悲剧,并不是丁飞一个人的错,他却必须独自面对众怒。这大概是法律之外的一种惩罚吧,能不能改过,看他造化了。

    ……

    审讯室外,冯笑香给吴端传回了消息:

    “吴队,可以排除丁飞,我筛过他的通讯记录和手机定位,看起来他就是老老实实去网吧见王幼萱的,他既不知道王幼萱被人骚扰了,也没有联络过别人。

    所以,纠集人收拾周国平的,不是丁飞。”

    老大的人。

    这个老大究竟是谁?

    一到九燕市,就有“老大”罩着王幼萱,而且看对方出手颇有效率,即便是混混,也不是个简单的混混,王幼萱怎么做到的?

    吴端道:“变相算是个好消息吧,有人照应着点……”

    闫思弦持保留态度,“这个点儿正是王幼萱失踪的时候,走吧,再去她失踪的路段看看。”
小说推荐